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616章 飞来横“锅”(4)

    一直到苏简安睡着,陆薄言也没有闭上眼睛。

    他的视线始终停留在苏简安身上。

    看着苏简安唇角的弧度变得柔软,呼吸也变得均匀,他可以确定,苏简安已经睡着了。

    他起身,替苏简安掖好被子,离开房间。

    现在是特殊时期,书房还有一大堆事情等着他处理。

    他和穆司爵,都没有太多时间可以挥霍在休息上。

    另一边,穆司爵也刚哄着念念睡着,走进书房开始处理事情。

    大部分事情,穆司爵都需要和陆薄言商量后再做决定,所以两人始终保持着线上通话。

    凌晨两点多,事情处理得差不多了,两人都放慢节奏。

    陆薄言在看一份很重要的文件,但还是能抽出精力问:“佑宁的医疗团队,组建得怎么样了?”

    “组建好了。”穆司爵同样在一心二用,淡淡的说,“有几个医生已经赶过来了。剩下的几个,三天内会到齐。”

    陆薄言顿了顿,又问:“他们有多大把握?”

    穆司爵挑了挑眉:“如果他们没有一定把握,你觉得我会不惜一切代价把他们请过来?”

    陆薄言想想也是——穆司爵这个人,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情,尤其这件事关乎到许佑宁。

    “希望他们不会辜负你的期望。”!%^*

    陆薄言是认真的。

    穆司爵冷哼了一声,目光里透着一股冷厉的杀气:“给他们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

    “……”陆薄言失笑,合上笔记本电脑,“我好了,你慢慢忙。”

    穆司爵不甘示弱似的,“啪”一声跟着合上电脑:“我也好了。”

    “……晚安。”(!&^

    陆薄言果断结束和穆司爵的通话,回房间去了。

    他已经把动作放到最轻,却还是惊醒了苏简安。

    苏简安迷迷糊糊的坐起来,看了看时间,又看向陆薄言:“你……忙到这个时候吗?”

    “嗯,有点急事。”陆薄言抱着苏简安躺下去,“已经处理好了,睡觉。”

    苏简安不说话,但人已经清醒了很多,睁着眼睛看着陆薄言。

    陆薄言蹭了蹭苏简安的额头:“怎么了?”

    苏简安的声音带着睡意,逻辑却格外的清晰:“我本来是想,等西遇和相宜满两周岁再考虑去上班的事情。但是现在看来……”

    陆薄言已经猜到苏简安接下来要说什么了,吻上她的唇,打断她的话:“先睡觉,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苏简安朦朦胧胧的想,陆薄言加班到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很累了。

    她还缠着他说正事,确实不合适。

    她点点头,钻进陆薄言怀里,妥协道:“好吧,明天再说。”

    陆薄言好看的唇角不动声色的勾出一个满意的弧度,拥着苏简安,闭上眼睛。

    他太了解苏简安了。

    自从西遇和相宜出生后,她大部分精力都耗在两个小家伙身上。生活中的一些小事,她常常是转头就忘。

    关于她什么时候应该重新上班的事情,他说是明天再说,但是明天醒过来,苏简安说不定已经忘记这回事了。

    当然,他也不会提醒她。

    这个话题能这样过去,是最好的。

    然而,事实证明,陆薄言还是不够了解苏简安。

    第二天,他是被苏简安叫醒的。

    陆薄言睁开眼睛的时候,苏简安已经换好衣服,头发也打理得温婉又利落,脸上一抹温柔又极具活力的笑容,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春天里抽发出来的嫩绿的新芽。

    新鲜,美好,充满了旺盛的生命力。

    陆薄言也不急着起床,侧了侧身,慵慵懒懒的看着苏简安:“什么事?”

    苏简安神神秘秘的笑了笑:“起床你就知道了。”

    陆薄言看了看表,还没到他起床的时间。

    他伸手一拉,苏简安顺势倒到床|上,并且十分“凑巧”的倒到了他怀里。

    苏简安反应也快,立刻就要起身。

    陆薄言反应却更快,一双手紧紧箍着她的腰,她根本无法动弹。

    紧接着,陆薄言一只手钳住苏简安的下巴,吻上她的唇。

    “……唔,别闹。”苏简安一边挣扎一边催促陆薄言,“快点起床。”

    陆薄言能感觉得到,苏简安拒绝他的吻,是想控制着事情不往某个方向发展。

    她是真的希望他起床。

    或者说,她需要他起床。

    陆薄言想了想,还是松开苏简安,掀开被子起来了。

    他不是在配合苏简安,他只是好奇。

    洗漱后,陆薄言换好衣服,不紧不慢的下楼。

    楼下的一切,和以往并没有太大的差别。

    两个小家伙已经醒了,在客厅里打打闹闹,整个家都跟着他们变得热气起来。

    餐厅的餐桌上,摆着让人食指大动的早餐,一看就是苏简安做的。

    苏简安跟在陆薄言身后,一边推着陆薄言往前走一边说:“我做了你最喜欢的金枪鱼三明治,你去试试味道。”

    西遇和相宜看见陆薄言,齐齐奔向陆薄言,不约而同的叫道:“爸爸!”

    陆薄言抱住两个小家伙:“乖。”

    相宜手里拿着一颗小草莓,笑嘻嘻的递到陆薄言唇边,示意陆薄言吃。

    陆薄言咬了一小口,亲了亲两个小家伙,让他们自己去玩,和苏简安一同走向餐厅。

    苏简安一坐下就把三明治推到陆薄言面前,循循善诱的看着陆薄言:“尝尝,我觉得你一定会喜欢的!”

    苏简安越是这么说,陆薄言就越疑惑。

    但是,不管多么疑惑,都不影响他享用早餐。

    陆薄言悠悠闲闲的咬了口金枪鱼三明治,仔细品尝了一番,点点头说:“味道很好。”

    苏简安又把一杯橙汁推到陆薄言面前:“我挑了一个最好的橙子榨的。”

    陆薄言却没有喝橙汁,盯着苏简安看了片刻,问:“你想跟我说什么?”

    苏简安笑靥如花:“说我们昨天晚上说的事情啊。”

    陆薄言要去拿杯子的动作倏地一顿,接着诧异的看了苏简安一眼:“你居然还记得。”

    苏简安皱了皱眉,纳闷的看着陆薄言:“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以为我会忘了这件事?”

    陆薄言的确以为苏简安会忘了。

    当然,他不会如实说出来。

    陆薄言假装沉吟了片刻,转而严肃的问:“简安,你真的想去公司上班?”

    苏简安肯定的点点头,接着问:“难道你不希望我去公司上班?”顿了顿,又问,“还是你更希望我做自己专业的事情啊?”

    陆薄言没有忘记苏简安的专业。

    与其让她去警察局和江少恺那个觊觎她多年的男人呆在一起,他宁愿让苏简安去公司上班。

    自己的老婆,还是呆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比较好。

    “简安。”陆薄言突然叫了苏简安一声。

    苏简安早有准备,定定的看着陆薄言:“嗯。”

    “你——”陆薄言一字一句的说,“想都别想再回警察局上班。”

    苏简安一点都不意外,而且愿意接受这个答案,但还是做出一副十分勉强的样子,说:“既然这样,那我只能去公司上班了。”

    陆薄言知道,这一次,他拦不住苏简安,谁都拦不住。

    但是,有些问题,他还是要和苏简安说清楚。

    “你真的放心把西遇和相宜放在家里?”

    陆薄言第一个抛出的,就是最尖锐的问题。

    然而,最尖锐的问题,苏简安也能迎刃而解。

    苏简安淡淡定定的,姿态一派轻松,说:“西遇和相宜已经不小了,妈妈和刘婶可以照顾好他们。”

    陆薄言抓住苏简安话里的关键词,问道:“这件事,你和老太太商量过了?”

    “嗯哼。”苏简安点点头说,“我早上起来给妈妈打电话了。妈妈说,她吃完早餐就过来。”

    陆薄言又从苏简安的话里抓到另一个重点,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苏简安:“你今天就要去?”

    “是啊。”苏简安单手支着下巴,闲闲的看着陆薄言,“你这么意外干什么?你在公司有什么不能让我知道的事情吗?”

    陆薄言意外的是苏简安的执行力。

    他一直以为,苏简安把心思都花在了两个小家伙身上,对于生活中的其他事情,她已经不那么上心。

    他甚至以为,昨天晚上提过的事情,她今天一醒来就会忘。

    然而实际上,苏简安不但没有忘,还把“说做就做”贯彻到底,已经准备好一切,就等着他点头了。

    陆薄言仔细一看,才发现苏简安今天的穿衣风格都变了。

    以往因为要照顾两个小家伙,她会选择一些质地柔软舒适,方便走动的居家服。可是今天,她穿了一身米白色的毛衣裙子,修身的款式,质感上佳,看起来又十分的干净利落,有几分职场新人的样子。

    她的头发也不再散漫的披散着,而是精心打理过了,每一个弧度都卷的刚刚好,比直发更加耐看,却不张扬,像极了她的性格。

    她完全准备好了。

    但是,陆薄言无法想象。

    不过是一个早上的时间,苏简安是怎么做到的?

    苏简安见陆薄言一直不说话,更加疑惑了,目光如炬的盯着他:“你在公司,该不会真的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吧?”

    她刚才只是随口开一个玩笑。

    但是,陆薄言这反应,很可疑啊。

    陆薄言回过神,不置可否,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苏简安:“有还是没有,到了公司你不就知道了?”

    苏简安点点头:“有道理。”说完倏地反应过来,惊喜的看着陆薄言,“你的意思是,你答应让我去公司上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