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太子的掌中娇- 第540章 已好多了,垂丝柳在线言情
苏打火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540章 已好多了

    可是符重又应当怎样抉择?禁闭皇太后三年,也便是为平衡这俩在他生命中算的上时最为要紧的女子,现而今,她诞下了王子,是否比重又多了一分?可是皇太后到底还是符重的亲生娘亲,当朝的皇太后,好像除却禁闭以外,再没任何手腕儿可以施爆,由于废皇后,可是是皇后失德,可是自古以来却鲜少有废皇太后之说。

    皇太后要废皇后,很遗憾,磷儿已是皇太子了,废皇后带来的后果便是要连同皇太子一同废皱。

    皇太子满月,皇太后不来赴宴,乃至连自个的孙儿全都不曾看一眼,这已标明了皇太后的决心。她也清楚要铲除她这妖孽,必定也便连自个的孙儿也一块连根拔起,因此,所幸眼不见心不疼。

    凌菲瞧着窗外恣意扬洒的雪花,视线逐渐的寒凝,素手攥紧窗格上的雕花,瞳孔深处杀意凛然。

    她,已不再是三年前那小太子妃,虽说如今有了牵绊,偶尔也是会动恻隐之心,可是凌菲却更明白,皇太后是一个不明白何谓怜悯的人,她为达到自个的目的,可以揭起一场无辜的杀戮,乃至不惜要她跟年幼的稚子一块丧生,而且她也全不怀疑,倘若符重不答应,她也照样有手腕儿逼其就范,而后抚植德妃登上后位。

    “皇后主子,皇太子仿佛又睡了,主子也歇息一会吧,赵御医送了些秘制的药丸来,说明用了可以益气补血,可以令主子身体早一些复原。”曼儿捧着赵御医送来的一锦盒。

    “赵御医说,因怕主子服用了觉的苦,因此特地令御医院的医女们摘取今年盛开的顶好的梅花,另外,他也已依照的主子的吩咐,同样给元帅太太作了安胎的补药,说元帅太太的身体已好多了,可还是焖焖不乐的。”曼儿瞧着锦盒中一粒儿粒儿药丸,娆跟的笑着讲道。

    赵御医受符重的命令,反倒是对凌菲的身体侍奉的尽心尽力,以往常听人说,女人临盆儿以后的调养,应当算的上是第二回重生。

    赵御医也为此来诊断过两回,可全都是令凌菲宽心,说骨髓中的寒毒已清晰的差不离了,倘若还不行的话,便可以在一年半载以后再怀上王子,多加调养,也便有望痊愈。

    “你可知道圣上在御书房和秋元帅她们谈论什么事儿?”凌菲的视线从窗外的银白一片转回,走至床侧拍了拍熟睡的磷儿,淡微微的问说。

    曼儿顿了下,随即迷茫的摇头,说:“婢子不晓的,只是听说朱舍人说,仿佛是巨头领失踪的事儿,据说,圣上派巨头领带领了两万兵马前往大理,结果巨头领才出京城城,便忽然如若蒸发了一样,一点音信全都没。”

    凌菲身体一震,猛然转头看向曼儿,而曼儿则给她严肃的神情吓的噤音。

    “这是啥时候的事儿?”巨昭失踪,还带着两万兵马,这简直便是一场天大的笑话。

    曼儿有些惶恐,她沉凝须臾,吞吐的说:“婢子,婢子听人说是昨晚上的事儿,据说,突厥跟鞑靼匈奴相隔大运河对峙不懈,回鹘坐山观虎斗,大理此时正值内虚,因此圣上派巨昭做兵马先锋,为秋元帅征战做预备,谁晓的巨头领忽然……”

    凌菲头脑中刹那间显现出那夜射下白头鹰时,矫健快捷的黑色背影,那原本熟悉却是又瞧不晓的的线条轮廓忽然逐渐清晰起来。巨昭,那夜射下白头鹰,前往太极殿的人居然是他……!%^*

    怨不的皇太后这些时日居然能这般沉住气,原来她早便买通了巨昭。实际上和其说买通,不若说俩人志同道合,由于她们二人全都那般忌惮她。一个认为她是祸国殃民的妖孽,蛊惑了帝皇的心智,欲要谋权篡位,更为阻挡了后族一族的前程跟耀荣,因此,她们一拍即合。

    “主子……”曼儿见凌菲神情不动,浑身包裹着寒冽的味息,不由小心谨慎的唤了下。

    “更衣,挪驾太极殿。”凌菲凉凉的讲道。

    曼儿一惊,可俄顷间,立马去预备。

    太极殿正门边,汉青玉所砌的百层岩阶高矗巍峨,三无名身穿碧色罗裙,在殿前扫雪的宫女显的有些深重,举动也迟缓了一些,然,她们这看着皇后的大红御辇如若银白世界中一团刺目火焰一般慢慢而来时,全都吓的立马丢下手里的扫帚,飞快拍打着太极殿紧闭的朱红圆钉正门。(!&^

    正门吱呀一下,即使还离的极远的凌菲全都可以听见那嘶嘶吱吱的刺耳声响,随即,身形极似张舍人的男人踏出,和那宫女小叙几句以后,便快捷的转头回头,接着,正门慢慢的给推开,露出了里侧的亮堂明煌。

    御辇掉下,凌菲在曼儿的搀抚下踏出,一边伴随的奶妈把孩儿交到了凌菲的手上,伴随凌菲踏上太极殿的层层岩阶。

    抬眼,皇太后端坐在金丝楠木的凤榻上,撑着脑门,两眼磕紧,好像压根不晓的凌菲已走至殿宇上一样,乖巧温驯的德妃在一边坐着,姿势端庄,元给干瘦的面颜,最近却显的有些丰润了,眉眼可见乃至还带着二分嘚瑟,那样子似是非常快就可以登上后位一样。

    “嫔妾参加皇太后主子,主子长乐无极。”凌菲慢慢福身,怀抱中抱着磷儿,算作是行礼了。

    德妃已不每日垂泪,由于她眼光分外有神,嘴角在看着凌菲的背影跟怀抱中的孩儿时,先是狠狠的抿起,随即却慢慢的勾起了寒意,随后,她也起身,缓慢步下岩阶,向凌菲欠身,说:“嫔妾参见皇后主子,主子万福金安。”

    “数月不见,德妃的礼仪反倒是学好了,皇太子满月时,本驾听说碧姑姑说,德妃身体不是,正要卧榻歇息,却不晓的是那一位御医这般高明,居然能在短短两日不单只好了德妃的病,还令德妃愈发精神娇美。”凌菲瞧着德妃眼光丿着自个怀抱中的孩儿,不由凉凉的提醒她,她的病装的一点全都不像。

    德妃面色一沉,随后却没半分恐惧的扭转过头,寒呵了下。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