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爱燃情- 第九十四章 一场冲她来的陷害,垂丝柳在线言情
阿步阿步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九十四章 一场冲她来的陷害

    施黛没有隐瞒。

    但她什么也没问,抱着文件转身正要走。

    唐绍城忽然道,“她是我的继母。”

    施黛怔了一下,下意识看向他。

    男人已经回到工作上。

    退出总裁办,施黛眉心微蹙,他为什么要告诉她?

    虽然疑惑,她的思绪却还是不受控制朝‘继母’方向想。

    所以,唐绍城才会对她那么冷漠吗?

    想起刚刚她看见从总裁办出来的女人眉宇间那丝阴沉,那个女人,只怕不简单。

    她的思绪有些飘。

    忍不住想起三年前唐绍城从未带她回唐家。

    是因为,那个女人是他继母吗?

    他和家人的关系……

    “施黛?”她的思绪骤然被高雅打断。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施黛摇头,是啊,想什么呢,关她什么事啊。

    她和他早就已经没有关系了。

    她拍了拍脑门,开始翻译唐绍城刚刚给她的文件。

    这份资料和会议有关,文件不多。

    施黛刚好在会议开始前翻译完递给于茂。

    于茂将文件递给谈判团队。

    今天的谈判依旧激烈。

    格林先生的谈判团队还是想让利益最大化,但唐绍城坚决不让步。

    会议持续了两个小时。

    格林先生最终以再争取到一项福利而妥协。

    双方当议签下合同。

    施黛重重松了一口气。

    总算结束了。

    当天下午,施黛和高雅回橙月的一路上,心情都特别轻松。

    晚上她和高雅约饭,俩人心情都不错,喝了点小酒,畅聊到很晚。

    在饭馆与高雅分别,施黛坐车回羚羊公寓。

    下车刚准备走进公寓楼,身旁忽地有人撞了她的肩膀一下。

    她退了几步才站稳,回头。

    撞她的是个戴着口罩的男人,那人不停朝她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有没有撞伤你?”

    施黛摆手,“没事。”

    转身,进了电梯。

    她累极,脱了大衣将外套挂在衣架上,拿了睡衣就去了浴室。

    洗完澡爬上床沾枕就睡了。

    ……

    任务圆满完成,赵罡也十分高兴。

    为了奖励施黛和高雅,这两天也没给俩人派大任务,让俩人有个喘息缓和的时间。

    施黛接到格林先生的电话时,正在电脑翻译一份资料。

    她接起电话,还没来得及和格林先生打招呼,那端人怒气冲冲,“是施小姐吗?”

    施黛微惊,“是我,格林先生,怎么了吗?”

    “唐朝集团的唐绍城实在是太过分了!竟然用一份假的财务报告来糊弄我,你帮我转告唐绍城,合作不用再继续了!到底是年纪太轻,不知道诚信才是走长远道路的根本,他这样的做法,迟早毁了他自己!”

    “你告诉他,我会以欺诈罪将他告上法庭,让他等着我的律师函!”

    施黛无比震惊,“格林先生,这当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据我所知,唐朝集团一直非常注重诚信的问题,唐绍城本人也向来都是言而有信的……”

    格林先生打断施黛的话,“施小姐若是不信,我可以发一份文件给你看看,你看了就知道,我没污蔑他!”

    言罢,格林先生直接挂了电话。

    一分钟后,施黛收到一条彩信。

    彩信上是几张照片。

    照片是唐朝集团的财务流水账,流水账里的项目一条条全是此次和格林先生合作项目所进的材料。

    问题在于,这些材料的进货价格与当初在谈判会议上唐朝集团给出的文件上标注的价格差了不止一倍。

    也就是说。

    要么——唐朝集团背着他们进的是劣质材料。

    要么——唐朝集团故意抬高价格。

    而格林先生之所以会相信那份文件是真的,是因为每张账单下方,都盖有唐朝集团的公章。

    施黛瞳孔骤缩,转身冲进赵罡办公室,简单和赵罡说明情况立即前往唐朝集团。

    于茂下来接她。

    施黛着急和于茂说格林先生的事情,并未察觉,于茂看她的目光,有些不对。

    她着急和于茂说这事,于茂的反应却很平淡。

    施黛纳闷,“这事很严重。”

    于茂道,“爷已经知道了。”

    施黛愣了一下。

    出了电梯,她下意识往总裁办走去,于茂却拦住她,“施小姐,爷在这边。”

    于茂带着施黛走进会议室。

    还未进去,施黛就听见里头传来激烈争吵。

    显然,里面人不少。

    于茂打开门。

    施黛进去,除了主位上的唐绍城,她还看见当初会议上的那几个谈判官。

    其中一个男人看见施黛,蹭一下站起来,“你还敢来!”

    施黛惊愕,一头误会。

    好端端,为什么这么说她?

    她为什么不敢来?

    她皱眉,“你这话什么意思?”

    男人冷笑,“你还好意思问我?怎么?敢做不敢当?”

    “我做什么了?”

    那男人气得不轻,“格林先生那份假文件你敢说不是你透漏给他的?我们唐朝集团到底对你哪里不好你要做这样的事情来陷害我们?”

    施黛脸色一变,眼神慢慢凌厉起来,“谁和你说是我透漏给格林先生的?”

    “呵,不到黄河不死心是吧?”男人在投影上放了一段视频。

    那是一个监控录像。

    时间显示三天前,晚上八点,她忽然出现在唐朝集团,进入财务部,三分钟后,她才出来,手里多了一个包包。

    视频到这里结束。

    男人指着投影厉目道,“你那天晚上进入财务部做什么?为什么那天晚上刚好财务部的监控就坏了?而且那晚后,公章就不见了!”

    施黛脸色一白。

    那天晚上她的确进入财务部了,可她进去只是为了找她落在那里的包包,而她的包包之所以会落在那,是因那天格林先生要细看一些财务对比,她去找财务部的人要一部分信息对比时不小心落下的。

    她咬唇,想解释自己没有偷公章,更没有做一份假的流水账报告给格林先生。

    可她没有证据证明自己那天晚上在财务部里只是为了拿回自己的包包。

    也怪她自己,她以为财务部里有监控,肯定能拍到她干了什么。

    却没想,那晚的监控刚好就坏了?

    她目光寒冷,她知道,这是一场冲她来的陷害。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