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01章 :死有余辜

    姬凌霄一步一步的走过去,芈米收回视线,低着头抚了抚奇奇,即便是穿着衣服,姬凌霄还是瞥见了她皓腕上青紫的痕迹。心中又痛了几分。

    “还疼吗?”姬凌霄在她面前,高大的身躯蹲下来,从大衣的口袋里掏出一盒药膏,握住芈米的手,给她上药。

    芈米把手往后缩,“不疼。”

    姬凌霄心底叹了口气,他不喜欢芈米冷冰冰的跟自己说话,却又听见她说,“不疼才见鬼,要不你绑住自己试试?”

    只要你开心的话我不介意,姬凌霄眉心跳了跳,如果这话说出来芈米肯定会吓到的,他说:“我们能不能好好谈谈?”

    “好好谈谈?你不是都定夺了吗?”芈米扭头不看他。

    姬凌霄语气诚恳的说,“我跟你道歉。”

    芈米惊讶的看着他,姬凌霄站起来,对上芈米的眼神又赶紧躲开,他一路上都在想要怎么道歉,可是芈米一看自己,勇气又没了。

    芈米在心里嘀咕,这个男人又抽什么疯?昨天晚上不是还怀疑她吗?

    “他叫白瑞希,是我的发小,小时候母亲对他们白家有恩,白叔叔也对我不错,我和瑞希哥只是朋友,我把他当哥哥看待,属于亲情。”

    芈米还是说出来和昨晚一样的话,她想解释清楚一切,不然如果姬凌霄又像昨晚一样可怕

    瑞希哥该死的,姬凌霄对着称呼很不满,“你们是青梅竹马?你喜欢他吗?”

    芈米瞪着他,“我都说了,只是把他当哥哥。”干嘛要这么问?

    姬凌霄盯着她看来半天,想说以后不准那么叫姓白的,可是又害怕强迫芈米的话,会让她更加生气,说不定还会吵架。

    “你放心,我不会跟他有身体接触的,我会注意的。”芈米被他盯的毛毛的,生怕他又发疯,赶紧说道。

    “那个”姬凌霄的表情有些不自在,声音沉了沉:“不用,我不是这个意思。”

    他是想说,我不是嫌你脏,可芈米根本没听明白,也不打算明白。

    早上起来的时候她恨不得杀了姬凌霄,后来洗了脸冷静下来,她签了协议,把自己卖给了姬凌霄,他怎么对自己都是理所应当的,经过这件事情,芈米再一次摆正了自己的位置。

    为自己好,以后一定不能想昨天一样,让姬凌霄生气了。

    “我要去学校了。”芈米站起来,亲了亲奇奇的耳朵,准备出门,姬凌霄看来一眼奇奇,那眼神,羡慕嫉妒恨。

    “我送你吧。”姬凌霄拉住她的胳膊,怕芈米拒绝,又说,“龙二现在正忙呢,外面下大雪,正好我也要去公司,顺路而已。”

    芈米点了点头,坐上姬凌霄的车去了学校。

    “谢谢你。”到了学校后,芈米头也不回的进了校园,姬凌霄站在车外,看着芈米的身影消失。

    他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随即,高大挺拔的身影也迈进了校园。

    济博生化医科大学在下午三点的时候,全校广播了几条新闻,由校长傅磊亲自发布。

    “各位同学,数日前,我校实验楼爆炸一事,系危险性药物保管不当,发生自燃现象继而引发实验室爆炸,这件事情校方对高度重视,对于受伤的同学,校方会承担一切医药费。”

    “同时,我们很遗憾的表示,负责实验楼安全的工作人员,在这次中不幸去世,校方也会承担起一切损失和赔偿。”

    “最后,我在此还要发布一条谴责,我校章俊恒老师学历造假,收买教育部人员,蒙混进入我校,品行不端,多次引诱女学生发生不正当关系,在此我下令开除此人”

    校长室内,傅磊走进来,姬凌霄正坐在他办公室的沙发上泡茶。

    “孩子,到今天才知道来看我?”傅磊坐下来,姬凌霄俨然像个主人一样给他倒了一杯茶,“上次实验楼爆炸不是才看过你吗?”

    “要不是实验楼里困了一个人,你会过来吗?”傅雷端起茶杯,“那姑娘是谁呀?你姨妈一直跟我说从今年八月起,你身边就多了个姑娘,我还不信呢。”

    是的,眼前这位上一任教育部部长,是姬凌霄的姨父。

    “反正你们也能查得到,干嘛问我?”姬凌霄双腿交叠的靠在沙发上。

    “开玩笑,我们查你的事情干什么?不都是一家人吗?”傅磊笑了笑,虽然他妻子确实一直在留意这小子身边的女人,还不是因为外界的传言

    姬凌霄闭目养神,傅磊又继续道,“不过话说回来,既然已经查到死者就是章俊恒,为什么又要谎报一个身份呢?而且实验楼爆炸的原因也还没有查清楚呀。”

    “因为如果对外说死者是章俊恒,所有人就会同情他。”姬凌霄睁开眼,黑色眸子泛着寒光。

    “可是他们却不知道,章俊恒在拐骗了大学城数十位女学生,警方也一直查不到他,如今突然死了,警方也会放弃追究。”

    “而实验楼爆炸这件事情,不能就这么结束了,章俊恒背后一定还有更大的帮凶。”

    姬凌霄没有说出全部,毕竟他不能把乔大少的事情全说出来,因为如果警方不知道章俊恒已经死了,就会继续追究大学生失踪案,然后查到炎火堂,助乔大少一臂之力。

    “还好我们学校没有学生失踪。”傅磊是知道津陵市大学生失踪的事情的,这件事情警方在秘密调查,并且正是他在京都警署总局的儿子下的秘密调查令。

    “章俊恒做的唯一一件好事,大概就是没有拐走我们学校的学生了,如今死了也算是结束了。”傅磊沉重的叹了口气。

    “学校会将所有的赔偿,都打给那些失踪大学生的家属。”

    姬凌霄却冷冷的说,“有些人是死有余辜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