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694章 你可相信人有前世?

    “本王不是说这里不关键,本王的意思是……罢了,妻为夫纲,王妃说什么就是什么……”

    萧御认命的说道。

    难不成他还能跟她计较吗?他也不舍得。

    再说,叶笙也没说错,难道那一处不关键吗?自然是关键的!无比关键!无比重要!

    想到这,萧御不由得挺了挺胸膛。

    “萧御,有句话想对你说。”

    叶笙轻声唤着萧御的名字,萧御一跃上了马,一手拉着缰绳,一手环着叶笙的腰肢,将人护得死死的,“你说。”

    “我爱你。”

    萧御刚要策马离开的动作,一顿,好一会才轻声道,“我知道了。”

    叶笙背靠着萧御的胸膛,他心脏的跳动,剧烈得都快震麻了她的后背,偏偏他的语气还这般平静,真是……

    叶笙换了个坐姿,侧坐在马上,整个人依偎在萧御怀里,脸贴在他的胸膛,听着他如鼓的心跳,心中又热又软又胀,又莫名的发酸。

    “我爱你,所以你担心的那些都不会发生,我不会骂你,打你,我只会疼你宠你护着你,夫为妻纲也好,妻为夫纲也罢,都不重要,你喜欢怎样就怎样。”

    萧御抱着叶笙的手,骤然收紧,紧得像要将叶笙整个人嵌入他的身体里,他几乎失控的吻着她头顶的乌发,语无伦次的说道,“你这个,你这个……你这个坏女人!”

    可不就是坏女人吗?

    忽远忽近,近时触手可及,远时远在云端,总叫他捉摸不定,一颗心被她弄得忽上忽下,时时刻刻悬着,没个落下的时候。!%^*

    从前偷了他的心不说,转身便弃了,要多无情就有多无情,要多决绝就有多决绝,现在又说这样的话,害得他都快疯了,虽明知她不长性,也许过不了多久,又像上次那样将他弃了,可他还是忍不住相信,忍不住为她发疯。

    他的瑟瑟,真是个坏女人!特别特别的坏,可他就是爱她,在她面前,他控制不住自己的心,他也不想控制。

    入夜。

    夜色深沉如墨,浓得化不开。

    安乐王府。(!&^

    床榻之上的人,原本正在熟睡,忽而声嘶力竭的低吼一声,猛地起身,两眼发直,怔忡的目光不知落于何处。

    “王爷怎么了?”

    影三推门而入,他身手极快,不过一息的功夫,便到了床前。

    自从影一被派去暗中保护未来的王妃,他便被调来王爷身边,顶替影一的位置,本来应该是影二来的,可影二还在养伤,虽能下床了,可连行走都成问题,如何来保护王爷?

    见萧御满头满脸都是汗,脸色煞白如纸,目光空空落落的,影三心中一咯噔,先是想到有人行刺,再一想不可能,又想到王爷是否中毒了,又一想还是不可能,“王爷可是……做噩梦了?”

    “本王……梦见了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本王梦见了王妃嫁给了萧桓,成了康王妃,后来萧桓坐上皇位,她成了皇后……再后来……”

    影三察觉萧御情绪不对,顺着他的话问道,“后来如何?”

    “后来,”

    萧御扭头看向影三,脸色惨白,浑身发抖,像是恐惧害怕,又像是悲伤到了极致,“她死了。”

    影三一怔,随即笑道,“王爷果真是做噩梦了,王妃怎么会死呢?再说了,王妃要嫁的是王爷,不是康王。属下觉得,王爷是太在意王妃之前和康王的婚约,才会做这样无稽的噩梦……”

    “婚约?对啊,婚约!”

    萧御瞳孔猛地收紧,“王妃之前和萧桓是有婚约的,成亲那日,还是本王代替萧桓去迎亲的,梦里亦是如此,只是,现实里,王妃逃婚,取消婚约,梦里,王妃顺利嫁入康王府。如果……”

    萧御的声音发紧,发干,发抖,“如果,瑟瑟没有逃婚,没有取消和康王的婚约,那么接下来的一切,都会按照梦里发生的那样!”

    早有人在萧御惊醒时,去叫了青山先生来,青山先生听了两耳朵,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王爷,没有如果,王妃逃婚了,即将要嫁给王爷!可见王妃和王爷才是天作之合!康王,不过是一点微不足道的小插曲而已。”

    青山先生还是不喜欢叶笙,也怨因为叶笙,萧御竟然瞒着他,拿先帝留下来的遗诏去换赐婚圣旨,但事情已成定局,他不会再说叶笙的坏话,夫妻和睦,齐心协力,才是安乐王府的福气。

    “再说了,有王爷在,准保王妃平安无事!”

    萧御听了这话,脸色并未好转,反而愈加苍白了,“本王?本王才是那个罪魁祸首!那个害得叶家家破人亡,害得王妃惨死的罪魁祸首!若不是本王,萧桓哪敢对叶家下手?都是本王的错……都是我的错……”

    “王爷这是怎么了,区区一个噩梦而已,谁没做过噩梦呢?”

    见萧御这幅模样,青山先生心焦如焚。

    “不是噩梦。本王知道,那不是噩梦,而是……”

    萧御悲凉复杂的目光,落在青山先生脸上,幽幽开口,“先生可信,人有前世?”

    眨眼间,便到了五月。

    大将军府和安乐王府的婚事,也已筹备到了最后的阶段。

    聘礼一抬一抬的抬入叶家,从三月开头,每日都有安乐王府的家丁,抬着箱笼从大将军府的侧门进去,有时是零星几趟,最多的时候,是数十趟,从早到晚都有家丁抬东西进叶家。

    这样的景象,一直持续了两个多月,还在持续,看这架势貌似要抬到女方送嫁妆那一天,也不知道安乐王到底准备了多少聘礼。

    与此同时,耽搁了许久的嘉陵公主和叶三爷的婚事,在嘉陵公主的生母静妃在皇帝面前几次有意无意的提起后,叶家当着外人,故意冷了这桩婚事这么久,到了此刻终于不用再装下去了,正式将婚事提上议程,大婚定在六月二十六,大燕婚俗讲究先出后入,若是一家差不多的时间里有嫁娶两桩婚事的话,先嫁女儿,后娶媳妇。

    “大小姐,你看这嫁衣上的花,绣得多精致,像真花一样,听说王爷为了这嫁衣,特地千里迢迢从江南请了十名最好的绣娘回来。王爷待大小姐可真好!”

    谷雨如一只百灵鸟,叽叽喳喳的说道。

    其余人也纷纷称赞安乐王待未来王妃一片真心,青云院热闹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