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貓想睡覺 作品

第61章 金屋藏嬌

感受到腦海浮現的訊息,掃地僧眼光一凝,全身氣質大變,從平平無奇的僧人,變成氣勢深沉的高手。

「施主,這些訊息?」掃地僧沉聲問道。

「這是給大師的謝禮。」張無忌笑道。他把異世界的訊息透露出一些,還加上一些鬥氣、忍術的修練法門。對於這個已臻至巔峰的高手,簡直打開另一扇大門。

「可否請施主展示一二?」掃地僧問道,身上的氣勢緊緊地鎖住張無忌。

「要換個地方嗎?」張無忌微笑道。

「請跟我來。」掃地僧點頭,直接往後山行去。

兩人來到一處林地。

「施主請。」掃地僧眼光濯濯,興致濃厚。

「好,請大師指教。」張無忌也想看這武學大師有何想法,樂於展現自己的能力,也能提高其羈絆值。

只見他左手泛紫,右手赤紅,一陰一陽,真氣輪轉,成太極圖,涇渭分明,又融為一體。連帶帶動周圍氣流,能量,慢慢由圓化球,金木水火土,能量隨之轉動,成為一個七彩斑斕的混沌球體。

這個正是他現在融合的混元太極,以武道之身,海納百川,推演各界修煉方式的架構。

雖然還無法完全融合,但是要調集運用各種能量,卻不是問題。

「好!好!好!」掃地僧嘆道,這樣能量的密集度,已經超過他的罡氣牆,更不用說其中蘊含的各種不同元素的破壞力。顯然種子給他的訊息是真實的,可行的。

忍不住揮掌擊出,正是七十二絕技中的〝大金剛掌〞。

雄渾的掌勁劈在球體上,隨即被各種能量分化、卸開,無法造成任何損傷。

掃地僧接著連續施展各種指法、拳法,全都同一下場,沒有例外。

「施主功法高深,老衲佩服。」掃地僧嘆道。

張無忌也收回功法,如此全力施為,他也是第一次,對於氣勁的掌控,收穫頗豐。

「大師,種子可以進行遠端交流,以後我會開討論群,再請大師不吝賜教。」張無忌說道,然後介紹一下群組功能,這才飛身離去。

張無忌跨越通道,把分身收回。

從擂鼓山後,張無忌分身先打聽到小鏡湖的位置,然後帶段譽回去找爸爸。

果然大理鎮南王正在此處私會情人,這情人就是阿朱的母親,阮星竹。

諸女也因此見了親生父親,不過彼此都不知道存在的狀況下,要說有甚麼感情也是騙人的。

所以張無忌分身直接就帶諸女離開,留下電燈泡段譽,畢竟大理世子的身分可不能亂跑。

不過還是給段正淳一顆種子,畢竟是諸女的生父,出問題也不好。

分身帶著五女先入城收購一套宅院,本尊這時才到來。

「無忌哥哥,你怎麼突然想買這座宅院啊?」鍾靈看到張無忌出來,跑來問道。

「給你們用啊!」張無忌笑道。

「給我們用?」鍾靈一臉疑惑。

木婉清走過來,說:「我們又沒要常住這裡,不是馬上要離開了?」

「對啊!何必亂花錢!」王語嫣跟著說道,這些日子相處,彼此都很熟識了,說話也比較直接。

「等等你們看就知道,這房子你們還喜歡吧!」張無忌笑道。

「還不錯。」木婉清答道,她本來就江湖女子,四處奔跑習慣了,對住沒多大要求。

「我們沒有要久住,否則我們可以整理得更舒服一點。」阿朱跟阿碧走過來說道。她們兩個本來就是負責在打理慕容家的燕子塢,對整理房子駕輕就熟。

「那這兩天麻煩你們把這院子整理一下,弄得越舒服越好,我有大用。」張無忌點頭道。然後對諸女說:「你們各自選一間房,以後就是你們的房間,很長一段時間都會用到。」

「我們不會留在這不走了吧!」木婉清疑惑道。

「不是要先去西夏找我外祖母?」王語嫣也跟著問道。

「對啊!還要去找我家公子。」阿碧難得說一句。

「去,當然會去,把房子弄好就走。」張無忌笑著回答,然後對阿碧說:「你家公子可能去西夏一品堂,所以順路。」

「好的。」阿碧吶吶應道。

※※※※※

兩天後,院子整理完畢。

張無忌讓諸女離開院子,然後當面將院子轉移到體內世界,讓地面僅剩土坑。

「發生甚麼事了?」鍾靈驚呼道。

其他幾女也都目瞪口呆。

「大家手牽手。」張無忌說道,張無忌則牽起王語嫣的小手,諸女這才動作。

然後同時消失。

再出現已經到達院子中。

「這是我先練成的秘術,以後你們就不用餐風露宿,隨時可以回來休息。」張無忌笑道。

諸女一臉驚訝,各自去各自的房間,然後又回到院子。

「所以我們隨時可以回來?」木婉清問道。

「可以,不過要透過我。」張無忌笑道。

「太好了,這樣就不用住野外了。」王語嫣高興道,她可是富家小姐,當然不喜歡餐風露宿。

「這樣我們的佈置也沒有白費了。」阿朱也很興奮,畢竟誰都不想做白工。

「那這樣我也可以買東西來佈置自己房間了。」鍾靈笑道,有屬於自己的房間,當然要好好擺弄一番。

阿碧則靜靜地微笑。

「所以我宣佈。」張無忌語氣一頓,對諸女露出一絲邪笑,說:「諸位都是我的押寨夫人了。」

諸女一愣,然後各自發出嬌嗔。

「甚麼押寨夫人,真難聽。」王語嫣臉色微紅,首先發出不滿,這對大家閨秀太不雅了。

「你還想一網打盡不成!」木婉清一臉不滿。

「無忌哥哥,你要娶我嗎?」鍾靈滿臉通紅,低聲問道。

「公子,你在說笑吧!」阿朱臉色微紅,笑道。

「公子…」阿碧低頭吶吶道。

「哈哈哈,是不是說笑,以後你們就知道了。」張無忌笑道,然後說:「不過要進出的確要透過我,而且以後趕路,也不用所有人一起,只要有人代表就可以了,反正我都可以傳送過去。」

「這樣就太好了。」王語嫣首先表示。

「那我去好了,有黑玫瑰速度比較快。」木婉清說道。

「我也可以輪流。」阿朱跟著說。

「我也可以喔!」鍾靈本來就閒不住的個性,更喜歡在外面跑。

「那,院子就交給我吧!」阿碧微笑道。

「無妨,大家各司其職,反正不急,我們沿路遊山玩水就行。」張無忌點頭笑道。

「我們不會留在這不走了吧!」木婉清疑惑道。

「不是要先去西夏找我外祖母?」王語嫣也跟著問道。

「對啊!還要去找我家公子。」阿碧難得說一句。

「去,當然會去,把房子弄好就走。」張無忌笑著回答,然後對阿碧說:「你家公子可能去西夏一品堂,所以順路。」

「好的。」阿碧吶吶應道。

※※※※※

兩天後,院子整理完畢。

張無忌讓諸女離開院子,然後當面將院子轉移到體內世界,讓地面僅剩土坑。

「發生甚麼事了?」鍾靈驚呼道。

其他幾女也都目瞪口呆。

「大家手牽手。」張無忌說道,張無忌則牽起王語嫣的小手,諸女這才動作。

然後同時消失。

再出現已經到達院子中。

「這是我先練成的秘術,以後你們就不用餐風露宿,隨時可以回來休息。」張無忌笑道。

諸女一臉驚訝,各自去各自的房間,然後又回到院子。

「所以我們隨時可以回來?」木婉清問道。

「可以,不過要透過我。」張無忌笑道。

「太好了,這樣就不用住野外了。」王語嫣高興道,她可是富家小姐,當然不喜歡餐風露宿。

「這樣我們的佈置也沒有白費了。」阿朱也很興奮,畢竟誰都不想做白工。

「那這樣我也可以買東西來佈置自己房間了。」鍾靈笑道,有屬於自己的房間,當然要好好擺弄一番。

阿碧則靜靜地微笑。

「所以我宣佈。」張無忌語氣一頓,對諸女露出一絲邪笑,說:「諸位都是我的押寨夫人了。」

諸女一愣,然後各自發出嬌嗔。

「甚麼押寨夫人,真難聽。」王語嫣臉色微紅,首先發出不滿,這對大家閨秀太不雅了。

「你還想一網打盡不成!」木婉清一臉不滿。

「無忌哥哥,你要娶我嗎?」鍾靈滿臉通紅,低聲問道。

「公子,你在說笑吧!」阿朱臉色微紅,笑道。

「公子…」阿碧低頭吶吶道。

「哈哈哈,是不是說笑,以後你們就知道了。」張無忌笑道,然後說:「不過要進出的確要透過我,而且以後趕路,也不用所有人一起,只要有人代表就可以了,反正我都可以傳送過去。」

「這樣就太好了。」王語嫣首先表示。

「那我去好了,有黑玫瑰速度比較快。」木婉清說道。

「我也可以輪流。」阿朱跟著說。

「我也可以喔!」鍾靈本來就閒不住的個性,更喜歡在外面跑。

「那,院子就交給我吧!」阿碧微笑道。

「無妨,大家各司其職,反正不急,我們沿路遊山玩水就行。」張無忌點頭笑道。

「我們不會留在這不走了吧!」木婉清疑惑道。

「不是要先去西夏找我外祖母?」王語嫣也跟著問道。

「對啊!還要去找我家公子。」阿碧難得說一句。

「去,當然會去,把房子弄好就走。」張無忌笑著回答,然後對阿碧說:「你家公子可能去西夏一品堂,所以順路。」

「好的。」阿碧吶吶應道。

※※※※※

兩天後,院子整理完畢。

張無忌讓諸女離開院子,然後當面將院子轉移到體內世界,讓地面僅剩土坑。

「發生甚麼事了?」鍾靈驚呼道。

其他幾女也都目瞪口呆。

「大家手牽手。」張無忌說道,張無忌則牽起王語嫣的小手,諸女這才動作。

然後同時消失。

再出現已經到達院子中。

「這是我先練成的秘術,以後你們就不用餐風露宿,隨時可以回來休息。」張無忌笑道。

諸女一臉驚訝,各自去各自的房間,然後又回到院子。

「所以我們隨時可以回來?」木婉清問道。

「可以,不過要透過我。」張無忌笑道。

「太好了,這樣就不用住野外了。」王語嫣高興道,她可是富家小姐,當然不喜歡餐風露宿。

「這樣我們的佈置也沒有白費了。」阿朱也很興奮,畢竟誰都不想做白工。

「那這樣我也可以買東西來佈置自己房間了。」鍾靈笑道,有屬於自己的房間,當然要好好擺弄一番。

阿碧則靜靜地微笑。

「所以我宣佈。」張無忌語氣一頓,對諸女露出一絲邪笑,說:「諸位都是我的押寨夫人了。」

諸女一愣,然後各自發出嬌嗔。

「甚麼押寨夫人,真難聽。」王語嫣臉色微紅,首先發出不滿,這對大家閨秀太不雅了。

「你還想一網打盡不成!」木婉清一臉不滿。

「無忌哥哥,你要娶我嗎?」鍾靈滿臉通紅,低聲問道。

「公子,你在說笑吧!」阿朱臉色微紅,笑道。

「公子…」阿碧低頭吶吶道。

「哈哈哈,是不是說笑,以後你們就知道了。」張無忌笑道,然後說:「不過要進出的確要透過我,而且以後趕路,也不用所有人一起,只要有人代表就可以了,反正我都可以傳送過去。」

「這樣就太好了。」王語嫣首先表示。

「那我去好了,有黑玫瑰速度比較快。」木婉清說道。

「我也可以輪流。」阿朱跟著說。

「我也可以喔!」鍾靈本來就閒不住的個性,更喜歡在外面跑。

「那,院子就交給我吧!」阿碧微笑道。

「無妨,大家各司其職,反正不急,我們沿路遊山玩水就行。」張無忌點頭笑道。

「我們不會留在這不走了吧!」木婉清疑惑道。

「不是要先去西夏找我外祖母?」王語嫣也跟著問道。

「對啊!還要去找我家公子。」阿碧難得說一句。

「去,當然會去,把房子弄好就走。」張無忌笑著回答,然後對阿碧說:「你家公子可能去西夏一品堂,所以順路。」

「好的。」阿碧吶吶應道。

※※※※※

兩天後,院子整理完畢。

張無忌讓諸女離開院子,然後當面將院子轉移到體內世界,讓地面僅剩土坑。

「發生甚麼事了?」鍾靈驚呼道。

其他幾女也都目瞪口呆。

「大家手牽手。」張無忌說道,張無忌則牽起王語嫣的小手,諸女這才動作。

然後同時消失。

再出現已經到達院子中。

「這是我先練成的秘術,以後你們就不用餐風露宿,隨時可以回來休息。」張無忌笑道。

諸女一臉驚訝,各自去各自的房間,然後又回到院子。

「所以我們隨時可以回來?」木婉清問道。

「可以,不過要透過我。」張無忌笑道。

「太好了,這樣就不用住野外了。」王語嫣高興道,她可是富家小姐,當然不喜歡餐風露宿。

「這樣我們的佈置也沒有白費了。」阿朱也很興奮,畢竟誰都不想做白工。

「那這樣我也可以買東西來佈置自己房間了。」鍾靈笑道,有屬於自己的房間,當然要好好擺弄一番。

阿碧則靜靜地微笑。

「所以我宣佈。」張無忌語氣一頓,對諸女露出一絲邪笑,說:「諸位都是我的押寨夫人了。」

諸女一愣,然後各自發出嬌嗔。

「甚麼押寨夫人,真難聽。」王語嫣臉色微紅,首先發出不滿,這對大家閨秀太不雅了。

「你還想一網打盡不成!」木婉清一臉不滿。

「無忌哥哥,你要娶我嗎?」鍾靈滿臉通紅,低聲問道。

「公子,你在說笑吧!」阿朱臉色微紅,笑道。

「公子…」阿碧低頭吶吶道。

「哈哈哈,是不是說笑,以後你們就知道了。」張無忌笑道,然後說:「不過要進出的確要透過我,而且以後趕路,也不用所有人一起,只要有人代表就可以了,反正我都可以傳送過去。」

「這樣就太好了。」王語嫣首先表示。

「那我去好了,有黑玫瑰速度比較快。」木婉清說道。

「我也可以輪流。」阿朱跟著說。

「我也可以喔!」鍾靈本來就閒不住的個性,更喜歡在外面跑。

「那,院子就交給我吧!」阿碧微笑道。

「無妨,大家各司其職,反正不急,我們沿路遊山玩水就行。」張無忌點頭笑道。

「我們不會留在這不走了吧!」木婉清疑惑道。

「不是要先去西夏找我外祖母?」王語嫣也跟著問道。

「對啊!還要去找我家公子。」阿碧難得說一句。

「去,當然會去,把房子弄好就走。」張無忌笑著回答,然後對阿碧說:「你家公子可能去西夏一品堂,所以順路。」

「好的。」阿碧吶吶應道。

※※※※※

兩天後,院子整理完畢。

張無忌讓諸女離開院子,然後當面將院子轉移到體內世界,讓地面僅剩土坑。

「發生甚麼事了?」鍾靈驚呼道。

其他幾女也都目瞪口呆。

「大家手牽手。」張無忌說道,張無忌則牽起王語嫣的小手,諸女這才動作。

然後同時消失。

再出現已經到達院子中。

「這是我先練成的秘術,以後你們就不用餐風露宿,隨時可以回來休息。」張無忌笑道。

諸女一臉驚訝,各自去各自的房間,然後又回到院子。

「所以我們隨時可以回來?」木婉清問道。

「可以,不過要透過我。」張無忌笑道。

「太好了,這樣就不用住野外了。」王語嫣高興道,她可是富家小姐,當然不喜歡餐風露宿。

「這樣我們的佈置也沒有白費了。」阿朱也很興奮,畢竟誰都不想做白工。

「那這樣我也可以買東西來佈置自己房間了。」鍾靈笑道,有屬於自己的房間,當然要好好擺弄一番。

阿碧則靜靜地微笑。

「所以我宣佈。」張無忌語氣一頓,對諸女露出一絲邪笑,說:「諸位都是我的押寨夫人了。」

諸女一愣,然後各自發出嬌嗔。

「甚麼押寨夫人,真難聽。」王語嫣臉色微紅,首先發出不滿,這對大家閨秀太不雅了。

「你還想一網打盡不成!」木婉清一臉不滿。

「無忌哥哥,你要娶我嗎?」鍾靈滿臉通紅,低聲問道。

「公子,你在說笑吧!」阿朱臉色微紅,笑道。

「公子…」阿碧低頭吶吶道。

「哈哈哈,是不是說笑,以後你們就知道了。」張無忌笑道,然後說:「不過要進出的確要透過我,而且以後趕路,也不用所有人一起,只要有人代表就可以了,反正我都可以傳送過去。」

「這樣就太好了。」王語嫣首先表示。

「那我去好了,有黑玫瑰速度比較快。」木婉清說道。

「我也可以輪流。」阿朱跟著說。

「我也可以喔!」鍾靈本來就閒不住的個性,更喜歡在外面跑。

「那,院子就交給我吧!」阿碧微笑道。

「無妨,大家各司其職,反正不急,我們沿路遊山玩水就行。」張無忌點頭笑道。

「我們不會留在這不走了吧!」木婉清疑惑道。

「不是要先去西夏找我外祖母?」王語嫣也跟著問道。

「對啊!還要去找我家公子。」阿碧難得說一句。

「去,當然會去,把房子弄好就走。」張無忌笑著回答,然後對阿碧說:「你家公子可能去西夏一品堂,所以順路。」

「好的。」阿碧吶吶應道。

※※※※※

兩天後,院子整理完畢。

張無忌讓諸女離開院子,然後當面將院子轉移到體內世界,讓地面僅剩土坑。

「發生甚麼事了?」鍾靈驚呼道。

其他幾女也都目瞪口呆。

「大家手牽手。」張無忌說道,張無忌則牽起王語嫣的小手,諸女這才動作。

然後同時消失。

再出現已經到達院子中。

「這是我先練成的秘術,以後你們就不用餐風露宿,隨時可以回來休息。」張無忌笑道。

諸女一臉驚訝,各自去各自的房間,然後又回到院子。

「所以我們隨時可以回來?」木婉清問道。

「可以,不過要透過我。」張無忌笑道。

「太好了,這樣就不用住野外了。」王語嫣高興道,她可是富家小姐,當然不喜歡餐風露宿。

「這樣我們的佈置也沒有白費了。」阿朱也很興奮,畢竟誰都不想做白工。

「那這樣我也可以買東西來佈置自己房間了。」鍾靈笑道,有屬於自己的房間,當然要好好擺弄一番。

阿碧則靜靜地微笑。

「所以我宣佈。」張無忌語氣一頓,對諸女露出一絲邪笑,說:「諸位都是我的押寨夫人了。」

諸女一愣,然後各自發出嬌嗔。

「甚麼押寨夫人,真難聽。」王語嫣臉色微紅,首先發出不滿,這對大家閨秀太不雅了。

「你還想一網打盡不成!」木婉清一臉不滿。

「無忌哥哥,你要娶我嗎?」鍾靈滿臉通紅,低聲問道。

「公子,你在說笑吧!」阿朱臉色微紅,笑道。

「公子…」阿碧低頭吶吶道。

「哈哈哈,是不是說笑,以後你們就知道了。」張無忌笑道,然後說:「不過要進出的確要透過我,而且以後趕路,也不用所有人一起,只要有人代表就可以了,反正我都可以傳送過去。」

「這樣就太好了。」王語嫣首先表示。

「那我去好了,有黑玫瑰速度比較快。」木婉清說道。

「我也可以輪流。」阿朱跟著說。

「我也可以喔!」鍾靈本來就閒不住的個性,更喜歡在外面跑。

「那,院子就交給我吧!」阿碧微笑道。

「無妨,大家各司其職,反正不急,我們沿路遊山玩水就行。」張無忌點頭笑道。

「我們不會留在這不走了吧!」木婉清疑惑道。

「不是要先去西夏找我外祖母?」王語嫣也跟著問道。

「對啊!還要去找我家公子。」阿碧難得說一句。

「去,當然會去,把房子弄好就走。」張無忌笑著回答,然後對阿碧說:「你家公子可能去西夏一品堂,所以順路。」

「好的。」阿碧吶吶應道。

※※※※※

兩天後,院子整理完畢。

張無忌讓諸女離開院子,然後當面將院子轉移到體內世界,讓地面僅剩土坑。

「發生甚麼事了?」鍾靈驚呼道。

其他幾女也都目瞪口呆。

「大家手牽手。」張無忌說道,張無忌則牽起王語嫣的小手,諸女這才動作。

然後同時消失。

再出現已經到達院子中。

「這是我先練成的秘術,以後你們就不用餐風露宿,隨時可以回來休息。」張無忌笑道。

諸女一臉驚訝,各自去各自的房間,然後又回到院子。

「所以我們隨時可以回來?」木婉清問道。

「可以,不過要透過我。」張無忌笑道。

「太好了,這樣就不用住野外了。」王語嫣高興道,她可是富家小姐,當然不喜歡餐風露宿。

「這樣我們的佈置也沒有白費了。」阿朱也很興奮,畢竟誰都不想做白工。

「那這樣我也可以買東西來佈置自己房間了。」鍾靈笑道,有屬於自己的房間,當然要好好擺弄一番。

阿碧則靜靜地微笑。

「所以我宣佈。」張無忌語氣一頓,對諸女露出一絲邪笑,說:「諸位都是我的押寨夫人了。」

諸女一愣,然後各自發出嬌嗔。

「甚麼押寨夫人,真難聽。」王語嫣臉色微紅,首先發出不滿,這對大家閨秀太不雅了。

「你還想一網打盡不成!」木婉清一臉不滿。

「無忌哥哥,你要娶我嗎?」鍾靈滿臉通紅,低聲問道。

「公子,你在說笑吧!」阿朱臉色微紅,笑道。

「公子…」阿碧低頭吶吶道。

「哈哈哈,是不是說笑,以後你們就知道了。」張無忌笑道,然後說:「不過要進出的確要透過我,而且以後趕路,也不用所有人一起,只要有人代表就可以了,反正我都可以傳送過去。」

「這樣就太好了。」王語嫣首先表示。

「那我去好了,有黑玫瑰速度比較快。」木婉清說道。

「我也可以輪流。」阿朱跟著說。

「我也可以喔!」鍾靈本來就閒不住的個性,更喜歡在外面跑。

「那,院子就交給我吧!」阿碧微笑道。

「無妨,大家各司其職,反正不急,我們沿路遊山玩水就行。」張無忌點頭笑道。

「我們不會留在這不走了吧!」木婉清疑惑道。

「不是要先去西夏找我外祖母?」王語嫣也跟著問道。

「對啊!還要去找我家公子。」阿碧難得說一句。

「去,當然會去,把房子弄好就走。」張無忌笑著回答,然後對阿碧說:「你家公子可能去西夏一品堂,所以順路。」

「好的。」阿碧吶吶應道。

※※※※※

兩天後,院子整理完畢。

張無忌讓諸女離開院子,然後當面將院子轉移到體內世界,讓地面僅剩土坑。

「發生甚麼事了?」鍾靈驚呼道。

其他幾女也都目瞪口呆。

「大家手牽手。」張無忌說道,張無忌則牽起王語嫣的小手,諸女這才動作。

然後同時消失。

再出現已經到達院子中。

「這是我先練成的秘術,以後你們就不用餐風露宿,隨時可以回來休息。」張無忌笑道。

諸女一臉驚訝,各自去各自的房間,然後又回到院子。

「所以我們隨時可以回來?」木婉清問道。

「可以,不過要透過我。」張無忌笑道。

「太好了,這樣就不用住野外了。」王語嫣高興道,她可是富家小姐,當然不喜歡餐風露宿。

「這樣我們的佈置也沒有白費了。」阿朱也很興奮,畢竟誰都不想做白工。

「那這樣我也可以買東西來佈置自己房間了。」鍾靈笑道,有屬於自己的房間,當然要好好擺弄一番。

阿碧則靜靜地微笑。

「所以我宣佈。」張無忌語氣一頓,對諸女露出一絲邪笑,說:「諸位都是我的押寨夫人了。」

諸女一愣,然後各自發出嬌嗔。

「甚麼押寨夫人,真難聽。」王語嫣臉色微紅,首先發出不滿,這對大家閨秀太不雅了。

「你還想一網打盡不成!」木婉清一臉不滿。

「無忌哥哥,你要娶我嗎?」鍾靈滿臉通紅,低聲問道。

「公子,你在說笑吧!」阿朱臉色微紅,笑道。

「公子…」阿碧低頭吶吶道。

「哈哈哈,是不是說笑,以後你們就知道了。」張無忌笑道,然後說:「不過要進出的確要透過我,而且以後趕路,也不用所有人一起,只要有人代表就可以了,反正我都可以傳送過去。」

「這樣就太好了。」王語嫣首先表示。

「那我去好了,有黑玫瑰速度比較快。」木婉清說道。

「我也可以輪流。」阿朱跟著說。

「我也可以喔!」鍾靈本來就閒不住的個性,更喜歡在外面跑。

「那,院子就交給我吧!」阿碧微笑道。

「無妨,大家各司其職,反正不急,我們沿路遊山玩水就行。」張無忌點頭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