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說出來心裡總算是舒服多了。”林芳菲點著女兒的額頭。

 “行啦,都過去啦!以後還是要多寵我啊,媽!”

 “傻孩子,我們只有你一個女兒,不寵你寵誰呢?”

 “媽,要不再打盆水給你洗腳吧?”

 “去去去,大中午洗什麼腳。”

 “廣告裡面為了體現孝心,不都是給長輩洗腳嗎?”利永貞笑嘻嘻地說,“好,明天給你買個足浴器賠罪。”

 “少花點兒錢!你自己也要存點兒嫁妝。”林芳菲突然想起來一件事情,“我和禮梅約定過,你們兩個應該同時知道真相。現在你知道了,也得讓小封知道才公平。”

 利永貞艱難地吞了一口口水:“哦,行,我來和他說。”

 母女倆迅速恢復到之前其樂融融的狀態。

 “貞貞,畢竟小封還沒有結婚呀。”

 利永貞一反應過來馬上就又惱了:“媽!”

 “怎麼?我覺得他那個女朋友很不怎麼樣,一家子老小都要附在小封身上,吸他的血,吃他的肉。”

 利永貞大為驚訝:“你從哪裡聽來的?”

 “你們兩個聊天的時候我都聽到了。她不是沒有要小封的戒指嗎?她爸媽的養老保險全是小封在繳,還要求小封把新房登記在她爸的名下,真是前所未聞!小封也不是不精明,怎麼會被這個女孩子吃得死死的呢?”

 “根本不是那麼回事!首先,佟櫻彩不是你說的那種拜金女,她沒有要封雅頌的戒指,是因為她賭氣,不希望封雅頌去北極,小情侶耍花腔而已;其次,因為佟櫻彩在錢財方面很馬虎,所以封雅頌才每期幫她繳養老保險;第三,關於新房,是封雅頌主動登記在她爸名下的,因為她爸準備簽證去歐洲看她還在讀書的弟弟,有不動產證明會容易些;最後,就算佟櫻彩不好,那也是她和封雅頌兩個人之間的事情,我們不能帶著主觀色彩去看別人的私事。你是不是還把這些事和爸爸說了?還好,爸爸是老黨員,打死也不會再說出去的。你還有沒有到外面去亂說?這些可都是瞞著陳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