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驅魔界的大忌!

然後又通過況天佑這邊的關係,從倭國警方那邊拿到了初春溫泉大酒店近二十年發生過的意外死亡事件的人物名單。

有了這份名單之後,李牧,馬小玲還有王珍珍三人就開始按照名單上的名字,一個個地調查他們的家庭背景,人品性格等資料。

最後李牧三人彙總所有情報信息之後,找到了兩個非常重要的線索。

第一個線索,是這些年在初春溫泉大酒店意外死亡的總人數是139人。

這些死在初春溫泉大酒店的人全部都是男性。

而且是成年男性。

第二個重要線索,是李牧,馬小玲和王珍珍三人經過大量走訪調查之後,發現這些被女鬼初春害死的人,都是渣男。

這些男人要麼就是在外面花天酒地背叛妻子,要麼就是毫無人性對妻子家暴。

總之這些傢伙沒有一個好人,全部都是渣男。

換句話說,死在女鬼初春手裡的男人,都是渣男,都是人渣。

沒有一個是無辜的。

這就讓人很費解了。

尤其是馬小玲,在看到這個調查結果之後,整個人都是懵逼的。

按照她對厲鬼的理解,一旦人死後化作厲鬼,必然會被怨氣迷惑心智,變得瘋狂嗜殺。

可是從調查結果來看,這個在初春溫泉大酒店殺人的女鬼,並不像那種濫殺無辜的惡鬼啊。

馬小玲捉鬼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碰到這種情況。

所以一時之間,她有些拿不定主意。

要不要出手幹掉這隻厲鬼。

為了更進一步的瞭解這隻女鬼的情況。

在李牧有意的引導下,馬小玲終於查到了女鬼初春的資料信息。

三人順著凌亂的線索,終於在初春溫泉大酒店附近的一棟破舊房屋找到了初春的父親。

並且從初春的父親的嘴裡聽到了初春的故事。

一個被渣男欺騙,失去了生命的可憐少女的故事。

馬小玲和王珍珍被初春的故事感動了。

尤其是馬小玲,更是眼眶通紅,差點落淚。

不過馬家有祖訓,馬家的女人不準為男人流一滴眼淚。

否則就會法力盡失,淪為普通人。

雖然馬靈兒種下的無淚詛咒只是不允許馬家女人為男人流淚,而沒有限制馬家女人為女人流淚。

但是為了防止出現意外,馬家後人都非常堅強。

哪怕是到了絕境,也絕對不會允許自己哭泣。

所以到了馬小玲這一代,無論是為男人流淚,還是為女人流淚,都不被允許。

所有馬家女人首先要鍛鍊的,就是在任何時刻都不許流眼淚。

正是因為如此,好閨蜜王珍珍已經哭得梨花帶雨,而馬小玲卻只是眼眶通紅,沒有流下一滴眼淚。

“小玲,阿牧,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呀?”

“初春好可憐呢,你真的要消滅她嗎?”

回到酒店之後,王珍珍一臉不忍地對馬小玲說道。

她是個心地善良的好姑娘。

在得知女鬼初春的往事之後,她的內心柔軟之處就被初春觸碰到了。

所以她不願意看到初春被馬小玲打得魂飛魄散。

“珍珍,我也不想消滅她。”

“但是初春已經變成了厲鬼,就算她現在不會濫殺無辜,難保以後不會被怨恨迷惑心智,從而對人類大開殺戒。”

“所以不管怎樣,我都必須收服她。”

“最多我請一個道行高深的大師替她超度,讓她輪迴轉世,重新投胎做人。”

馬小玲紅著眼說道。

她並非無情之人。

對女鬼初春的遭遇,她也很同情。

所以只能在力所能及的情況下給予對方幫助。

但是讓她完全置之不理,任由初春繼續害人,這一點她是肯定做不到的。

“輪迴轉世並非最好的解決方式。”

“初春所受的苦,並不應該就這樣一筆帶過。”

“投胎轉世對她來說,並不是什麼好結果。”

“我想她也不一定願意投胎轉世。”

李牧搖了搖頭,發表了自己的意見。

“那你說應該怎麼辦?”

馬小玲皺著眉頭說道。

她當然知道輪迴轉世對女鬼初春來說並不公平,也不是什麼好地解決辦法。

但是她的能力,無法讓她做得更多。

即便心中對初春的遭遇感到憐憫,但是卻沒有太好的辦法幫助她。

“這樣吧,初春就交給我來處理吧。”

“我來解決這個麻煩。”

李牧沉默了片刻之後,再次發表了自己的意見。

“你來解決麻煩?”

“你打算怎麼做?”

馬小玲好奇地問道。

“山人自有妙計,過幾天你們就知道了。”

“現在還是先把初春抓住再說其他的題外話吧。”

李牧笑著對馬小玲說道。

“好吧。”

“既然你有信心,那就交給你處理了。”

馬小玲對李牧點了點頭,認可了他的主意。

通過這幾天的接觸,馬小玲對李牧的熟悉感越來越強烈了。

她的心中對李牧產生了極大的好感,而且沒有一絲隔閡。

這讓馬小玲從內心深處信任了李牧。

對李牧的話也沒有太多的質疑。

若是換個人敢在馬小玲面前大言不慚,馬小玲絕對當場叫對方好看。

調查清楚了初春溫泉大酒店鬧鬼事件的真相之後,馬小玲就準備開始行動了。

可是萬萬沒想到的是,就在馬小玲走出房間,準備對藏匿在陰暗中的女鬼初春進行抓捕行動的時候,突然冒出了一群和尚闖進了酒店。

而且還要開壇做法,降服女鬼初春。

馬小玲的競爭對手出現了.

“鈴木小姐,這是怎麼回事?”。

“這群和尚來幹嘛?”

滿臉不高興的馬小玲找到了酒店經理,並當場對其質問道。

“馬小姐請見諒,這是裡高野的法力僧,他們也是來捉鬼的。”

酒店經理連忙對馬小玲解釋道。

“你們的大老闆山本龍一先生已經把這個任務交給我了,為什麼還要去請這些和尚過來攪局?”

“豈不聞一事不煩二主?”

“你們這樣做是驅魔界的大忌!”

馬小玲十分不爽地說道。

“馬小姐,非常抱歉。”

“因為這幾天馬小姐遲遲沒有動靜,所以公司高層才會重新聘請了裡高野法力僧來捉鬼驅魔。”

“這是總部決定的,我只是一個小小的酒店經理,根本沒有辦法做決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