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醉玲瓏 作品

第一百一十章 情感魔法的構想

距離星期一,馬爾福在海格的課上受傷已經過去了幾天的時間,直到星期四的上午,他才施施然在格蘭芬多和斯萊特林的魔藥課上露面,當時他們的課正上到一半,馬爾福大搖大擺地走進地下教室,右胳膊上纏著繃帶,用帶子吊著。

不用說,他的到來把本就不大安生的魔藥課搞得一團亂,他藉著自己受傷的機會,讓哈利和羅恩為他做這個、辦那個,整得兩人的心情都糟糕透了。禍不單行,納威還在熬製魔藥上出了問題,被斯內普教授抓了個正著,他拿納威的癩蛤蟆試藥,這可憐的小傢伙差點兒沒挺過來。

“……馬爾福真的是太過分了,還有斯內普,我知道你們倆和他的關係還不錯,但是,以後請別在我們面前說他一句好話!聽到就來氣。”地下教室的走廊裡,羅恩一臉怨氣地跟剛剛來到這邊的艾維斯和赫敏說道——他們倆的魔藥課正好是在下一節。

“這些都不算什麼,但是有一件事我比較在意,就是馬爾福跟我說的那些話。”哈利這時開口說道。

“嗯?他跟你說什麼了?”赫敏皺著眉問道。

“是這樣的,”哈利憂心忡忡地說,“當時,西莫跟我說起了今天的《預言家日報》,他說有人看見小天狼星·布萊克了,就在離這兒不遠的一個地方。”

“什麼?那個阿茲卡班的逃犯!他怎麼會出現在這邊?難道說,他是來找你的?”赫敏驚呼出聲,然後在引起同學們注意之前,她趕忙把音量降了下來。

“哦,是的,”哈利心不在焉的應道,“後來就是馬爾福了,他在我旁邊說了些奇怪的話,什麼‘如果換了我,我肯定要復仇,我會親自去追捕他。’之類的,我完全不清楚他是個什麼意思。”

“別多想了,他就是在胡編亂造,是想攛掇你去做傻事。”羅恩憤憤地說道。

艾維斯和赫敏對視一眼,都在對方的眼中看到了別樣的什麼東西。

“所以,你也覺得馬爾福的話別有意味是不是?”

在告別了哈利和羅恩之後,赫敏一邊拉著艾維斯往地下教室走去一邊小聲問道。

“別的沒什麼,主要是復仇這個詞。”艾維斯思索著說道。

“你認為哈利父母的死和小天狼星有關係?”赫敏問道。

“不,不只是有關係,我覺得他起碼也是直接參與者,或者,他乾脆就是促成這件事的罪魁禍首。”艾維斯說,語氣變得頗為嚴肅。

“你們兩個還站在那裡幹嘛?要上課了。”

斯內普的聲音從教室裡傳來,艾維斯和赫敏趕忙跑進了教室,找了個空位置坐下。

“好的,我今天要講的是縮身藥水,如果你們不想像格蘭芬多的隆巴頓先生那樣差點兒把自己的癩蛤蟆毒死,那就仔細聽,翻開你們的課本……熬製時,你們需要加入一隻老鼠的脾,還有一點點螞蟥汁,記住不要太多……”

與格蘭芬多和斯萊特林的魔藥課不同,小鷹和小獾們的魔藥課可沒有那麼多的波折,於是,這節課也很是順利的結束了。

下午,是格蘭芬多第一次上盧平的黑魔法防禦術課,原本他們星期一也有一節的,不過那天盧平教授有事,沒有來得及上。聽過艾維斯和赫敏對盧平的課的講述,哈利和羅恩早就期待不已,今天終於是有機會親身體驗了。

“你們知道嗎?盧平教授特意又搞來了一隻博格特……”

吃晚飯時,羅恩和哈利跑到了拉文克勞這邊,就為了邊吃邊和艾維斯兩人聊天。

“……要說表現最突出的,那還得是納威,”羅恩說著,興奮地手舞足蹈,“博格特變成了斯內普的樣子,然後納威讓他穿上了一身他奶奶的衣服,那樣子,要多搞笑有多搞笑……”

與羅恩的反應相對,哈利卻顯得興趣平平,安靜的在旁邊聽著。

“怎麼了,哈利,為什麼你像是不怎麼高興的樣子?”艾維斯疑惑地問道。

“盧平教授沒有讓我試一下,可能,他是認為我沒有對付博格特的能力吧……畢竟,我是唯一一個見到攝魂怪之後暈倒的人。”哈利低落地說道1.

“唔,我覺得不是這樣的。”艾維斯放下了餐叉,認真的說道,“盧平教授不可能不知道我們的那些事,你一向表現得很優異。”

“那他為什麼不讓我試?”哈利說著,情緒稍微有點兒激動。

“我覺得是因為伏地魔。”艾維斯淡淡地說出了那個名字,羅恩被嚇了一跳,手上的叉子噹啷一聲掉在了盤子上。

“什麼意思?”哈利疑惑地問道。

“意思就是,盧平教授可能認為,如果讓博格特接觸到你,它可能會變成伏地魔的樣子,那樣準會把大家嚇壞的。”艾維斯說道。

“哦,或許吧。”哈利說,不過他的狀態明顯好了不少,不過依舊有一點兒不開心就是了。

週五,是艾維斯兩人和斯內普教授約好的時間,於是,他們在下午上完變形術課之後就往地下教室所在的那一條走廊走去,斯內普的辦公室就在地下教室的旁邊。

“很高興你們遵守了約定,過來坐下吧。”斯內普坐在他的那張辦公桌後說道。

艾維斯徑直走到他的對面坐下,赫敏則抱著一本書坐到了角落,安安靜靜地翻看了起來。

“教授,那兩樣東西您研究的怎麼樣了?”艾維斯看著辦公桌一角放著的拉文克勞的冠冕和裡德爾的日記問道。

“已經有頭緒了,不過還差點兒火候,我查找了很多資料,要不了多久就能完成研究了。”斯內普漫不經心地答道。

“那就好。”艾維斯又盯著那兩個東西看了一會兒,這才收回目光。

“在上次你在我這兒創造了靈魂印記之後,你已經很久沒有別的成果了,最近有什麼想法嗎?”斯內普問道。

“想法嘛……還真的有。”艾維斯單手托腮,說道。

“哦?說來聽聽。”斯內普說著,把一塊什麼東西丟進了煉藥的坩堝之中。

“就是控制人的情感的魔法。”艾維斯聳了聳肩道,“情感能左右一個人的行為,相比於其他一些功能性的魔法,這樣的魔法才具有更高的上限。”

“類似迷情劑?那可是個下三濫的玩意。”斯內普說道。

“靈感就是從這上面來的,不過,用在自己人身上確實是下三濫,但用在對手身上那就不一樣了。”

“有道理,其實這種魔法很早就有了,不過往往都需要很大的意志和強烈的情感波動,要麼就是做成藥劑,我還從來沒有見過一個咒語就能施展出來的。如果真被你弄成了,一定會很有意思……”

等艾維斯和赫敏從斯內普的辦公室裡出來,已經是晚飯時間了,艾維斯還沉浸在關於情感魔法的思考當中,完全沒有注意到赫敏已經瞟了他好幾眼了。

“艾維斯~”赫敏終於忍不住了,開口喊道。

“啊?哦哦,怎麼了?”艾維斯終於回過神來,把目光放到了赫敏的身上。

“你看看我現在有什麼不一樣?”赫敏說著,略微有些不安地揪住了自己的衣角。

“唔……沒有什麼——等等,你的門牙?”艾維斯上下打量了赫敏一下,突然被她微張的唇吸引去了注意力。

“嗯哼,我一直都覺得我的門牙有點兒太長了,之前跟爸爸媽媽說的時候,他們讓我去做牙齒矯正,不過好在我剛剛在書裡發現了一個能讓牙齒變大或縮短的魔法,就試了試,效果……還不錯吧?”赫敏低聲說道。

“嗯,變得更好看了。”艾維斯用拇指壓下赫敏的下唇,仔細地觀察了一下她的牙齒情況然後說道。

這可不是亂說的,在赫敏縮短了自己的門牙之後,她的唇形變得越發溫和了起來,少了幾分咄咄逼人的氣勢,面部的輪廓也稍稍有些變化,看上去比之前更漂亮了。

“嘻嘻,那就好。”赫敏頓時喜笑顏開,湊到艾維斯跟前在他臉上親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