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1章 三個徒弟

  自己的這些長生果還有其他的珍貴的靈果可都是紫荊姐姐給的,想到紫荊姐姐,不過萍水相逢就對自己那麼好,顧雲初眉眼都柔和了很多:

  “這長生果還是我姐姐留給我的呢,我姐姐說她會在大世界等我。”

  閆澈聽完都驚呆了,自家爺爺怕是真的白擔心了,顧雲初的姐姐能隨手拿出這麼多長生果,那一定是位居高位之人啊!

  顧雲初她並非孤身一人無依無靠啊,她大世界都有撐腰的人呢!

  長生果和還魂果都太貴重了,閆澈趕緊把這些果子都收進自己的儲物戒中,看著顧雲初不知道要說什麼好,突然就覺得顧雲初好厲害,和自己想象的完全是天差地別。

  “閆澈你倒是說話啊!說謝謝啊!人家顧雲初給你這麼貴重的果子,你都不謝謝嗎?顧雲初明顯是大腿啊!你倒是抱啊!你盯著人家看有什麼用?真是笨啊!”鸚鵡突然炸毛了,語速超快!

  閆澈這才反應過來,面色微囧:“顧雲初,謝謝你。”

  顧雲初擺擺手:“要我說謝謝才是,魂香酒對我來說太重要了。”

  “魂香酒是什麼酒?”鸚鵡口快。

  “我給你們老酒坊的酒取的名字。”顧雲初解釋。

  “好聽!和你的名字一樣好聽!”鸚鵡立刻就誇起來!

  明顯的奉承和敷衍。

  顧雲初並不在意,只看著閆澈道:“你什麼時候走?可還要帶些特產?我幫你去買。”

  閆澈趕緊搖頭:“不用帶不用帶,我把長生果和還魂果帶回去已經價值不菲了!這樣,顧雲初,既然你早晚要去大世界,我幫你在我們小城裡先買座宅院放著,等你去了,也有個落腳的地方,怎麼樣?”/

  這個主意甚好,安家置業,現在買的宅院定然比自己飛昇後再買的便宜,而且,自己可是約了好幾個人在大世界見呢,提前買了宅院,等大家都去了也有個住的地方啊,不會覺得無依無靠。

  顧雲初越想越覺得開心,眼睛都亮了,聲音都愉悅起來:“我想要一個大大的宅院,或者一座環境優美的山頭,地點偏僻點都沒有關係,不過我現在沒有仙石,只能你幫我墊付,等我以後到了大世界,再去賺仙石還你,可以嗎。”

  “不用不用,等我回到大世界,賣一顆長生果,就足夠買個很好的宅院或者偏遠些的山頭了。”閆澈直接拒絕了,大世界地廣人稀,

  顧雲初一聽,可以賣長生果啊,於是果斷的又取了四個長生果:“幫我買一座宅院,有好的山頭也買一座。”

  閆澈就驚了,顧雲初居然還有長生果呢,立刻應聲:

  “行!包在我身上!一定挑一個風水寶地。”

  顧雲初就很開心,這一趟不但得到了老掌櫃的消息,而且還有人去大世界幫自己買房了,真是一舉兩得。

  “閆澈,為何你們要如此幫顧雲初?若是她不找來,你們會默默的為她續酒續到什麼時候?”忘川的聲音淡淡響起。

  “只要閆家還有一個人活著,這酒就會一直續下去!”閆澈語氣平穩又有力。

  “為何?你們所圖何事?”忘川的眸子定定的看著閆澈。

  “是哦!說起來也不過是一面之緣,買賣關係而已,怎會做到如此地步呢?”將離補充了一句。

  閆澈雙手交疊:“這是祖訓,我們家祖上最初只是大世界裡最普通的修士,忙忙碌碌也就勉強溫飽,都沒有太多時間去修煉。

  後來,祖上遇一貴人,他買了一間酒肆交給我祖上,並傳下了兩個酒方,一個酒叫雪花釀,就是我們在酒肆中一直在賣的酒,另一個酒卻沒有名字,貴人唯一的要求就是讓我們派人道青雲尋找擁有還魂果或者還魂樹枝的有緣人,把琉璃盞和琉璃子壇交給他,並保證琉璃母壇中的無名酒的酒水不斷。

  因為條件實在是太優厚了,祖上當時就同意了,從此我閆家過上相對寬裕的生活,家族裡的年輕一輩也有更多的時間去修煉了。”

  原來是這樣,也不知道那個貴人是誰?

  閆澈又補充道:“再具體的情況我其實不太知道,祖訓傳下來這麼多代人,大家就只是遵守,很少去想原因。”

  真是信守承諾的家族!

  “你們家族有多少人?為何只你家人來青雲?”將離都好奇了。

  閆澈自豪道:“我閆家族人共有七百三十六人,我們釀酒的最主要原料都是家族田裡產的,釀酒也是家族的人親自動手的,大家分工勞作,特別和諧。

  至於為何是我家人來,因為只有我家這一支擁有密法可以來到青雲。”

  七百三十六人?人還挺多的,顧雲初就覺得,這些人在一定程度上算是自己的後盾了,為自己供酒的後盾。

  大家又東拉西扯的聊了很久,直到一聲雞鳴響起,天都亮了。

  顧雲初站起身來看著閆澈:“閆澈,你早日回家吧,早點回去看看你爺爺,幫我問候一下,你告訴他,待我飛昇之後一定會去拜訪他的。”

  鸚鵡撲稜稜的飛到閆澈肩膀上站定,閆澈這才起身:“好,我會一字不露的轉達給我爺爺的,顧雲初,我們在大世界等你,希望你早點來!”

  “顧雲初你抓緊修煉啊!可別讓我們等太久啦!我們閆家這麼多人都是你的朋友,魂香酒你可勁喝,我們家釀酒能力肯定不會讓你缺嘴的!”鸚哥站在閆澈的肩膀上拍打著翅膀,看見顧雲初要走,趕緊道別。

  “好!鸚哥放心,我定會好好修煉,爭取早日去往大世界。”

  “後會有期!後會有期!”鸚哥替閆澈把話都說完了。

  等到顧雲初、將離和忘川離去,閆澈和鸚哥在門外站了好一會才返回房中,開始收拾行囊,準備回家。

  清晨的東湖鎮從夜裡醒來,逐漸喧鬧起來,攤販的叫賣聲,熟人見面的招呼聲,特別有生活氣息。

  顧雲初和將離跑去吃了一頓早餐,瘦肉粥配小籠包,還有下飯的小鹹菜。

  之後就去了聚寶德找馬不才,結果掌櫃的說,馬不才家中出了事,臨時改變了行程,留言說讓顧雲初他們先走,等他忙完家裡的事再去青雲學院找他們會合。

  一想到要起程了,將離就興奮的不行:“顧雲初,我們第一站到哪裡?青運城外還是青雲學院大門口?還是楊柳村啊?要不要金絮、金柘、小白和三目出來撐場面啊?我們要不要很高調?”

  ”將離,都說了我們要去接我三個徒弟的,第一站肯定我徒弟的村子,還有啊,在青雲我們高調啥,你都讓玄知給你帶歪了。”

  “哦哦哦!一開心給忘了呢!嘿嘿,那我們先去接你那仨徒弟!”將離說完,帶著顧雲初和忘川離去,不過片刻功夫就出現在了司馬家的村口。

  這裡是北境,天氣很冷了,村裡的落葉喬木都已經光禿禿的了,普通人都穿上了棉衣。

  按照記憶中的路線,顧雲初來到了當年自己住過的村中學堂這裡。

  學堂還是當年的樣子,一點沒有改變。

  自當年顧雲初離開,司馬青、司馬炎和司馬玉每日都會輪流來打掃學堂,因為這裡是自己師傅住過的,說不得哪天師傅就回來了還要住這裡呢。

  今日正巧輪到司馬炎打掃,一大早他就跑過來把房間的裡裡外外都打掃乾淨,司馬炎就想著快點趕回去修煉。

  結果司馬炎和往常一樣走出學堂的大門,就看見三個氣度不凡的俊男美女站在門外的空地上。

  看這衣裳單薄的樣子就不是附近的人,再看長相,自己一個也不認識,司馬炎立刻揚起笑臉:“三位,你們找誰?這村裡的人我都認識,你們說名字,我帶你們去?”

  將離看著顧雲初呲牙:“果然也不認識你了啊!我都懷疑,你現在這個模樣怕是爹孃也認不出來。”

  顧雲初就笑著看眼前的司馬炎,許是修煉的緣故,司馬炎看著特別精神,褪去了當年的稚嫩,整個人看著特別沉穩,就是模樣老了一些,看著三十多歲的樣子。

  “司馬炎,我是你師傅,你這樣子,看著是不想認我了是嗎?”顧雲初有心逗逗自己多年未見的徒弟,故意捏著嗓子說話。

  司馬炎仔細端詳了顧雲初半天,長得和自己師傅都不像,頭髮上沒有髮簪也沒有花苞,立刻不樂意了:“姑娘請自重!你不要仗著自己長得好看就亂認徒弟!我師傅可是忘川之主顧雲初!你若再信口開河,我也是會打女人的!”

  顧雲初笑的更開心了,這是還記得自己這個師傅呢!

  顧雲初直接抬腿就往院子裡走,用自己原本的聲音道:

  “司馬青和司馬玉呢?把他們帶過來見我,我要看看這幾年你們修煉的成果。”

  司馬炎看著顧雲初徑自進了院子,這聲音是師傅的啊!但長得不像啊!

  將離上前拍了拍司馬炎的肩膀:“快去啊!要不你師傅生氣就又走了啊!”

  啊!可不能再走了!司馬炎緊跟著顧雲初就往院子裡走:“師傅?師傅!真的是你嗎?”

  顧雲初停下腳步,回身笑:“怎麼,連自己師傅都不認得了?我的聲音都聽不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