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正竹輕 作品

第1605章 趙皇讓位

晉王趙鈺看著自己的父皇,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父子兩人就這般無聲的爭鬥著,良久,晉王趙鈺往後半步,開口說道:“郭公公,你,該宣佈退朝了!”

“撲通。”

晉王趙鈺的語氣,讓老太監郭讓嚇得猛然跪在了地上,對著晉王趙鈺磕頭了起來。

“殿下息怒,殿下息怒,奴婢不敢,奴婢不敢啊!”

老太監郭讓在宮裡待了一輩子了,察言觀色,時局變化,他看的可是極其清楚的,就以如今的情況來看,整個京都,都在晉王殿下的掌控之中。

哪怕是陛下,也沒有實力和晉王殿下相抗衡,此刻之所以陛下尚能佔據略微的話語權,無非是晉王殿下還未真正撕破臉皮罷了。

是,若是以尋常而言,晉王殿下兵壓京都,兵諫逼宮,乃是妥妥的造反謀逆,可問題是,人家晉王之所以如此,根本就不是為了自己,人家是為了讓賢明傳遍天下的賢太子登基為帝。

這樣一來,底層百姓,朝堂官員,誰又會多說一句廢話呢?他們才不會在乎,新君是如何上位的。

畢竟,換一個賢明仁善的君主,誰會不願意呢?

大太監郭讓的的態度,終於讓群臣感覺到了怪異,畢竟,郭讓可是陛下的隨身太監,他為何會因為晉王趙鈺的一句話,就畏懼成這個樣子呢?

然而,下一刻,晉王趙鈺一個箭步,來到郭讓的面前,一腳將他踢下了臺階,隨後,晉王趙鈺幽幽的開口了。

“郭老頭,你小心謹慎了一輩子,難道老了,就敢隨便亂說話了嗎?作為晚輩,還是告誡您,人老了,要學會認輸,否則,後果會變得很難堪的,知道嗎?”

從臺階上滾下去的郭讓,慌忙的爬起,再次對著晉王趙鈺磕頭認錯了起來,儘管知道晉王此舉,乃是為了警告陛下,但剛才那一腳,說白了,也有此前他多嘴的懲處。

當然,也就是這一腳,郭讓本來懸著的心,終於是放了下來,晉王殿下,終究是給他這個老傢伙面子的。

看著郭讓的樣子,趙皇臉色慘白,他沒有想到,趙鈺這傢伙,當著眾臣的面,也敢如此的放肆?

“晉王殿下,您此舉所為何意,郭公公乃陛下親隨,所行之事,也不過尋常之舉,您何以在這般對待?您此間所為,又何將陛下放在眼裡呢?”

禮部侍郎左貢,不顧尚書奉禮的阻攔,大踏步的向前一步,對著晉王趙鈺開口斥責了起來,他乃是老臣,更是屬於趙皇的死忠。

如今,郭讓被晉王趙鈺如此羞辱,作為皇權的維護者,他自然是不願意的。

聽著左貢的話,晉王趙鈺忍不住笑了起來,終於,終於跳出來了啊,他還以為,這些個忠於父皇的老臣,都死光了呢?

誠然,趙鈺也明白,忠於父皇的老臣,也是大趙的忠臣,然,一朝天子一朝臣,擋了新君的路,縱然是老臣,縱然是忠臣,也不行。

“左侍郎對吧,您說的這些,本王都認,是,本王就忤逆父皇了,本王就羞辱郭讓了,爾等又該如何,又能如何呢?”

“說句不客氣的話,左侍郎,你一個禮部侍郎,扳不倒本王的,你看,你家尚書大人,不也沒有說本王的不對嗎?”

禮部侍郎左貢臉色鐵青,身為二品大員,他被這般羞辱,又如何甘心呢?

可出言之人,乃是晉王趙鈺,他根本沒有辦法。

然而,很明顯的,他不敢開口,但晉王趙鈺卻明顯不願意放過他。

“父皇,您說,人老了,是不是該給後輩讓位了呢?畢竟,這個帝國,需要一些新鮮血液補充了,不是嗎?”

趙鈺接連的話語,充滿了對左貢的不屑,語氣之間,又充滿了無盡的狂妄,甚至最後,他連陛下都敢敢諷刺了。

這樣大逆不道的晉王趙鈺,群臣譁然,朝堂上一時之間,吵得像是菜市場一般,然而,縱然是如此,整個朝堂,又有幾人,敢在這個時候,忤逆晉王趙鈺呢?

“夠了,晉王,你如此大逆不道,蔑視群臣諷刺陛下,難道你就真的以為,我大趙沒有人能夠製得住你了嗎?”

“陛下,老臣御史陳誠,願以命彈劾晉王,還請陛下問罪晉王,大逆不道之罪,交由刑部論處!”

看著又一個老頭出面,晉王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又一個,又一個,不夠,遠遠不夠,你們不是要彈劾本王,問罪本王嗎?還有誰,還有誰,來,都站出來吧!”

趙鈺的瘋狂,讓整個朝堂的所有人,都心驚膽戰了起來,此刻,縱然是趙皇和太子,心中都不由的犯怵了起來。

小六這到底是要幹什麼啊?他這般瘋狂,難道就真的不怕,成為群臣公敵嗎?

“老臣中書舍人張飛鴻,彈劾晉王殿下咆哮朝堂,君前失儀!”

“微臣光祿大夫黃機,奏請陛下,晉王殿下朝堂發狂,已失為臣之心,陛下請將晉王幽禁宗府,待得疾好,再做打算!”

。。。。。。

看著這些出面彈劾自己的朝臣,趙鈺嘴角上揚,這一局,他贏定了!

“左豐,宗盛,有點吵,讓他們都給本王閉嘴!”

“是,王爺!”

就在兩人話音剛落,一隊隊天御衛衝了進來,不過,他們並沒有劍拔弩張,僅是維持秩序罷了。

誰都知道,晉王此舉,大逆不道,可真當天御衛站在他們身旁的時候,誰又敢多說一句呢?

看著群臣變成了鵪鶉,晉王趙鈺向前一步,對著趙皇開口諫言了起來。

“父皇,不知對於這些以下犯上,不敬皇室,羞辱本王的人,您準備如何處置呢?”

“對了,剛才兒臣說了,這朝堂上需要一些新鮮血液,不如就以他們開始吧,您說呢,父皇?”

趙皇一下子愣在了那裡,他自然聽懂了趙鈺話語間的意思,這些效忠自己的老臣,若是他不給體面,趙鈺便會親自給他們體面。

換句話說,他若是此刻,還待在這帝位之上,那麼,剛才出面的這些老臣,一個都活不了。

對於趙鈺的殺性,趙皇一點都沒有懷疑過,為了讓老大登基,他能夠將所有擋在路上的人,盡皆清理乾淨,哪怕是他這個父親,估計也在趙鈺的計劃當中吧。

畢竟,他當時孤身應約,可不就是奔著兩敗俱傷,甚至是弒君去的嗎?

此刻,對於小六的威脅,趙皇真的怕了,這樣的晉王,實在是太嚇人了。

“父皇,您該做出決定了,對於他們,您想如何處置呢?”

趙皇沉默不語,片刻之後,他緩緩站起,看著下方跪倒一片的 老臣,嘆了一口氣,開口說道:“爾等褻瀆皇室,汙衊晉王,從此刻開始,爾等就罷官歸老去吧!”

趙皇的話,讓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尤其是剛才出班彈劾的老臣,此刻更是難以置信,他們在怎麼也沒有想到,陛下竟然選擇了問罪他們?

“陛下,陛下,三思,陛下三思啊!”

。。。。。。

然而,有些事情,一旦做出決定,是更改不了的,哪怕他是趙皇,也不行。

“夠了,此乃朕之決意,歸老吧,歸老了好!”

趙皇這句話說完,整個人都頹廢了起來。

下一刻,晉王趙鈺開口喊道:“來人,將這些人全部帶出去,畢竟乃是我大趙老臣,傳本王之令,著晉陽鐵騎,護送他們返鄉歸老,沿途都給本王保護好了!”

趙皇一屁股坐在了龍椅上,他都已經妥協了,趙鈺這個孽子,竟然還在威脅他,而太子趙乾呢,他就這般看著?

他怎麼也沒有料到,自己最為看好,最為倚重的兩個孩子,竟然把他逼到了這一步!

朝堂上的變故,眾臣都有些懵逼,但有些人,卻早就看懂了,不過,這個時候,誰又敢真正的冒頭呢?

“父皇,該退朝了呢?”

晉王趙鈺幽幽的提醒了起來。

趙皇狠狠的瞪了趙鈺一眼,緩緩開口說道:“傳朕旨意,近些數日,朕深感不適,無力處理朝政,恐誤我大趙子民,故,朕特此,讓皇帝位於太子趙乾,從此刻起,趙乾為我大趙新君,朕和皇后移居養心殿,修養身體,欽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