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睡的牛 作品

第346章 吃人的蟲子

沒過多久的功夫,老爺子就從屋子裡面走了出來,對把頭說道。

“奎生,去開車,咱們去一趟西城。”

幾人聞言都是愣了一下,把頭道。

“師叔,您的意思不會是……”

沒等把頭說完,老爺子喝道。

“趕緊去,別廢話,咱們立刻出發,劉善華那個老傢伙現在也過去了,用不了多久就要到了。”

聽到這話,把頭我們都是微微一驚,隨後我們也不再猶豫,方哥快步跑回了院子裡面去取車去了。

兩輛車是依次出發,把頭開著車載著老爺子在前面,方哥我們幾個在後面跟著。

這時牛子開口道:“我總感覺心裡面有些發慌呢,哎?老張,你說咱們不會直接就跟劉善華他們那群考古隊的直接下到墓穴裡面去吧?”

我也是皺著眉頭,開口道。

“看老爺子的意思,恐怕咱們真要去上一趟了。”

牛子聞言是神色一垮,說道。

“老張,要不你跟老爺子還有把頭說一聲,咱們還是別這麼整了,我總感覺心裡不踏實,好像有什麼壞事要發生似的呢。”

我瞪了他一眼,說道:“別說那些喪氣話,現在還不知道情況呢,不過,就算是進去也不會只有咱們幾個,肯定還有別人跟咱們一起下去。”

聽我說完,牛子也沉默了下來。

不過,雖然我這麼說,但說實話,我心裡也沒底。

隨著我們到達了西城的地界之後,一群人全都下了車。

下車之後我朝著路口的位置看了看,這裡還有不少人在觀看著,一群保安還有白帽子圍在警戒線裡面,加起來我估摸著得有幾十號人,路邊停著足足十幾輛的警車,期間足足四輛救護車從裡面開了出來。

幾人下車之後就快步走到了路口的位置,我探頭透過人群朝著裡面看了看。

只見,這裡面的路口當中停著幾輛部隊的綠皮卡車,二十來號荷槍實彈的軍人正小跑著往墓場的位置小跑著。

見到這一幕之後,眾人都知道,這裡面絕對是發生了大事了,而且,還是了不得的大事,否則怎麼還會出動這麼多的軍人?

隨著我們幾人下了車之後,只見從警戒線的裡面擠出來了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這人徑直朝著我們幾個人跑了過來。

這人是一身的藍衣,是考古隊的打扮,他快步跑到了老爺子的身前,隨即開口道。

“您好,我是孫謙禮,您應該就是皇甫乘雲皇甫先生了吧。”

老爺子點了點頭,問道。

“劉善華呢,他來了沒有。”

這人連忙恭恭敬敬的說道:“教授已經來了,他已經先行進去了,他讓我在這等您過來,將您迎進去,幾位請隨我進來吧。”

老爺子點了點頭,緊接著眾人就跟在孫謙禮的身後穿過人群進入到了警戒線的位置。

這孫謙禮與安保人員交談了一番之後由於方才我們見到的那位白帽子隊長講清了我們的來意和身份,隨即帶著我們就快步走了進去,期間,那個白帽子還朝著我微微點了點頭,我也是禮貌地回應了一下。

隨著我們小跑前進,沒過多久的功夫,幾人就來到了墓場外圍的位置。

而就在我們見到左側的時候,幾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子涼氣,一個個眼珠子都是瞪得溜圓。

只見,在那警戒線外圍的位置站立著一些身穿著藍色衣服的考古隊的人員,不過,這裡的人卻僅僅剩下了三十幾號人。

除此之外,還有一群醫護人員,差不多十幾人,這些醫護人員都是將自己包裹的密不透風的,他們蹲在那些受了傷的考古隊成員的前方正在施救。

而墓場裡面的景象更是讓我們是滿臉的震驚之色。

此時,墓場裡面的位置僅僅只有二十幾號人,而這二十多人正是那些荷槍實彈的軍人。

這些軍人頭上全都戴著防毒面具,站在最前方的幾人從腰間掏出催淚彈朝著墓場裡面投擲著,那墓場中央的位置被大量的催淚煙霧給籠罩著,在此期間,我甚至還聽到了消音器傳來的槍聲從裡面傳來。

空氣中存留著催煙彈那刺鼻的味道,雖然相隔比較遠,但是我們該是感覺到了一陣的刺鼻難忍。

一群人全都捂上了鼻子,孫謙禮在前面對我們招了招手,指著考古隊所在的位置開口道。

“教授他們都在那邊,我們趕緊過去吧,這裡太嗆了。”

眾人都是點了點頭,跟在孫謙禮的身後就朝著考古隊所在走了過去。

等我們到達考古隊的所在之後,我這才見到了那些受了傷的考古隊成員。

我低頭朝著這些考古隊成員看了看,嘴角不禁微微一扯,不是為了別的,就光是看上一眼我都感覺頭皮一陣發麻,我自己的身上好像都跟著疼似的。

其中有三名考古隊成員躺在地上,這三人身上的衣服還有褲子就像是被耗子磕了似的,上面有著大片大片的缺口亦或是一些密密麻麻如同馬蜂窩一樣的小孔。

而這些小孔或者是缺口裡面正在咕嘟嘟的往外冒著鮮血,那身上或者是腿上全都是血,看起來是格外的悽慘。

其中兩人正在低聲的慘叫著,聲音很小,都該聽不著了,而另外一個受傷的考古隊員已經是倒在了血泊當中。

我低頭一看之下不禁有些頭皮發麻,這已經嚥氣的考古隊員極為悽慘,他的臉上、額頭上已經是皮開肉綻的,那身上的衣服都被啃得差不多全都爛掉了,渾身上下沒有一處地方是好的。

我仔細一看之下,不禁嚥了咽口水,縱使我見過粽子或者是屍體,但是這麼噁心的景象還是頭一回見到。

只見,這具屍體的周圍有著一堆顯然是死掉的密密麻麻黑色的小蟲子。

這些黑色的小蟲子的形狀有些類似於七星瓢蟲,但是體積要更小,其背上還帶有一對小翅膀,渾身上下全都是死者身上的血跡。

我朝著這具屍體的身上看了看,只見,這具屍體那些血肉模糊的地方還存在著這些小蟲子,甚至,其中還有不少的小蟲子在傷口處遊走啃食著屍體的血肉。

我看了看那些醫護人員,此時,那兩名生還者的位置圍著不少的醫護人員,她們一邊給傷者止血,一邊拿著鑷子在傷口裡面往外夾著那些小蟲子,看起來是格外的恐怖與噁心。

而這一幕在我們幾人見到之後都是倒抽了一口子冷氣,額頭上唰的一下就見了汗了。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