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的曉 作品

第37章 三七章(萬字更)

 時間一晃而過,很快比賽結束,到這兒同學們以及汪竹泉這個老師都鬆了一口氣,他們已經盡力了,接下來就是等結果了。

 回到宿舍,沈瑩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立即把姜教授拿給她的資料拿了出來,然後整個人趴在宿舍床上,由於組織方提供的條件有限,宿舍只有一張床以及一個小衣櫃,並沒有配套的書桌椅子。

 這幾天沈瑩無論是看書還是寫東西都是在這張宿舍床鋪上完成。

 前幾天忙著比賽的事兒,汪教授對他們幾個都抓的比較緊,壓根兒沒時間空出來看書,就連半夜汪教授還會特意來查寢,就是防止他們晚上熬夜會導致白天犯困,那比賽的時候出現這種狀況可就得不償失了。

 好不容易這會兒有空了沈瑩還不得抓緊時間看看姜教授給的這部分資料。

 沈瑩這一看就是兩個鐘頭,外邊汪竹泉還有另外幾個學生已經從考試中緩和過來開始緊張成績的時候,沈瑩完全像一個沒事人似的。

 沒辦法,在絕對的實力面前,沈瑩表現得太自信了。

 這次的題目確實有難度,比起在汪教授那裡做的題目更加有深度一些,同時也更有挑戰性。

 而題目有難度,那麼對於同學來說拿獎的幾率也就變小了,題目越難,那拿獎的人數就越少。

 不僅僅是汪竹泉一顆心吊半空中,就連其他國家不少帶隊老師都有些踏忐忑不安,在出成績之前他們一個個試沒辦法好好安心了。

 趴在床鋪上,直到下午沈瑩也沒出現在其他人面前,整整四五個小時她彷彿人間蒸發一般,沒人看到她。

 花了這麼長時間沈瑩可算是把姜教授給的資料看完了,就像是當初剛拿到資料時候沈瑩說的那樣,姜教授給她的這部分資料避免並不齊全,甚至是挑選之後的邊緣資料,核心資料一定還在姜教授那邊。

 這麼一來,沈瑩寫份報告就得斟酌斟酌了,太有深度不該她能接觸到的資料就不能出現在沈瑩的報告上面。

 但是,還是有一點點機會,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不能從資料方面下手,那就從觀點方面下手,結果不能說一模一樣,但是也能影像這一份報告。

 不同的觀點,不同的猜想,也會讓報告有意想不到的驚喜不是嗎?

 想到這兒,沈瑩嘴角勾起一抹愉悅的淺笑。

 拿起手中的鋼筆,靠坐在床頭,將筆記本放在腿上打開,沈瑩這才開始書寫。

 很快,一行字出現在原本空白的筆記本上,而且仔細看會很驚喜地發現縱使再這樣的環境之下沈瑩寫出來的字兒仍舊凌厲大氣,仍舊那麼好看。

 沈瑩整個人沉浸在寫報告的事兒裡邊,午飯時間沒出現,晚飯時間還是沒出現。

 食堂這邊,汪竹泉看了看食堂只有齊杭他們幾個的身影微微皺眉,朝著幾人走了過去。

 “沈瑩怎麼沒來,你們誰看到她了嗎?”

 汪竹泉一開口,幾個學生立即想要起身被汪竹泉一個手勢阻止了,隨即他再次皺著眉開口道:“我記得中午的時候沈瑩就沒來食堂,怎麼這會兒又看不到人?”

 齊杭他們幾個面對汪教授的問題面面相覷。

 這個,他們也不知道啊。

 他們幾個都是男生,宿舍和沈瑩那邊安排的都不在一塊兒,而且他們這會兒都緊張著呢,還沒出成績一個個吃飯都不香了,哪裡有時間關注沈瑩有沒有就現在食堂啊。

 他們以為汪教授會看著沈瑩才是,畢竟這幾天汪教授可是一直盯著沈瑩的,哦,對了,還盯著他們幾個。

 “教授,我們不知道啊。”

 “教授,您也沒看到沈瑩啊?”

 “會不會是在宿舍睡覺?這幾天太累了,可能睡得太沉就沒起來也有可能。”

 聽著同學們你一句我一句的話,汪竹泉確定他們也沒見過沈瑩便擺擺手示意:“你們繼續吃吧,我過去看看人是不是在宿舍。”

 轉身離開汪竹泉心裡有些擔心,按照他對沈瑩這孩子的瞭解,她不像是為了睡懶覺而不吃飯的性子。再說了沈瑩那性子哪裡是能大白天睡一整天的性子?半夜都恨不得爬起來看書呢。

 可是看書也不能看得忘了吃飯吧,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這幾天分開就飲食不合胃口一直吃的都不多,這考試完了還想絕食咋的?!

 幾分鐘之後,汪教授來到了沈瑩的宿舍門口,抬手“咚咚咚”敲門。

 過了一會兒沒動靜,汪竹泉愈加擔心了,該不會出啥事兒了吧?

 “咚咚咚!“加大力氣敲門。

 待敲第次的時候,宿舍門終於來了。

 打開門的一瞬間汪竹泉一眼就看到了紅著眼眶的沈瑩,那眼睛血絲都冒出來了,看起來整個人挺累。

 這是在宿舍裡躲著幹嘛呢?

 腦子裡冒出來這個問題,汪竹泉就開口了:“你在屋子裡幹嘛呢,比賽之後一整天都沒看到你人,食堂也不去,不吃飯肚子不餓啊?”

 “餓啊,就寫點東西。”沈瑩一邊說話一邊抬手摸了摸自個兒空空如也的肚子,飢餓感接踵而來。

 之前忙著寫資料倒是沒覺察出來,現在被汪教授一說,餓得不行了。

 門外的汪教授聽到沈瑩說“寫東西”瞬間想到了自己剛才砰砰砰敲門的動靜,有點兒不太好意思開口試探性問了一句:“那我剛才,是不是打擾你了?”

 “沒,剛好告一段落,我正準備出去吃東西呢。”這次沈瑩撒謊了,剛才的敲門聲確實打擾到了她,之所以沒有立即過來開門也是因為當時還有一點沒寫完,這才耽誤了一點時間,是等寫完手頭的資料她才來開門的。

 不過既然被打斷了,正好肚子餓了,出去吃個東西再回來繼續奮鬥剛剛好。

 餓著肚子工作,效率會大大降低。

 “教授,你也沒吃吧,正好咱們一塊。”沈瑩說完抓了抓披散的頭髮理了理,反手關上身後的門就準備出去。

 “行啊,我剛才剛到食堂沒看到你就過來逮人了,可不是還沒來得及吃。”

 “哈哈哈,那還真是不好意思了,讓汪教授您操心了。”

 “你啊,下次記得吃飯,比賽感覺怎麼樣,有沒有把握?”這是汪竹泉比賽之後第一次提到有關比賽的事兒,看出來了他真的擔心。

 “沒問題啊,就正常發揮。”沈瑩調皮比了個手勢,表示……拿捏了!

 這種難度的考試對於沈瑩來說還算好,正常發揮就行。

 “那就好那就好,你發揮好了我就沒那麼擔心了。對了,明天出成績,後天我們就得準備回去了,你提前準備準備別落下什麼東西。”汪竹泉鬆了一口氣,既然沈瑩說了正常發揮,那按照她的實力,最低要求也能拿獎,二等獎有可能,一等獎也能期望一下下。

 聽到後天就要回去了,沈瑩忍不住笑了:“終於可以回去了,我這幾天都沒吃好,回去我要好好大吃一頓。”

 麵包生菜,第一天吃還好,第二天已經沒有食慾了,幾天下來沈瑩真有些招不住,就算給她饅頭鹹菜也比麵包生菜好啊。

 沈瑩和汪教授過來食堂的時候齊杭他們幾個還沒走,他們看到汪教授真把沈瑩逮出來了,連忙起身示意:這邊這邊!

 汪竹泉看到齊杭他們那邊揮手的動作,領著沈瑩去了窗口領取食慾這才朝著他們幾個走過去。

 端著餐盤走在汪教授後邊,沈瑩剛坐下來,啃了一口麵包,就察覺到了對面看過來的灼熱視線。

 抬頭看過去,對上齊杭那張斯文清秀的臉,沈瑩開口問:“有事兒?”

 “嗯,你今天上午最後一道題答案是多少?”

 “最後一道題。“沈瑩想了想,淡定給了一個答案。

 然後她看到對面齊杭臉色不對勁起來,不止是他就是另外幾個同學聽到沈瑩的答案也有些不太好。

 對於他們來說最後一道題太難了,就連齊杭都是盡力寫了二十多分鐘,可是答案不正確,那寫再多也是白搭。

 是的,如今沈瑩的答案在他們心目中毋庸置疑就是正確答案。

 出國之前在京市培訓那幾天,加上這段時間的相處,已經足夠讓他們瞭解沈瑩這個人了。

 在數學方面沈瑩絕對是當之無愧的第一名,就連他們幾個面對沈瑩的時候都有一種被大佬支配的恐懼。

 他們幾個算天才了吧,可是比起沈瑩來說就不夠看了。

 每次測試都被按在地上摩擦,不止他們,齊杭也一樣。

 齊杭如今對沈瑩真的是完全改觀了,能這麼厲害的人,絕對不會是沈月口中那種人,所以他應該重新打量一下沈月了。

 或許,當初那件事真沒有那麼簡單。

 就在幾人坐著吃飯的時候,旁邊突然有一個高壯的沈瑩杵在沈瑩的旁邊。

 突然被遮住了燈光,沈瑩感覺自己周圍都變得黑暗了起來。

 反射性抬起頭,沈瑩便看到一個金髮碧眼的男人站在那兒,他大概有一米九的身高,身材微微發福,大肚腩看起來有一點可愛。

 不過,他們認識嗎?

 “你豪……”

 對方一開口,這一嘴讓人不敢恭維的口語就讓沈瑩嘴角控制不住抽搐了一下。

 很好,鑑定完畢,確實是來找她的。

 “你豪,深,我是……約翰,我們可以……”約翰教授艱難用自己最近學到的東方語言試圖和眼前的小姑娘交流。

 看到過來搭訕的約翰教授,汪竹泉也頗為好奇看過去,心裡暗暗奇怪,約翰教授怎麼認識沈瑩的?

 不說兩人年紀相差太大,就說沈瑩之前沒出國,而約翰教授也沒去過東方國這就很奇怪了。

 對於對方那濃重口音的語言沈瑩著實聽不下去了,微微一笑,開口用一口流暢的英語和對方打招呼。

 “你好,約翰教授。”

 僅僅是一句話,地道的口語就讓約翰教授露出了一副驚喜的神色。

 他是真沒想到眼前的小姑娘居然會有這麼出色的口語,和他們說起來完全一樣,沒有任何違和感,也沒有其他人彆扭的口音,聽起來非常流暢且舒服,甚至是一種聽覺盛宴。

 沈瑩這一口流暢的語言汪教授他們並不覺得驚訝,出國來參加比賽簡單的溝通交流是必備的,而且答題時候需要用到其他語言,沈瑩流暢的口語齊杭他們早就見識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