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的曉 作品

第35章 三五章(萬字更)

 “咚咚咚!”突如其來的敲門聲打斷了裡面謝長寧的侃侃而談。

 聽見聲兒,屋子裡兩人朝著門口看過去。

 大門緊閉,呼,謝長寧鬆了一口氣。

 可是他心裡又有一種不太好的預感,背脊一陣發涼。

 反射性瞅了瞅坐著的沈瑩。

 “門外不會是霍宣吧?”

 對於謝長寧尋求安慰的眼神,沈瑩笑了笑,挑眉,無聲表示知道呢?

 開門看看不就知道了,謝長寧緩緩起身,一邊朝著門口走過去一邊思索著,他剛才說話應該沒有很大聲,隔著門應該聽不到什麼吧?

 過了一會地,待打開門,對上門外霍宣的視線,謝長寧的自欺欺人被打破了。

 “哈哈,哈哈哈,霍宣你怎麼這麼快就過來了?”謝長寧尷尬笑了兩聲,頂著對方犀利的視線,繼續裝傻道:“來來來,快進來剛才我還和沈瑩提到你呢,說你一表人才,從小就是我們大院兒學習的好榜樣……”

 胡說八道,聽你胡扯!

 霍宣一個眼神看過去,抬腳邁步繞開裝瘋賣傻的謝長寧進了屋。

 客廳裡,沈瑩笑吟吟坐在沙發上,對於剛才謝長寧的胡說八道也是佩服,明明說人黑歷史,當著人就差把人誇上天了,這樣子謝長寧的良心是不會痛的嗎?

 察覺到沈瑩的視線,謝長寧厚顏無恥表示:良心痛總好過身體的疼痛,霍宣的拳頭可不是吃素的。

 悄咪咪看一眼霍宣那砂鍋大的拳頭,謝長寧心裡暗暗吐槽:一拳下去我可能會死!

 剛才給沈瑩說霍宣小時候打遍天下無敵手不是吹牛的,小時候大院兒這些個男孩子裡邊誰和霍宣幹架不是被打的鼻青臉腫嗷嗷叫跑回家?

 就算是長大了,那遇到霍宣,打起來也只有捱揍的份兒,一個打好幾個,霍宣這牲口還是個狠人,打人的時候自個兒彷彿感覺不到疼,記得有一次手都被人打骨折了,硬是用一隻手把對方成功送進了醫院。

 當然了,霍宣不是那種隨便打架的不良少年,那次把人送進醫院也是因為對方欺負了一個女孩子這種人渣就應該好好教訓然後送進去“吃飯”。

 而且當時霍才十五歲,比起對方來說沒那麼壯實,對峙起來霍宣是吃虧的,霍宣這人也是硬扛著把人打趴下了然後送到警察局。

 出事兒的時候他們一群發小都沒在霍宣身邊,後來知道這事兒的時候已經是隔天的時候了。

 也是從那次之後,霍宣開始每天鍛鍊身體,而不是像以前被老爺子逼著每天晨練還想方設法三天打魚兩天曬網。

 這不,現在瞅瞅人霍宣這大高個兒,這身板,人都進軍校了,他們一群發小還在大學混著呢。

 想必將來霍宣進部隊了,他們一個個還得聽家裡安排接下啦的路子怎麼走都還不知道,前途渺茫啊。

 短短几年時間霍宣從一個狗都嫌變成了“別人家孩子”現在人模人樣走出去誰不誇這小子一句“人模人樣”。

 況且大院兒裡邊不少長輩都說了,霍宣這小子在軍校表現得那是槓槓滴,無論什麼都是名列前茅,按照這個趨勢下去,霍宣將來進了部隊那也是重點栽培的好苗子。

 哎喲,想想就酸了酸了。

 坐在沙發上,對上霍宣看過來依舊犀利的視線,謝長寧朝著對方露出一抹討好的笑容。

 嘿嘿嘿,好歹當著沈瑩的面兒,給兄弟點面子唄。

 霍宣淡淡一個眼神掃過去,沒吭聲兒。

 三人杵在客廳氛圍清冷了起來,過了一會兒三人才重新談到沈瑩競賽的事兒,謝長寧這才感覺“氣溫回升”的快樂。

 十點左右,謝奶奶從外邊買菜回來了,這次一起回來的還有老爺子謝成功。

 謝成功剛處理完工作就趕回來了,在大院兒門口的時候碰上老伴兒了這不就一來回來了。

 這是沈瑩第一次見到謝老爺子,和想象中的差不多感覺,一身軍裝的老爺子到了這個年紀仍舊看上去精氣神十足,和家裡沈明老爺子不一樣的精神頭。

 還是部隊養人啊,都這年紀了看起來氣勢精神完全不一樣。

 背脊挺直,縱使他臉上帶著笑容仍舊能感覺出一股殺伐果決的軍人氣息。

 謝成功一進屋視線就落在了客廳那個纖細的女娃娃身上,看到人的第一眼謝成功還有點驚訝。

 這人確實像老戰友說的那樣長得忒好看了,比他們年輕時候文工團最漂亮的女孩子還要好看。

 想想老戰友那張黑臉謝成功就不明白了,怎麼歹竹出好筍,沈明孫女還能長得這麼好看啊?

 哈哈哈,想當初年輕時候那會兒沈明可是他們所有人當中出了名的黑,去澡堂子的時候一溜兒人當中就屬沈明皮膚最黑了,每次洗澡都要被大傢伙調侃一陣兒。

 瞅瞅眼前這小丫頭,白淨著呢。

 模樣長得好,這性子看起來也不錯啊,對上他的視線小姑娘一點沒害怕,反而落落大方抬眸看了回來。

 就這氣勢,不錯不錯。

 初次見面,謝成功對沈瑩這女娃娃印象非常好。

 如果說沒見面之前對沈瑩好是因為老戰友的緣故多多照顧幾分的話,那麼此刻見到本人謝成功對她的好就有那麼一兩分是出自於對年輕人的欣賞和喜歡了。

 “謝爺爺。”脆生生的嗓音主動響起。

 “唉,不用客氣,坐坐坐。”謝成功看到從椅子上起身打招呼的小姑娘愈加印象好了幾分,還是個懂禮貌的好孩子。

 不像旁邊坐著自己家那個,看到他回來一點動靜都沒有,就連霍家小子看到他回來都起身看了過來。

 一陣莫名涼風掃過,坐在椅子上的謝長寧抬頭看了看老爺子,一臉莫名:我又做錯啥了?

 謝成功取下頭上的軍帽放在旁邊的架子上,幾個大步走了過來坐在沈瑩不遠的椅子上。

 “你爺爺身體還好吧,一轉眼幾十年過去了,我們都好多年沒見面了,你們這些年輕人都長大了啊。”感慨兩句,謝成功打開了話匣子,接著開始說起他們年輕時候那些事兒。

 謝長寧對於家裡老爺子年輕時候的事兒已經聽得耳朵起繭子了,平時老爺子經常教訓他。

 而沈瑩對於老爺子說起他們那輩兒的事兒還聽得津津有味,挺有意思的。

 沒有經歷過長輩們那個年代,沈瑩聽著這些事還是很稀罕。

 謝成功看到好不容易來了一個願意認真聽他講年輕時候那些事兒的忠實觀眾,那心裡的訴說慾望就愈加上頭了。

 話題從他們條件艱苦到某某戰役,其中有歡樂也有淚水,人到了謝成功這個年紀,就喜歡講講年輕時候的事兒,可惜了家裡孩子都不愛聽。

 沈瑩這孩子是真捧場啊,謝成功一把年紀眼睛厲害著呢,是敷衍還是真心在聽他一眼就臘看出來了。

 旁邊謝長寧聽著不敢吭聲兒,他保證自己只要敢開口打斷,老爺子肯定站起來就踹他屁股!

 趁著老爺子說話的功夫,謝長寧看了看對面的霍宣,發現霍宣也在認真聽老爺子講話,謝長寧也是佩服了。

 就他們大院兒長大的孩子哪個沒聽家裡長輩講過他們年輕時候的事兒,在艱苦的條件下克服各種困難,在惡劣的環境下沒有吃的餓著肚子打戰,在煤油燈下看書……

 這些事兒謝長寧也非常佩服老一輩的人,但是聽的多了耳朵真起繭子了。

 瞅著沈瑩這沒見過面的樣子謝長寧忍不住感嘆一聲:嗐,總算有人給老爺子捧場了。

 再說,女孩子和男孩子還是不一樣的。

 男孩子聽事兒喜歡時不時插嘴搗亂問“為什麼”女孩子就不一樣了,乖乖聽著就算了,看到老爺子看過來的眼神還忒捧場問一句“然後呢?”聽到小姑娘這句,老爺子講的更來勁了。

 要不說人就想要一個乖巧聽話的女娃娃呢,看女娃娃多好啊,領出去別提多長面兒了。

 可惜了,到了孫輩兒,家裡一個個全是帶把兒的,難管教還脾氣倔。

 謝成功這會兒是越看越滿意沈瑩這小姑娘,長得好,性子好,謝長寧是瞎了眼才能退親吧?

 如果之前看過沈瑩這小姑娘,謝成功肯定不會同意退親,這麼好的小姑娘他就是打斷謝長寧的狗腿也得把人娶進門。

 再說了,家裡孫子又不止一個謝長寧,沒了謝長命他還有好幾個孫子呢。

 可惜了可惜了,架不住已經退親了啊。

 謝成功一臉“可惜了”的表情看的三個年輕人都有些莫名。

 廚房裡謝奶奶和家裡的王嬸兒已經開始準備做午飯了,沈瑩見狀本想過去幫忙,雖然她不擅長廚房裡的活兒,但洗個菜還是沒問題的。

 可是謝成功開口阻止了沈瑩,來者是客,怎麼能讓客人進廚房呢。

 “沈瑩啊,你會下棋嗎?”老爺子突然問了這麼一句。

 聽到這話謝長寧趕緊給沈瑩使眼色,那擠眉弄眼的樣兒一下就被老爺子發現了。

 謝成功直接抬腿踹了一腳過去,待看到沈瑩點頭的時候沒好氣朝著謝長寧開口道:“滾去去把我的棋盤拿過來。”

 看到沈瑩點頭的一瞬間謝長寧已經開始同情一會兒的沈瑩了。

 老爺子沒有別的愛好,就喜歡抽兩口下家兩盤,平時沒事兒時候就喜歡拉著家裡男性同志玩兩把,可是家裡男同志都不喜歡和老爺子下棋。

 你問為什麼?

 問就是老爺子太兇殘了。

 和別人下棋那是陶冶情操,和老爺子下棋玩一把下來,你自尊都要沒了。

 老爺子下了這麼多年棋那技術自然不必說,關鍵是老爺子喜歡下狠手,才不會因為你是新手或者看你年輕就給你留面子,讓著你。

 讓棋,在老爺子這兒,不可能的!

 所以,一會兒沈瑩這種柔柔弱弱的小姑娘不會被老爺子棋盤上殺到哭鼻子吧?!

 聽到老爺子要和沈瑩下棋,霍宣也看了看沈瑩,過了片刻才開口道:“謝爺爺我好長時間沒和您下棋了,要不咱們來一局?”

 “你也想來,那你排沈瑩丫頭後邊。”謝成功眼睛厲害著呢,謝長寧和霍宣打什麼小算盤他看的一清二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