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的曉 作品

第84章 八四章(六千更)

 沈瑩不願意吃愛情的苦,但是偏偏有的人就喜歡吃愛情的苦,比如已經重生一次的女主沈月就喜歡幹這種事兒,上輩子沈月一直認為是自己遇人不淑才會落到那般的下場是家裡人的不作為才讓她把日子活成了那般模樣,而這輩子她遇到陸豐絕對不會重蹈覆轍。

 已經熱熱鬧鬧準備訂婚宴的事兒了,最近的沈月用一句話來形容就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要她操心的事情也挺多的,每天都很忙,但是沈月樂意啊。

 一樣這麼忙的還有王紅雲,好歹是閨女的訂婚宴王紅雲不想出岔子,一有空就會去找陸豐的父親詢問訂婚事宜。別看王紅雲一把年紀了,然而長得還是不錯的用一句風韻猶存一點都不過分,年輕時候那會兒王紅雲也算是村裡一枝花了,要不是年輕時候腦子進水壞了名聲也不能找沈平山這個老實人接盤了。

 自從離開了沈家村之後王紅雲看到的世界不一樣了,外面的人事物都大大刷新了她對這個世界的認知,所以某些蠢蠢欲動的小心思也開始起來了。

 她今年才四十多,這兩年保養的好,走出去說是三十出頭也不過分,要是不說誰知道她兒子都二十多了,王紅雲認為自己這樣的年紀找個二婚應該不過分吧。

 而這個二婚人選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啊,她接觸下來最出色的我就是陸豐的父親了,有錢有權,而且這陸家人都性子溫柔。

 王紅雲一想到陸豐父親那張好看的臉,忍不住梅開二度了。

 要說提到二婚這個打算,王紅雲還是認為沒有安全感,特別是沈平山沒了之後她就愈加沒有安全感了。

 是,她有兩個兒子一個閨女沒錯,可是這有句話說得好啊,這孩子大了誰都靠不住,兩個兒子還沒結婚呢已經有自己小算盤了,沈月就更別說了,小算盤扒拉響著呢,最讓王紅雲擔心的就是沈月的身份,自從上次偶爾碰到蘇智慧之後王紅雲一顆心就沒落下來過,這不是親生的終究隔了一層,將來捅破這事兒誰知道沈月還會不會搭理她這個便宜養母。

 所以啊,王紅雲想著自己找退路,而且經過這段時間若有似無的接近,她看出來了陸豐父親也不是沒那方面想法嘛。

 而陸豐最近也覺得家裡氣氛不太對勁,主要是家裡都好像沒人,以前每次回來父親以及沈月的母親都會待在家裡能看到人,最近卻不是這樣了,每次他回來家裡都是空蕩蕩的,問起來的話,兩個長輩都說出去準備訂婚宴的事兒了。

 話說,訂婚宴有那麼多事情需要準備嗎?

 陸豐也曾經問過沈月這事兒,沈月也沒放在心上,還嗔怪他這個當事人不上心訂婚宴的事兒,搞得父母才那麼忙碌。

 沈月都這麼說了,陸豐還能說什麼?

 ……

 部隊。

 傍晚時分,大家已經開始往大堂那邊跑過去佔位置了,除了前面幾排位置被安排了之外後邊的位置都是誰搶到就是誰的,還有部隊家屬也會過去一塊看錶演,沒那麼多位置都得自己帶小板凳過去呢。

 還沒開始表演,大堂已經擠滿了人,家屬們也一個勁兒朝著後臺那邊看過去,就想看看文工團的姑娘到底有多好看。

 昨兒個就聽家裡男人說了今天有文工團表演,她們還特意打聽過了,聽說這次文工團來新人了長得那叫一個水靈好看,那部隊裡的單身小夥子一個個跟狼看到肉似的,那叫一個熱鬧喲。

 “哎哎哎,聽說了沒有這次文工團新來了幾個姑娘,聽說長得可好看了。”

 “還用嫂子你說啊,我們家那口子早就說了,他手底下那些小夥子早就蠢蠢欲動了,要我說咱們這就是狼多肉少,再說了文工團姑娘那條件一般人能看得上不?”

 “這話沒錯,我說也是,人家文工團姑娘眼界高著呢,看男人不僅得長得好看,還得職位高,那普通的兵人家十有**是看不上的。”

 “哈哈哈哈,說到長得好看,咱們部隊前段時間不是新來一個?”

 “新來的,哎喲喲,別賣關子了,不就是霍宣嘛,長得確實好看聽說家裡條件也好,京市人呢,我要是年輕個幾十歲,指不定我都有想法了。”

 “去去去,嫂子您還真不讓家裡那位吃醋啊。”

 “我怕啥啊,就咱們嘮嘮嗑罷了,再說我能看上人家,人小夥子也看不上我啊。”

 有時候這女人湊一塊可比男人猛多了,什麼都敢開口說啊,混不吝的程度比起男人來那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啊。

 提到新來的霍宣,嫂子們還真有話說,小夥子長得那是真好看,嫂子們還想著牽媒拉線做介紹呢,誰家還沒幾個適齡的小姑娘啊,條件這麼好的小夥子不得先下手啊,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可惜了,人家霍宣一口就給拒絕了,無論誰來說都不答應。

 嫂子們尋思著是不是有喜歡的對象了,要不然這麼不近女色?

 就是不知道誰家小姑娘這麼好福氣能被霍宣這麼好看的小夥子看中了。

 前面嘰嘰喳喳熱鬧極了,不少人都議論著這次文工團新來的姑娘,單身小夥子們多少有點那方面心思。

 而後臺這邊,文工團的姑娘們也沒閒著,有那麼兩個性子好動的姑娘還掀開幕布朝著前臺坐著的打量呢。

 一眼看過去一水兒的綠軍裝,個個瞅著都精神著呢,特別是長得好看的小夥子還會讓人多看幾眼。

 做在後臺化妝的白雪對那些都沒興趣,她就想知道今晚表演霍宣會不會來看。

 應該會來吧,文工團表演可是單位活動只要沒事兒都會過來的,一想到自己待會兒也要上臺表演,白雪一想到霍宣會坐在臺下看就忍不住心臟砰砰砰跳。

 有一點緊張了,一想到霍宣視線落在自己身上那種感覺,白雪就愈加緊張了起來。

 “白雪,白雪,你家那位今晚肯定會來看你表演吧?”有個同事推了推白雪,擠眉弄眼調侃道。

 “哈哈哈,那必須來啊,咱們白雪可是文工團最好看的姑娘,跳舞那更加是沒的說了,能被咱們白雪看上的男人那得多幸運啊。”

 白雪來文工團已經有一段時間了,文工團其他人也都知道了白雪進來文工團是為了她喜歡的小夥子,聽說是青梅竹馬一個大院兒長大的呢,這種青梅竹馬的感情太讓人羨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