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的曉 作品

第73章 七三章(六千五)

 “沈瑩, 有有事兒找你,能換個地方說話嗎?”霍宣視線落在眼前的沈瑩身上, 對上她那雙漂亮的眼眸, 霍宣心跳有些不規則。


 就在剛才開車過來的一路上霍宣已經想了很多很多,毋庸置疑他對沈瑩已經有了那方面的意思,或許之前他沒有這種想法, 但是兩天前見面之後沈瑩在他心裡已經變得不一樣了, 感覺不一樣。


 他這種情況應該不能說是一見鍾情,就是原本熟悉的人突然感覺就變了,這種情況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半個小時之前霍宣決定回部隊讓自己暫時冷靜一下, 然後再好好想一想他和沈瑩接下來應該如何相處,但是接到謝長寧的那一通電話之後, 霍宣意識到了, 他可以暫時冷靜,沈瑩這邊卻不能等,萬一他冷靜的這段時間沈瑩談對象了,那到時候他就是想清楚了也沒用啊,人都已經跑了。


 “我們到那邊去說吧。”沈瑩對上霍宣深邃的黑眸隱隱覺得對方找她應該是真的有事兒要說,遂抬手指了指不遠處一個人少的地兒,示意他們能過去那邊說話。


 “好。”霍宣一口應下來,隨即大長腿邁步朝著沈瑩剛才指著的地方過去。


 看到霍宣的動作, 沈瑩也邁步跟了過去。


 謝長寧看著兩人就這麼走遠了一段狙距離,仍舊有些一頭霧水!


 這什麼情況,霍宣難道不應該是來找他的嗎?


 還有啊,霍宣和沈瑩什麼時候關係這麼好了?


 作為過來人,謝長寧可謂是情場過客,視線盯著霍宣和沈瑩看了那麼一會兒, 然後察覺出不對勁來了。


 不,不對啊!


 謝長寧記起來前幾天霍宣的情竇初開,該不會……哎喲臥槽,該不會就是沈瑩吧?


 記起來了記起來了,謝長寧記得霍宣不對勁的時候就是見過沈瑩的第二天,前一天霍宣回來,那時候沈瑩和穆教授也在霍家,然後第二天他過去找霍宣的時候霍宣就有些不對勁了。


 越想越覺得自己沒錯,謝長寧此刻看著霍宣的眼神已經從好哥們變成看牲口的眼神了。


 沈瑩人家小姑娘才多大年紀啊,才十八啊,霍宣今年虛歲都二十四了,大了人家半輪呢,老牛吃嫩草啊?


 還有還有啊,當初取消娃娃親的時候不是說好了他妹子就是霍宣的妹子,這才兩年時間吧霍宣這廝就吃窩邊草了,還敢明目張膽來飯館這兒找人,簡直是無恥!


 謝長寧目瞪狗呆,被自己的猜測驚呆了。


 後邊,雷速他們一群人也盯著沈瑩的方向,比起謝長寧他們更加好奇了。


 不是說沈瑩是外地人,先是一個一口京片子的男人,然後又出現一個穿軍裝的男人,這人際關係不是一般的微妙啊。


 無論是之前那個還是現在這個軍裝男人,哪一個拎出來都比他們這群人看上去更有氣勢,兩人瞅著都不是一般人家能培養出來的人,沈瑩居然認識還是一出現就兩個。


 雷速對於沈瑩的人際關係這方面也不太清楚,他就知道沈瑩平時很忙在學校時候幾乎全部精力都在學習上,開學一段時間也沒看到沈瑩身邊有什麼男人,今天他藉口生日把人叫出來一塊吃飯一方面是想看看自己有沒有可能,還有一方面也是想幫沈瑩做介紹。


 飯桌上鬧騰的不高興,這會兒結束還能碰上這麼一出雷速都不知道自己心裡什麼想法了,有點酸又有點澀。


 明明知道自己沒機會,看到沈瑩和這麼出色的男人在一塊。雷速心裡多少還是有些不舒服。


 “這兩人誰啊?”一行人當中有個女孩子開口了,語氣裡是掩飾不住的酸裡酸氣。


 “誰知道啊,不是咱們圈子裡的吧?沒見過啊。”旁邊有人應了一句。


 “看起來不是一般人,會不會是軍區那邊的人,和咱們大院兒不是一塊玩兒的不認識也正常。”


 他們這群人大部分家裡都是從政的,和軍區大院兒那邊的人還真不熟。


 “我知道,確實是軍區大院兒的。”突然其中一個男人開口了,他一開口旁邊人都看了過來,就忒好奇這人怎麼認識軍區大院那邊的人。


 男人察覺到大家的視線,有些不太好意思開口道:“我也是偶然見過一次,那邊那個,軍區大院兒的謝長寧,還有那個穿軍裝是霍家的。”


 提到“霍”這個姓氏再聯想到軍區大院兒,他們很難猜不到是哪個“霍”家。


 京市軍的霍還能是哪個霍,那可是跺跺腳都能影響京市平靜的人物。


 嘶……


 沈瑩居然認識霍家人,剛才飯桌上任由他們怎麼打聽沈瑩硬是一點風聲沒洩露,還真是厲害了。


 不少人視線都看著那邊的霍宣和沈瑩,而不遠處的兩個當事人也沒有立即開口說什麼。


 隔著一段距離,他們開口說話壓低嗓音照理來說那些人是聽不見的,然而兩人就是沒有立即開口。


 氣氛頗為安靜,帶著一點點微妙。


 沈瑩身高只到霍宣的肩膀左右,遂她要看他的話還得抬起頭。


 一張白淨漂亮的小臉仰頭看著自己,霍宣原本不規則的心跳愈加快速了,砰,砰,砰,一下又一下。


 這要是說他還對沈瑩沒想法,霍宣都覺得見鬼了。


 大概又過了片刻,霍宣喉頭微微上下滑動,他緊張做了個輕微的吞嚥動作,不動聲色深呼吸,這才開開口了。


 “沈瑩,你今年十八了吧?”


 男性低沉沙啞的嗓音在耳畔響起,沈瑩驀地感覺耳朵有點癢癢的,那種感覺怎麼說呢,就想起猝不及防被霍宣那好聽的嗓音撩了一把的錯覺,有一種想要伸手撓一撓耳垂的衝動。


 “嗯。”沈瑩點點頭,一雙亮晶晶的眼睛仍舊瞅著眼前的男人。


 她隱約察覺到了霍宣接下來會說什麼話,眸光微微閃爍。


 對於談戀愛這種事兒沈瑩表示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咋的,她不僅僅是智商高,情商也不低好吧!


 而沈瑩苦惱的是,如果霍選把話題挑破的話,她要如何拒絕。


 是的,沈瑩的答案是拒絕,壓根就沒考慮答應這事兒。


 她今年十八,正式邁入成年人的階段,但是沈瑩沒打算這麼早考慮處對象的事兒,這種個人問題沈瑩目前不打算考慮,她剛進科研院沒多長時間,眼下還得申請新項目,哪來的時間處對象,談戀愛是需要時間的,而沈瑩真沒那個時間。


 霍宣也是聰明人,一看沈瑩眸光閃爍就知道她看出來他的想法了。


 可是,有些話他還是不得不說。


 霍宣的性子向來就是這樣,想到什麼就是幹,他不喜歡瞻前顧後,更不喜歡拖泥帶水,沈瑩是他二十多年的人生中喜歡的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女孩子,他不想給自己留下遺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