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3章 已讀亂回

曹正林見李寒江這樣,似乎也很不服氣,重複道:

“李大人,你聽錯了,我的意思是想要膜拜就膜拜吧,我曹正林受得起。”

李寒江點頭,“哦哦,五軍都督府打算給錦衣衛投資一千萬兩銀子啊,這……不太好吧,既然如此……小子就勉為其難的收下吧。”

曹正林徹底傻眼了,第一次見這樣逃避話題的方式。

難他天?

李寒江的已讀亂回的方式成功讓曹正林決定不在這個問題上再糾結什麼。

畢竟和牛彈琴那等於白談。

“走吧,李大人進去談事吧~”

李寒江一聽,立馬做了個請的手勢。

“總督大人請。”

開到房間後,曹正林也不指望,李寒江能夠給他倒杯茶水什麼的,自顧自的就找了張椅子,給自己倒了杯茶水。

一飲而盡。

“李寒江,說吧,叫我來幹嘛。”

李寒江一臉懵逼,“什麼?不是大人您自己來我這錦衣衛的嗎?”

見李寒江還要裝,曹正林看了看四周,也用五識感受到確實沒有什麼陣法波動,或著法力湧動後,開口道:

“花這麼大力氣,佈置這麼大的圈套,我現在都來了,你還彎彎繞繞可就沒意思了。”

“我是武官,沒心思搞你們那一套,有什麼事直接說。”

李寒江點了點頭,“哈哈哈,總督大人啊,您到荒域來沒少帶任務吧?”

“嘖嘖嘖,又是要對付宗室,又是要對付我的,我都替你感到累。”

曹正林呵呵一笑。

“為熾焰帝國掃除反賊奸臣,我就算是累死也是值得的。”

李寒江一聽,哈哈哈大笑:“哈哈哈哈,是嘛?那還是這個奸臣就是你的兒子呢?還掃嗎?”

曹正林並沒有受到李寒江的威脅,冷冰冰的說道:

“李寒江你不會以為真的憑藉著你那胡編亂造額記錄景象的古怪玩意就能把我拖下水吧?未免有些太天真了吧?”

“至於說五軍都督府方面,別忘了,我可是總督我說什麼那就是什麼。”

李寒江眯了眯眼睛:

“對了對了,我還聽說,這朝廷派了十多萬人馬,領隊的正是你的前輩,辛柱國啊。”

“這他一來,這荒域的五軍都督府可就不是你一個人說了算了。”

曹正林聽完李寒江的話後沉默了一會。

隨後皺了皺眉頭,摸著手中的茶杯,看向李寒江,“李寒江,你還真是手眼通天啊,辛柱國帶著軍隊朝著荒域開拔這事你都知道了。”

李寒江拱了拱手,“害,錦衣衛是替陛下辦事的,情報方面自然得厲害點了,不然還怎麼給陛下辦事你說是不是?”

不得不說,錦衣衛現在整體實力雖然說不上在熾焰帝國最強,但是情報能力說二,那還真沒人敢說一。

倒不是說錦衣衛的情報能力有多厲害。

全憑著先帝還在的時候,打下的基礎罷了,村裡都有錦衣衛,你別管人多不多,反正總有一個兩個駐村。

這十多萬大軍,他總不能飛吧,雖然為了保密走的比較偏,但難免會渡過一些偏僻的村子。

而這些駐村的錦衣衛基本上也是屬於放養狀態整天和個百姓一樣和大家嘮嗑。

這聽說一些情報也是正常的。

這也是錦衣衛的恐怖之處,戰鬥力雖然不是最強,但他無孔不入。

曹正林見對方似乎做好了十足的準備,也就不再多說什麼了,直接了當道:

“好了,直接說條件吧~”

李寒江也不墨跡,伸出一根手指,“第一走私生意五軍都督府就當沒看見。”

隨後又伸出了第二根手指,“第二,五軍都督府不能對付錦衣衛六扇門。”

接著又是第三根手指伸了出來,“第三,五軍都督府的練鐵房接我們用用。”

曹正林對於李寒江的條件是越聽越感覺到不可思議。

“李寒江,你當我許願池裡的王八?什麼話你都敢講?”

“就光第一條我就不答應,我最多答應你之前走私我既往不咎,以後不能在幹,這是在通敵……”

“第二條也不可能,對付你可不是我決定的,是皇室決定的,我不能左右。”

“還有第三條,李寒江,我該說你是膽大包天還是膽大包天?怎麼賣給敵國的鐵器供應不上了,還打算藉著五軍都督府的鐵器房幫你賣國?”

李寒江自然知道這三個條件多麼離譜,曹軍畢竟只是他的兒子不是他本人。

太過分了,搞不好對方還真大義滅親了。

因此不做好準備他是不會開這個口的。

李寒江擺了擺手緩緩道:

“曹總督別拒絕的這麼果斷嗎,聽聽我給你的條件?”

曹正林冷哼一聲,“不管你能開出多大的條件,這三條已經觸犯到我的底線了,是不可能能談的。”

李寒江沒有理會曹正林的話,在他看來沒有什麼是不能談,只有條件夠不夠罷了。

“第一,走私生意,你讓我在幹一個月,我給你一份天大的功勞,破獲走私大案子,而且起碼能抓捕一名敵國的高層起碼八段以上。”

“第二,奸臣和反賊比起來應該還是反賊危害更加大吧,我可以暗地裡幫助你對付宗室,這樣一來就算你沒對付了我,但是卻對付了宗室,這功勞也天大吧。”

“在皇室眼裡,我和宗室誰重要不用我多說吧。”

“第三所有收益,你拿百分之二十。”

說完條件後,李寒江笑著看向曹正林。

“怎麼樣?到了總督大人這個地位,想要再走一步,沒有天大的功勞很難走吧,清理宗室抓捕敵國高層,這兩樣加起來夠大吧。”

聽完李寒江開出的這些條件,剛才義正嚴辭的曹正林沉默了起來。

……

……

過了許久,曹正林忽然道:“李寒江,你的條件很誘人,我甚至都沒想到拒絕的理由。”

“但是我很好奇,你一個指揮使,要這麼多銀子幹嘛?養軍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