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寒籬 作品

第190章 接管厲城

當夜姜家在漁城大肆慶祝,滿城張燈結綵,全民都得了不少好處,把姜家的聲望又推高了一個新的層次。

姜家內部更是大擺宴席,就在姜家宴賓樓,姜家最高層圍坐一桌。除姜嵩、姜嵐和陳林外,還有姜嵩的兩個弟弟姜風和姜火和兩個心腹統領荊奇和連帆。

這兩名統領也是姜家從小培養起來的衷心耿耿的心腹,另外還有兩名年輕人分別是姜風、姜火的兒子,姜嵐的堂弟。

姜嵩堅持讓陳林坐於首席,在陳林的堅持下,陳林坐於姜嵩姜風之間的主賓位置。

圓桌上擺滿了山珍海味,漁城大蹩魚自然是必不可少,佔據了圓桌最中心的位置。

姜家自從姜嵩中毒後,闔府上下心急火燎,就再也沒有過像今日般相聚。

姜嵩長嘆道:“今次若不是陳林少俠前來,我恐怕已經化作冰冷的死屍永遠躺在冰冷的地下,姜家地位定然也已不保,陳少俠對我姜家的大恩姜家定會永世不忘!來我代表姜家敬陳少俠滿飲此杯!”

姜嵐幾人全都站起向陳林躬身敬酒,言語中充滿了敬意。

陳林端杯笑道:“我只是完成孔院長對我下達的任務而已,姜城主不必如此,來幹了此杯此事就此過去吧!”

姜嵐笑道:“我與孔林兄幼年相識,和他自不必說,但少俠的恩德我姜家會永遠銘記!來!幹!”

桌上所有人舉杯共飲,不一會酒過三巡氣氛逐漸熱烈起來,忽然下人來報,鄔家送來賠罪禮物,請城主示下。

姜嵐道:“讓他進來!”

下人應了下去通報,不一會一人進來,正是鄔元,手中拖一圓盤,盤中只有一枚空間戒指,跪下道:“家父身子有恙,吩咐晚輩送來賠罪禮,萬望城主不計前嫌收下,鄔家將不勝感激。”

姜嵐伸手拿過戒指遞給姜嵩,姜嵩略一檢視,滿意的點點頭,道:“回去吧,禮物收下了,改日我去探望你父親!”

“多謝城主!”鄔元面現喜色,聲音都有些激動道。

只要對方收下賠罪禮他鄔家也算是保住了。

鄔元退出後,姜嵩把戒指給陳林道:“此一役全賴陳少俠,這賠罪禮理當少俠收下。”

陳林推脫不要,姜家所有人都執意不肯,最後陳林只得收了。

酒宴一直持續到深夜才散去,姜家也重新為陳林安排了住處,自然是姜家最豪華的主樓。

陳林取出海凡和鄔元進貢的戒指,一番探查下來,直呼發財,激動的酒意一下子全部散去!

陳林按說是屬於富裕的一類,可跟這兩個戒指一比簡直就是窮人,錢財金幣不說,海凡戒指內光靈級極品護甲都有三件,武器兩件,其中一件是一把通體黑光流動的大弓,不知道是什麼材料製成,拿在手中異常沉重,用手隨意撥動弓弦都有迴盪的金鐵之音發出,嗡嗡的良久不絕。

陳林擺開架勢學著葉靈楓用力拉扯,只拉開七次就已經力竭,把陳林震在當場,心道我的肉身力量已經足夠強悍了,這弓怎麼只能拉七次,這弓身的力量也太變態了。

陳林拿著把玩良久,自己不懂弓箭也沒敢隨意煉化,連帶箭筒一起收進自己的空間戒指,然後把護甲取出一件件查看,件件都是靈級極品,都是不可多的寶物。

在靈級兵器和護甲裡面,別看靈級極品只比靈級上品高了一個小層次,但屬性威力能高出幾個層次,所以在極品裡面又有小極品,極品和極品中的極品之分。

海凡收集的這些極品都屬於小極品的範疇,雖然很難得,但還沒有到稀有的程度,只要出價夠高,還是能買到。

海凡戒指中除了兵器護甲還有許多的五彩能量結晶石,塊塊都是上品,每一塊裡都蘊含有澎湃的天地靈氣,這可是旅行居家必備的好東西,自己一直想備一些,可惜買不起。

陳林粗略清點一下共有八千多塊。

收起海凡的戒指又取出鄔元進獻的戒指,裡面有一雙鞋子和一堆上品五彩能量晶石,足足有五六千塊之多,鞋子取出一看居然也是靈級極品,名叫生雲鞋,意思是穿上此鞋行起路來就會腳下生雲,使速度大增。

陳林喜不自勝,以最快的速度煉化穿在腳上,果然感覺身體變輕了一些,走起路來無比的輕鬆。

現在回想起來怪不得姜嵩滿意的點點頭,原來有這件寶貝,估計姜嵩早就知道鄔家有這寶貝,心裡垂涎已久,沒成想最後便宜了自己。

第二日一早,姜嵐親自端來早膳,伺候陳林在房間吃了。

陳林道:“姜姑娘,城主可在府中?”

姜嵐道:“在,還特地囑咐少俠吃過早膳後前往議事,說有要事相商。”

“哦,那趕緊過去吧,此間事了我也該回去了。”陳林道。

“回去?回哪裡去?”姜嵐一愣道。

“當然是迴天博學院了。”陳林道。

“這麼急幹什麼?魚夢澤景色秀麗多姿,遊覽一番再回不遲!”姜嵐道。

“是嗎,先去見過城主再說吧。”陳林隨口道。

姜嵐見陳林沒有反對,喜道:“那好,咱們走吧!”

二人來到議事堂,姜嵩,以及姜風、姜火,荊奇、連帆都已經在等待,見陳林到來都起身相迎。

幾人客氣幾句落座後,姜嵩道:“一早請少俠前來是商議厲城之事。”

“厲城之事?關我何事?”陳林心內迷茫道。

陳林說完,包括姜嵐一愣,好一會姜嵩才道:“怎麼不關你的事?你擊敗海凡,你現在就是厲城的城主了!”

陳林大吃一驚道:“啊!不會吧?我哪裡會做什麼城主!”

陳林話音落地,眾人立即哈哈大笑起來。

姜風笑道:“陳少俠真是風趣,別人一聽能夠得任城主那是高興的幾晚睡不著覺,少俠可好,一聽反而驚訝。”

姜嵐也笑道:“管理一城是很艱難,但好處是非常的之大,你想一城方圓幾千裡供養你一人,你的修煉速度會大大提高!”

陳林一聽來了興趣,道:“這倒是不錯,姜城主,現在需要做些什麼?”

姜嵩道:“現在當務之急是前往接管厲城,把海凡的勢力清除掉。”

“明白了,我需要城主借我一些人手。”陳林略一思索道。

姜嵩哈哈大笑道:“這是自然!姜嵐、荊奇、連帆聽令!”

三人連忙站起接令!

姜嵩嵩繼續道:“即刻起!你三人帶領本部兵丁歸入陳少俠麾下,隨陳少俠前往厲城!”

三人轟然應是。

陳林道:“多謝城主支持!”

姜嵩笑道:“少俠不必謝我,這是你應得的,兵貴神速,少俠,應立即啟程前往厲城,晚了厲城必然有所防備,想接收就會麻煩許多!”

陳林點頭應是,帶領三人稍事準備,先期只帶五百精銳,帶著海凡的屍體火速趕往厲城。

厲城距離漁城近五千裡,陳林一路全速奔襲,只用四日就抵達厲城城下。

當海凡的屍首被丟進城主府時,城主府才知道海凡已死,海凡的黨羽欺陳林只是個陰陽境後期,還打算抵抗,瞬息後都斃於烈陽槍下,餘下的人全部化作鳥獸散。

又過了三日,厲城所有海凡黨羽被全部清理完畢,陳林吩咐姜嵐出榜安民,頒出陳林的第一道和第二、三道政令。

第一道政令就是廢除海凡的密告法。

第二道政令就是姜嵐依據漁城政令改編過來的律法,只是陳林把漁城的十稅一,改為二十稅一,私自加徵者立斬!

第三道最令百姓歡迎,就是陳林永久免徵進城費!

三道政令一出,城裡百姓奔走相告,沒過十日,厲城景象為之大改,流失的民眾快速回歸,關閉的店鋪紛紛開業,各條營生也漸漸煥發了生機,街頭巷尾城裡城外也繁榮起來。

期間又有兩波海凡的殘餘力量反撲,都被陳林帶領荊奇連帆剿滅,殺的是一個不留。

厲城百姓也非常的擁護陳林的統治,他們被壓榨的實在是太苦了,終於盼來一位開明愛民的城主,自然對陳林愛護有加,反對的力量稍有異動就會被舉報到城主府。

陳林自然不會手軟,統統剿滅。

陳林在厲城待了近一個月,厲城的一切都步入正軌。

姜嵐是一位合格的施政者,荊奇和連帆是兩位合格的統領,把厲城管理的井井有條,城主府的力量也急劇擴大,天博學院歷練的弟子們也開始往厲城匯聚,天戰宗的痕跡幾乎蕩然無存。

這一日,陳林把姜嵐、荊奇、連帆召集到書房,道:“我離開天博學院已有近兩月時間,現厲城之事已畢,百姓安居樂業,我也該回去了。”

三人聞言一愣,頓時有些不知所措起來。

他們同陳林相處一月有餘,深深的被陳林的大善大勇和發自內心的眾生平等所折服,在這份大博愛中實力居然退居到第二位。

姜嵐急道:“你走了厲城怎麼辦?”

陳林笑道:“這就是我把你們召集過來的原因,我走之後姜嵐就是副城主,代我行使管理之權。荊奇、連帆繼續統領城府兵,保厲城一方安寧!”

姜嵐首先反對道:“我做不來,你走了厲城百姓能聽我的嗎?”

陳林道:“這個你放心,你只是副城主,名義上的城主還是我,對外宣稱我閉關去了就行了。我走之後你記著最要緊的事,就是要常把你父親邀來住些時日,好震懾一幫宵小,讓窺伺厲城的人不敢妄動,才能保厲城平安!”

三人再次挽留,奈何陳林去意已決,無奈之下只的按照陳林安排行事。

第二日陳林悄然離城,除姜嵐三人外並未有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