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6章 養殖?

如今飼養家禽的收益,也已經逐漸顯現了。

普通莊戶人家,只要家裡的家禽還能下蛋,那就是寶貝。

因為現在到處都有收購雞蛋鴨蛋的工坊。

李家的宗親們,真是將這門買賣做到了極致了。

現在要是提出來鼓勵大家養豬的話,應該不會像最開始那樣困難了吧。

不過養豬的投入,要比養家禽高一些,要單獨給他們建造圍欄豬舍,每日還要投餵........

投餵成本還是挺高的,家禽的話,在家吃的不算多,白天放養,晚上自己也知道回家.......

李覆在建養殖場和散戶養殖之間反覆思索。

書院開學之後,食堂的食材,要儘量的穩定下來才行。

而且,只有穩定的供應,才能最大程度的保障安全。

因為也不排除有人看不慣書院,想要暗戳戳的使壞,最可怕的是,把這種壞,使到學生身上,那可就遭了。

“食堂還是要增派人手啊。”李復說道:“往後食材的採購,也需要專門的人來負責。”

對於書院如何運營,增派多少人手,柳娘不多說話,一切都聽從自家郎君的吩咐。

她不懂這些,把飯做好,就是她最想要做到的事了。

讓柳娘先回去吃飯,李復自己繼續坐在飯桌旁邊,一邊吃飯一邊想這些事情。

“唉,飯菜都不香了。”李復自顧自的唸叨著。

果然,處理這些雜事會讓人變得很滄桑啊。

小桃從門口接過廚房那邊送來的飯菜,來到屋子裡。

“郎君,今天的飯菜是不合您的胃口嗎?剛才在門口,聽您唸叨說什麼飯菜不香。”

李復搖了搖頭。

“跟飯菜沒關係,是我有心事啊。”李復說道:“最近這兩天不是處理書院的事情,處理我的心煩意亂的。”

“郎君要是不想處理了,乾脆就交給其他人嘛,到時候您有什麼想法,直接跟其他人說,若是他做的不好,郎君懲處之便是了。”小桃說道。

“我也不能總是那樣,將事情都交給別人做不是,書院的事我是最上心的,還是自己研究研究吧。”李復說道:“或許,這些都不是一天兩天就能夠考慮周到的,是我太著急了。”

聞言,小桃再次安慰了李復兩句。

“您要是有什麼疑惑,為什麼不找陸博士商議商議呢?”小桃問道:“按照您以往的打算,書院的事情,繞不開陸博士,而且,陸博士的弟子就在書院,他也可以幫忙做許多啊,書院招生什麼的,凡事親力親為,您可不就累嘛,閻少匠管著工地,也並非是什麼事都自己做,總攬大局嘛。”

李復無奈苦笑。

養豬的事兒也找陸老頭商議?

那陸老頭不抄起柺棍給自己打出來,那就神奇了。

不過小桃說的也對,招生的事情,繞不開陸老頭。

書院建的這麼好,頭一回正兒八經的招生,那不得認認真真的?

而且,書院裡的先生,也要確認下來,兩位先生,肯定是不夠了。

陸老頭就算是在書院,也不能每天都給學生上課了,他還有屬於自己的事情要做呢。

“那就明天去見見陸博士吧。”李復笑道:“吃飯!”

次日,李復忙活到中午,才去找陸德明,還一同帶了好酒好菜過去。

正趕上飯點。

陸德明家裡也做飯了。

“老陸啊,給你帶了好酒好菜。”李復說道。

“你來的倒是正好,剛打算要吃飯呢。”陸德明笑呵呵的說道。

李復順勢坐在了飯桌旁。

“今天沒什麼胃口,就讓家裡的人,簡單的做了點湯菜。”陸德明笑呵呵的說道:“當然,跟你家的廚子是沒法比。”

“嚯,你這湯,不知道的我還以為我家洗菜池子堵了。”李復嫌棄。

“來,正兒八經吃點喝點。”李復將食盒放在了桌上,又讓人將桌子上的這些飯菜給端下去。

陸德明看到桌子上的這些飯菜,笑了笑。

“真是羨慕你啊,一天天的,過的神仙般的日子。”陸德明說道。

李復給陸德明倒了一杯酒。

“什麼神仙般的日子,勞心勞力的時候你不也看到了嗎?整個莊子,都指望著我呢。”李復說道:“那是一點都不敢懈怠。”

陸德明端起酒杯,喝了點。

“今天這酒,不是武德酒啊。”

李復笑了笑:“酒這玩意兒,裝在瓶子裡像水,喝到肚子裡鬧鬼,喝多了,說起話來嘬嘴,走起路來抖腿,晚上口渴找水,早上起來後悔,結果呢,中午酒杯一端,感覺依舊很美,大白天的,喝點清淡的,氣氛到了就行了,又不是什麼酒蒙子。”

陸德明笑道:“懷仁,你這也是另一種出口成章啊。”

李復擺了擺手。

“什麼出口成章,上回在長安城,在你家喝酒,那是我唯一一次喝得不省人事,丟人丟大發了。”李復說道:“這都是切身體會。”

尤其是醒過來之後,小桃還幫著回憶,都沒臉聽。

“哈哈哈哈哈。”陸德明聞言,放聲大笑。

“聽說你最近在親自忙活書院的事情。”陸德明說道:“什麼時候,我搬到書院去?”

“書院那邊不是還在收尾嗎?不過,在開學之前,肯定能搬過去的,眼下有點問題就是,人手不足,僕役什麼的好招攬,但是教書的先生,管理書院的人,不好找啊,老陸.......你看看。”

“得,我就知道你涇陽王的酒,不是那麼容易喝的。”陸德明說道:“人手的事兒,我可以幫忙叫一些老友過來,他們好些個都是賦閒在家,有的只是掛了個官銜,有的,也不喜歡做官,書院是個好地方,我相信,這裡足夠打動他們。”

“而且,老夫在這裡,老友相聚,也是幸事一樁。”陸德明說道:“有的人啊,我已經寫信過去了,馬上著人接過來就是了,有的人,我現在可以寫信,邀請他們。”

“好啊老陸,這事兒你不早跟我說,讓我擔憂這麼久。”

“你也沒問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