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0章 穿上喜服(第2頁)

  所以不管是把自己的想法說與他聽;亦或是告訴他自己只是和楚瀾情不自禁,再一不小心就做了那事;再或者明確表明她和楚瀾就是食髓知味,夜夜糾纏……

  她都預想到後果會是什麼了。

  於是乎,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

  “沒成親啊。”章青酒眨了眨眼睛,一臉天真的模樣,“鴻鴻你想說什麼?”

  “我……”果不其然,一看到章青酒這麼一副“懵懂無邪”的模樣,衛圖南到了嘴邊的話反而說不出口,也問不出口了,最後只好長嘆一聲,狠狠地轉過了頭,捏了捏拳頭,“這個楚瀾,我真是,便是太子又如何?讓我回去不好好收拾他!”

  雖然衛圖南聲音很小,但仍然被近在咫尺的章青酒一字不漏的聽進了耳朵,好笑之餘,又莫名的覺得心裡淌過一陣暖流。/

  但是,鴻鴻這是忘了嗎?楚瀾可不僅是太子,還是他的人皇陛下啊。

  二人下樓吃早膳時,看著一個個瞬間朝章青酒投來驚豔的目光,衛圖南不由得在暗暗嘆了一口氣,果然不出他所料。

  輕輕咳嗽一聲,衛圖南上前將人擋在了自己身後,扯了章青酒的胳膊來到一個較為角落的位置坐下。

  這是一間邊境的客棧,來往食客眾多,若非店家因為人手少無法將早膳送進住店客人的廂房,衛圖南想他絕對不會帶著身邊的人下來吃堂食。

  好在這客棧雖然不大,但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早膳做得也不錯。

  “你如今可不是一個人的身子,得多吃一點。”衛圖南給章青酒將面前的碗給添上道。

  “嗯。”章青酒點了點頭,正要開吃時,旁邊的桌子突然過來一群人。

  其中一人一坐下就開始唉聲嘆氣,“哎,哥幾個,要不我說咱們吃了今日這早膳,就散夥算了吧,這生意我看是沒法做了。”

  很快就有人回道:“我也覺得散了罷,且這大徽和丘狄不知道要打到什麼時候。便是停了,這兩邊會不會繼續通商,都說不定呢!”

  “既然你們都這麼說,那就散了罷,各回各家,各找各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