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喵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三百九十九章 景城宸家

    “不可能!”

    秦振飞严厉呵斥一句,觉得自己的女儿怎么也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来……

    但是那录音,完完全全就是自己女儿的声音,秦振飞的瞳孔脩得放大,不敢相信。

    心里嘀咕的同时,立即又看向了慕庒,呵斥道:“肯定是你们龙海帮误人子弟,教唆我女儿这样做的,我女儿才十岁不到,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有这种心机……”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慕庒轻笑一声,看向了秦振飞道:“秦总,没有十足的把握,你觉得我慕庒会信口开河么?不然,我现在再让我的属下给你女儿通一下电话,你就知道,是我们教唆,还是你自己的女儿本就如此恶毒,小小年纪就有这种心机了!”

    话落,慕庒眉头一挑,看向秦振飞:“这录音完全可以去找警方鉴定,是真是假,试试便知!”

    看着慕庒如此镇定,秦振飞的心里慌乱了。

    这件事情一旦报警,可能女儿真的会去少管所,而且他最疼爱的女儿,就会从此被世人笑话,以后在景城哪里还有容身之处……

    秦家是名门世家,也丢不起这个人。

    最主要的,秦二叔那边要知道这个,老爷子他们也会震怒,以后秦善也会被逐出家门,连带着他也会被老爷子不信任。

    名门世家里的争夺本就是黑暗的,巴不得找个把柄踩死对方,他这么多年在老爷子面前建立的信任,不能功亏一篑。

    想了良久,秦振飞努力的镇定自己的情绪,然后看向了慕庒,咬牙切齿道:“好,那你倒是给我说说,你想怎么解决?”

    慕庒一看秦振飞三两下还真的被制服了,他立即将这段时间的火气发作了出来。

    如若不是考虑组织要洗白,这个时候不宜起冲突被关注,他早杀到景城秦家老巢去了,还能给秦家这般嚣张。

    不过,秦家愿意服软,慕庒也不会得罪人,如今这关键的节骨眼,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解决事情很简单,你先前伤了我手底下的人,赔偿所有人的医药费精神损失费,还有帮着地头蛇他们帮抢去的场子都得一样不少的还给龙海帮,另外,保证从此井水不犯河水,再不插手这海城的事情,也不得针对我龙海帮,我就放过你女儿,这证据就交给你,不过为了以防口头不算,我们需要签个保证书,一式两份,各执一份,也是为了以后安宁!”

    “若是秦总爽快答应,从今以后就谁也犯不着为难谁,若是不答应,我龙海帮豁出去了,也能伤你秦家一伤,另外你女儿这辈子也就彻底毁掉了,日后可没有人敢要一个少管所出来的人做媳妇吧!?”

    秦振飞听着这一番话,心都气肿了。

    可是现在,名声大于一切的年代,秦振飞丢不起那个人,也绝对不能让宝贝女儿秦善的一辈子就这么的毁掉。

    如此想着,秦振飞是真的后悔,真是把秦善给宠坏了,平时也不注意,才让那孩子学会了这么一套东西。

    没有办法,秦振飞现在就只能答应,没有别的选择,最终答应后,憋了一肚子火气扬长而去。

    刹那间,地头蛇的老大黄三见状,这段子有了秦家的财力支持,壮大了不少,和龙海帮对着干可开心了,但是秦家这一撤去,哪里还是慕庒的对手。

    瞬间,他立即和颜悦色的道歉:“龙老大,这段时间,都是小弟不对了,打扰你了,我这就告辞,祝你生意兴隆哈!”

    说完,黄三脚底抹油就想溜掉,却被慕庒直接喝住。

    “黄三,你什么时候见过老子被人欺负的不吭声的就能放人走?”

    一声呵斥,黄三吓得直接腿软,转身谄媚的赔笑:“龙老大,您放心,我一会回去就把所有经营的场子都还给咱们,另外这段时间的营业额我照赔不误!”

    慕庒却冷眼扫了一眼,然后看向王海:“你处理吧,别惊动了上头!”

    说完,慕庒直接转身,孤傲的离去。

    不一会,身后传来了呜呼哀哉的惨叫声。

    慕庒一回了自己的屋子里,立即给夏家打了一通电话,正好接电话的是苏渺。

    “丫头啊,你说的法子还真是一试就灵,秦家已经道歉赔偿解决了,不过,你怎么知道秦振飞就一定吃这一套?”

    苏渺在电话那头笑嘻嘻的解释:“爱女心切,秦家家大业大,哪里丢得起这个人,这下子干爸是不烦恼了吧?”

    “不烦了,要不是特殊时期,干爸想洗手不干,撤出海城出国顺便办移民,不然才不会为这点小事苦恼!”

    “干爸,你现在就要移民?”苏渺记得几十年后的慕家出国也是九十年代的事情了,现如今早了几年了。

    “是啊,毕竟正经过日子才是事,国内已经没有干爸的容身之所了,你要愿意,干爸带你一起走啊?”

    苏渺笑着拒绝,但是内心也佩服慕庒拿得起放得下,四十多岁就不恋战,筹谋以后了,也难怪几十年后的慕家在国外是那么的壮大。

    她想起正事,立即追问道:“干爸,既然事情办成了,那是不是要允诺了啊?”

    慕庒想起之前答应苏渺的事情,十分爽快的说:“好,你说什么条件都行!”

    苏渺毫不犹豫道:“那好,那请干爸说出,除了秦善横插一脚,还有谁要买凶绑架我?是景城的谁家?”

    她话音才落,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久。

    苏渺立即问了一下:“干爸,你有听见吗?”

    慕庒轻咳了一下,十分为难:“丫头,你又何必如此执着为难?”

    苏渺闻言,眉头一皱,反问一句:“干爸,如果有人存心害你,但是失手了,你会不着急去找真凶吗?万一以后再被伤害呢?”

    慕庒在电话那头长叹了一口气,道:“你这丫头,一会我叫别人送一份信给你,上面自有你想要的,我这可就没有说出来,也不算破了信义!”

    “好!”

    苏渺挂断了电话,焦急的等待着慕庒那边派来的人,一直到天黑,才有人来,她接到信立即迫不及待的打开了,只见上面只写了四个字:景城宸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