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为聘:冷王的天价王妃- 第三十一章圣寿(二),垂丝柳在线言情
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三十一章圣寿(二)

    后宫,就是一个争斗的市场,你不去找麻烦,麻烦自然会来找你。唐宁正在屋中练习书法的时候,一个风风火火的女子便闯了进来,后面跟着几个粗壮的侍女。唐宁暗自奇怪,宫中多佳人,就算是宫女也都是体型苗条,秀丽可人的一类。那女子将唐宁上下打量了半天,嗤笑说道:“你就是唐宁,长得一副狐媚样,天生就是勾引男人的贱种。”唐宁不明所以,睁着无辜的大眼望向这名红衣女子,那纯净的眼神很容易让人升起保护欲。不过红衣女并不理睬,“你不必在我面前这幅假惺惺的模样,我不是姐夫,不会受你蛊惑。”

    唐宁明白过来,原来是代王妃。代王妃是徐达的次女,也就是朱棣的小姨子。她的善妒是出了名的,以致代王府的妾侍经常离奇死亡,大家都明白原因但是碍于种种只能心照不宣。面对这么一个凶悍的女子,唐宁不得不小心应对,俗话说,不怕你讲理,就怕你不讲理。,

    “唐宁原不识得代王妃,失礼之处还望海涵。”说完之后,吩咐自己身后的宫娥,“还不给代王妃上茶?”

    “不必了,谁知道你的茶中有没有毒,若是有个万一本王妃哭都来不及。”尖酸刻薄的语气讽的唐宁些微恼怒。“既然代王妃不是来找‘茬’的,敢问您有何贵干?”

    “哼,我告诉你,别以为你有几分姿色便可以蹬鼻子上脸,我姐姐脾气好,我可不是好欺负的。原本姐姐和姐夫少年夫妻,恩爱非常,自你出现之后姐姐就受了好多委屈。”说完之后,便围着唐宁转了几圈,“本王妃看你这张狐媚子的脸也不怎么样,还不如毁了的好。”说完,她身后的几名侍女便上前来欲将唐宁按住。唐宁自然是不从,忙施展翩然步法跑向门外。几名侍女只见“嗖”的一道人影划过,唐宁便不见了踪迹,愣在那里不知如何反应。代王妃也呆了小片刻,反应过来后,怒道:“你们愣着干什么?给我追。”

    若是平时,唐宁岂怕这几个仅有蛮力的女子,但如今,没跑几步唐宁变气喘嘘嘘。身后的代王妃一行人离自己越来越近,眼见便被追上,一袭青衣从空而降,落在唐宁面前,唐宁不得已停住脚步。此时的唐宁跑的鬓边的头发掉了几缕,垂在脸颊上,增添了几分魅惑。朱权不禁想起那个早上,透过发丝看到的绝色容颜。

    代王妃追上之后,伸手便欲朝唐宁脸上打去,“小贱人,我叫你跑。”朱权伸手一拦,那双玉手便停在空中,皓白的手腕上戴着一红一绿两只镯子,材质都是上乘,没有任何瑕疵。单独看的话,确实是难得的佳品但被代王妃这么一戴,唐宁亦缺失了赏析的雅兴。

    朱权将唐宁护在身后,便松开了代王妃的手,“十三嫂,敢问这是唱的哪一出啊?”语中带有几丝寒气。

    代王妃这个人吧,说白了就是欺软怕硬,柿子还专拣软的捏呢。朱权本是皇上第十七子,母亲早亡,在皇家中确实是不占优势的,但如今人家镇守大宁,带甲八万,革车六千,其中朵颜三卫更是勇猛异常,堪称大明第一军。自然不是自家懦弱无能的代王所能比的。不由谄媚笑道:“原来是十七弟啊,嫂子眼拙,刚才竟没看见真是该打。”脸上的笑意说是能融化三尺冰雪一点也不为过,只不过在看向唐宁时,眼里散发出的恶毒目光仿若一条涂着信子的毒蛇。

    朱权自然没错过代王妃眼里传出来的信息,脸上的神情不变,话语中确是增加了几分冰冷,“十三嫂是来看望惠母妃的吧,这会怕是惠母妃等急了,嫂子还是去看看吧。还有,父皇崇尚节俭,在封地的时候嫂子怎么样随您心意,但这是宫中,,嫂子还是多为十三哥考虑一下,免得惹祸上身,让别人说您藐视皇威。”

    朱权不好当面为唐宁训斥代王妃几句,便借着别的由头说了几句。代王妃心是憋了一肚子的火啊,但她不好当着朱权的面发作,只得讪笑道:“十七弟提醒的是,嫂子以后注意了。想必现在母妃等急了,嫂子便不多呆了。”代王妃说完之后愤愤离开。

    朱权见代王妃走后,便转过身来看向唐宁,原本是黑着脸,傻子也看得出来一脸的怒气,但是唐宁无暇顾及,脸色苍白,得知代王妃走后,神经一松懈,便晕了过去。朱权见她如此情景,顾不得此时自己的身份,便打横抱起她,大步离去。

    内室中熏着上好的檀香,一名蓝色宫装的女子靠在美人榻上,绣着手中的荷包。那眼中传露出一种幸福的东西。

    “母妃又在为父皇缝制贴身物品了。”代王妃在一旁静静陪着,静稳和淑,同那名撒泼的红衣女子简直是判若两人。

    那名蓝色的宫装女子即是惠妃,滁阳王郭子兴的亲生女儿,亦是朱元璋原配马皇后(郭子兴养女)的妹妹。和顺地对着自己儿媳说道:“孩子,刚才听宫女来报说你在御花园中奔跑,究竟是为了什么?”

    “母妃,我姐姐命苦啊。”代王妃一说,惠妃便明白是什么因由了,她便顺机说道:“男人三妻四妾那是常事,更何况帝王之家,咱们女人好好的相夫教子便可以了,争风吃醋可是会受厌倦的。”

    代王妃紧紧咬住唇不言语,凭什么?为什么男人可以三妻四妾,女人就得从一而终?她不服,她要抗争,她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她就是要让那些狐媚子受到代价。

    “婉容啊,明天就是你父皇寿辰,这个时候你可千万不要惹事。”惠妃见代王妃这个样子,不由语重心长的吩咐道。

    朱权抱着唐宁匆匆走向自己曾在宫中的居所,将她安置在床榻上,伸出三指扣向那冰雪般莹白的手腕。良久,眉头紧紧蹙起,自怀中掏出一粒丹药喂服下去。^_^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