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为聘:冷王的天价王妃- 第十五章别后相逢,垂丝柳在线言情
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十五章别后相逢

    一路南行,唐宁发现不少武林人士纷纷向光明顶聚拢,不由回忆起几日前的烟雨楼之会。关于明教,唐宁多少有所耳闻。他们行事诡异,不与武林正道为伍,故被视为邪教。三十年前,少林、武当、峨眉、昆仑、崆峒、华山六大门派围攻其总坛光明顶,明教险些灭亡。多亏一武功绝顶的少年横空出世,才扭转局面。自明教助当今圣上平定天下之后,便极少在江湖走动,令其更加神秘。

    传闻,四年之前,一袭青衣少年力战明教数名高手,震惊光明顶,被众人推举为第三十五任教主。

    传闻,第三十五任教主以银色面具蒙面,手段狠辣,冰冷无情。

    传闻,这位青衣少年名为——明轩。

    仍记得,破庙之中,他遍身刀伤,却不失气度风流,融了冰雪,醉了日月。

    她不是没见过优秀的男子,且不论朱棣天皇贵胄,英气逼人。弄月公子气质天成,暗了婵娟;千金公子风流倜傥,妒了韶光;踏浪公子冷酷潇洒,隔了尘嚣,却不知为何,总有个身影在自己脑海。他伤势应该好了吧,唐宁想到。

    “宁儿,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自烟雨楼之会后,唐宁一直心绪不宁,吴亦辰怀疑她是不是生病。

    “没有,亦辰你说明教真的和‘天鹰’有关系吗?”

    “我看未必。虽然数十年前,白眉鹰王曾脱离明教建立天鹰教,但自明轩掌权以来虽行事诡异却从未涉及过江湖纷争,如今只是不知南宫楚这小子搞什么鬼?”吴亦辰分析道。

    “一切静观其变”吴亦凡对吴亦辰说道,眼里是浓浓的关心。看向唐宁,只微微点头示意,欲语还休。如今,亦辰越来越黏唐宁,其中的爱慕之意显而易见。可她毕竟身份特殊,不是亦辰可招惹得起的。

    “唐姑娘可是初次行走江湖,不知以后有何打算?”吴亦凡浅笑而问。

    “多谢吴大哥关心,我唐门冤仇未报,不敢考虑自身太多。”唐宁不知吴亦凡为何会有此问,只得隐隐答道。

    “过问姑娘私事,实在是吴某不该。不过吴某确有一事相求姑娘,万望姑娘应允。”

    “吴大哥有话但凡请说,唐宁尽力为之。”

    “既如此,我便直言了。如今亦辰已二十有四,家母为其婚事操心不已。虽早已定好表妹佩蓉,可他却迟迟不肯完婚,反而流连花丛越发不像话。如今姑娘的话他还是听得进去的,望姑娘可以规劝他一番。”吴亦凡徐徐道来,纵然知道此举有伤亦辰情感,却不得不如此。

    “大哥,你怎么可以这样?”吴亦辰愤怒道。

    “我这是为你好,亦辰,你……”吴亦凡声音滞住,后面的话却说不出来了,为了吴家,只得如此,只得如此啊!回过身去,不再看吴亦辰失望的脸。

    “亦辰,怎么不早说你有婚约,这是好事啊。你也不小了,合该成亲了。”唐宁笑对吴亦辰道,她是真的希望吴亦辰能够有个知冷知热的人在身边。佩蓉,她见过,对吴亦辰是动了真心的。

    “宁儿,怎么你也如此,连你也不明白我的心?”英俊的脸上透出浓浓的失望,“是啊,我吴亦辰不过是个花花公子,红粉知己无数,没人会拿我的真心当回事的。”说罢,运足内力,匆忙逃窜。是的,他要逃。自己与佩蓉是从小定下的婚约,他知道她会成为自己的妻子,所以并未抵触。可是自从他发现与自己一块长大的表妹并不像其表面那样柔弱,他便无法接受这门亲事。于是流连花丛,红粉知己无数。本以为佩蓉会就此放弃,谁知她却守着这门婚约,誓不改嫁。在家中,母亲时时逼迫自己,本以为大大哥会体谅,谁知却令宁儿规劝自己。而宁儿,秦淮相遇,一丝倩影萦绕心头挥之不去。下棋谈诗论画,他们相处甚欢,本以为他会理解自己心意,却……他千金公子从不屑别人如何看待,却因唐宁而失魂落魄。

    “亦辰”唐宁见吴亦辰悲愤而走,忙施展翩然步法追踪而去。奈何,他速度太快,唐宁顾不得周身疲劳奋力而追,饶是如此,不多时唐宁便已失去其踪迹。此时,雷雨倾盆而下,唐宁慢下步伐来,打量周围环境。周围是密密的竹林,枝干葱翠,繁茂无比。唐宁先前追赶吴亦辰耗力太多,又饥又累,视线渐渐模糊,突然颈后一酸,便失去知觉。

    天色渐晚,瑞阳客栈天字一号房内,两名男子正低低交谈。

    “此次光明顶之行,务必查清明轩身份。”

    “知道。”声音不急不缓醉人心脾,“这是五十万两银票,麻烦丘千户带给王爷。”

    “嗯,王爷让我嘱咐你行事千万小心,提防‘天鹰’,丘某告辞。”几个起合,黑衣人如展翅大鸟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推开窗户,俊逸的脸上浮现一丝担忧。那两个还未归来,莫有不测发生?当时自己本该追去的,但王爷之令,不得有半分延误。

    青衣男子望向床上的佳人,肤光胜雪,眉目如画,不知为何,额头却轻轻蹙着,睡得极不安稳。

    十八个黑衣汉子缓缓逼近,那钢刀之上正滴滚着血珠,师姐她们被无情地砍倒在地……青城山的景色飞快地向后退,不知不觉已到悬崖边上,无奈自己纵身一跃。

    “不要”蓦然惊醒,发觉只是一场噩梦。欲抬手拭汗,却发现自己右手握着一只骨节修明的玉手,或许是由于练武的缘故,唐宁竟感觉有薄薄的茧子。看手掌的的大小分明是男子的手无疑,心里一惊,急忙松开。

    抬头看时,一袭青衣便映入眼帘,银面下的眼眸中渗透出丝丝笑意:“你醒了。”唐宁才发觉自己呆在一间陌生的房间中,墙壁上是一幅幅的画轴,上面或男或女,均手执三尺长剑摆出不同造型,分明是武功秘籍无疑。而自己身上盖着一蓝色锦被,不由问道:“这是哪里?”^_^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