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为聘:冷王的天价王妃- 第七章 疑窦渐消,垂丝柳在线言情
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七章 疑窦渐消

    “怎么,紫巾不愿意?”朱棣笑问。

    “王爷既已知晓,”何必来问紫巾。”紫巾见自己身份已被朱棣知晓,那初时的彷徨惊恐之心便瞬间消散了。直起身子,双目灼灼盯着朱棣,“既如此,唐宁要为我唐门讨债。”说完,素手一抬,以飞花摘叶射出指法三根银针,直奔朱棣“玉堂”、“膻中”、“紫宫”三大穴位而去。朱棣见银针来势汹汹,忙用手中酒杯阻隔,银针被这一阻,即改变原来方向,“叭,叭,叭”三枚银针依次钉在一旁柱子之上。“立地夺魂无情针”朱棣见之,声音不由添了一丝怒意,“唐门之人都如此狠毒吗?”

    紫巾听闻,凄厉一笑:“朱棣,你有何颜面发此一问,难道你不知道唐门满门四年之前早已被灭?”

    朱棣道:“我确实知道唐门惨案,这确实与我有一定关系。本王必定会查明真相,为你父母报仇。”

    紫巾怒道:“少糊弄我,你就是罪魁祸首,何必再查。”

    朱棣道:“你既如此说来,有何凭证?”心里却是波涛汹涌,何时竟被她误会至此?

    “杀人如麻的燕云十八骑,且我唐门至宝避毒珠在你手上,难道说明不了什么?”紫巾义正言辞。

    朱棣心想:怪不得唐堡主曾提及他这个女儿时带有几分担忧,说她性子单纯,不识人间险恶,“唐宁,,须知道有些事不是仅看表面的,耳听为虚,眼见未必是实。今日本王不计较你行刺之事,但本王可以告诉你,唐门一案牵扯甚广,幕后之人精明的很,本王查了四年,但他这四年来没有任何动作。你给本王时间,本王必定给你一个交代。”

    紫巾慢慢冷静下来,或许自己该重新考虑这件事了。自己确实没有确切证据证明朱棣是真凶,但四年来仅获得的一点线索归于无形,更不知自己以后该如何。对了,燕王承认与此有关,“燕王殿下,这时间总该有个期限吧。若你一辈子查不出真凶,唐宁岂不是一生都无法洗尽唐门冤仇?”

    “唐宁,此事并不是无迹可查的。唐门在江湖上立足百年,凭的是毒药暗器。唐家堡外机关遍布,外人岂能轻易进入。且唐门之事本王也受到牵连,难道你不知道四年之前发生的事并不止唐门一件?”朱棣沉沉道。

    紫巾回想一番,心中不禁一沉。洪武二十五年,发生的最大一件事便是懿文太子朱标薨。圣上悲痛不已,举国哀悼三月。

    唐宁一直没往这方面想,父亲只是江湖人士,且唐门向来与世无争,与朝廷无甚瓜葛。她也是最近得知燕王与之相关。经他一提醒,渐渐意识到,唐门之案并不是一场江湖风波。紫巾不进陷入迷茫之中,黑暗中仿佛有一只可能不见的手将自己撕扯。

    朱棣又道:“唐宁,你本该是享受父母呵护的唐门娇女,这潭浑水你本不该涉入,你就此停手吧。朱棣必定会为你报仇,诛灭凶手十族,这是我对你的承诺。”眼中是说不出的郑重、诚恳。

    朱棣满脸狐疑,燕王位高权重,而自己仅是一个江湖小女子,他为何会对自己许下这般重的承诺。

    朱棣不禁心内苦笑:自从得知她身份之后,自己空落的心仿佛安定下来。心忽然飘飞到十年之前,那年自己二十六岁。,奉父皇之命入蜀办件秘案。无意中救了当时唐家堡堡主唐云天。唐云天与自己同岁,样貌俊朗,为人洒脱,与自己相谈甚欢,便于化名为燕四的自己结为兄弟,并邀自己至唐家堡做客。

    就在这时,他遇到了当时年仅六岁的唐宁。小小的人儿趴在一块青石板上调皮地与蚂蚁讲话,看到寻来的母亲时,绽出一抹纯真的笑容。那时朱棣心中一颤,自己出身帝王之家,见惯了尔虞我诈,人人脸上带着一层层的面具。就是自己,笑的时候未必是高兴,哭的时候心里未必不在偷笑。就是这抹纯真的笑,让自己在黑暗中感觉到一丝阳光。

    后来,自己费尽心机终于让唐云天答应为自己做事。每年,他都会有一段时间偷偷地从北平的燕王府消失,出现在唐家堡。由于朱棣身份特殊,他每次来的时候仅有唐云天夫妇知晓。但他都会偷偷地看一眼小小的唐宁,让自己冰冷的心感到一丝温暖。他每次都会发现小小的惊喜,看见小人儿一点一点地长大到初具风韵。心情一点点发生变化,不知何时,他开始期盼小人儿及笄。但这些,他都隐藏在心里不打算让任何人知道。

    四年之前,当他再入唐家堡的时候却发现满地的尸体,隐隐有丝担忧。更是在悬崖前发现她足印时,心不知遗失在何方。

    “宁儿”当朱棣出口叫出这个名字时,忽回过神来,自己竟叫出这个这个日思夜想的名字时,压抑多年的心轻松下来。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脱去以前阴谋的笑容,竟是如此的丰神俊逸。

    朱棣这么一喊,令唐宁心里一惊,“宁儿”多久没听见人这么叫自己了。父亲,娘亲,师兄,师姐……

    “宁儿,时辰不早,你歇息吧。”说完,朱棣大步迈出烟霞阁,留下唐宁在一旁沉思。唐门机关重重,若无内鬼,很难攻破。脑海又回想起当时情景,似乎看到过飞鹰图腾~~^_^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