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为聘:冷王的天价王妃- 第三章幻海如梦,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三章幻海如梦

    桃花眼一眯,绽出一缕笑意,仿若月华清辉,高贵不可抵挡。

    “千金公子,楼上请。”杜妈妈的嘴唇咧开得更大了。

    轻纱罗帐,紫巾在房中焦躁不安。青楼客难缠,对于毫无经验的她来说实是如登云望月,困难重重。

    “姑娘,千金公子惜花是出了名的,断不会与你为难,姑娘不必心焦。”映红在一旁提醒,心内是止不住的欣喜。“弄月千金逐水流,踏浪万里独风舞”说的是当今江湖上有名的四公子:弄月、千金、踏浪、破风。四人均是以其英俊不凡的样貌,卓尔超群的武功在江湖创造了一个有一个神话,成为无数女子的春闺梦里人。而千金公子名之所得便是由于其惜花爱花,为此一掷千金。如今,姑娘若是能得千金公子青睐,令其为之赎身,倒不失为一个好归宿。

    “映红,你可知千金公子来历?”紫巾见其偷乐,张口一问。

    “姑娘,千金公子乃是杭州吴府的二公子,本名吴亦辰,今年二十四。家有长兄,亦是江湖上有名的弄月公子,好像叫~~对了,吴亦凡。这吴府原本是官宦世家,但蒙古人入侵之后,便转投江湖了。老太爷曾就任武林盟主,在江湖上声望极高。如今吴府二位公子虽有过人武艺,但江湖之心好像不胜,倒是对经商挺感兴趣的,已成为江南一带有名的富户。饶是如此,江湖人还是很尊重吴府,丝毫不逊于武林世家的南宫府……”

    “你知道的倒详细。”紫巾听映红一说,心情轻松了些,不禁说道映红。

    “千金公子,紫巾姑娘就在里面等您,妈妈我就不打扰了。”门口传来的声音打断了主仆二人的对话。

    灯光之下,那袭白衣就坐在紫巾身旁,侧着身子,双目灼灼的盯着佳人。半晌,轻吟“逐舞飘轻袖,传歌共绕梁。动枝生乱影,吹花送远香。真是绝世佳人啊,好歌,好舞!”

    “公子谬赞。”紫巾心情忐忑不已,不知该如何应对。实在不行只有……“公子,请满饮此杯。”素手芊芊,佳人奉上美酒。

    欣喜接过,轻嗅一下,清香撩人,似佳人体香。入口一抿,香醇浓厚,回味无穷。“姑娘,天色已晚,在下实不敢唐突佳人,就此别过。他日,在下再来叨扰。”吴亦辰说完,双手作揖,绝尘而去。紫巾不免心中担忧,他,不会发现什么吧?

    顺子见自家公子翩然而出,并且嘴角的笑意愈发大了,实在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千两黄金,就换来一杯花酒,公子,你的买卖亏大发了,怎么还能笑得出来?

    吴亦辰此时心中却更加疑惑,刚才自己喝的应该是“幻海”吧。幻海,顾名思义,喝下之后便会令人产生幻觉,自己心中最想之事好像就在眼前发生,清醒之后,令人觉得是做了一场梦。故曰“幻海如梦”。奇就奇在,四年之前,唐门遭难,无一生还。而幻海,作为唐门独门秘药,早已绝迹江湖。紫巾,如何得来?事情似乎更加有趣了。不过紫巾终究太过心软,就算是毫无毒性的“幻海”,也不敢加大分量,令吴亦辰可以抗制药性,全身而退。

    “顺子,别唧唧咕咕的了。”吴亦辰回头见自己小厮正拿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盯着自己,嘴里不知在说着些什么,不免好笑。

    此时,紫巾房内,映红心内窃笑不已,千金公子走后,姑娘就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看来是芳心动了。“姑娘,回魂了,公子早已走远了”

    “死丫头,少打趣人”紫巾收起不安之心,笑嗔道。他,应该不会发现什么的。唐门虽规定,女子十二岁后才可采集药草毒花。但紫巾从小在父亲、师兄师姐们的耳濡目染之下,对各种毒药秘药早已了若指掌。四年期间,她在此之上的造诣绝不输于父亲上任唐家堡堡主唐云天。紫巾虽会炼制各种毒药,但她太过单纯良善,不忍用之害人。这也是为何紫巾会屈居怜香院了。

    之后几天,怜香院风头更甚,紫巾名动金陵。更以千金公子之诗相传“逐舞飘轻袖,传歌共绕梁。”

    洪武二十九年三月,燕王巡边,大破胡兵,圣上大喜。四月初八,燕王还朝。

    “紫巾,楚王殿下送来帖子,要你三天后过府赴宴。”杜妈妈又笑眯眯的拿着一烫金红帖对紫巾说道。“妈妈,您就回他,我身子不爽,无法前去了。”紫巾不耐道。自那夜歌舞过后,被邀过府的帖子是纷至沓来,紫巾不胜其烦,一概推脱。吴亦辰倒是隔三差五来一趟,相邀游湖赏花,品茗下棋等,表现无所不妥。紫巾慢慢放下心防,以朋友待之。

    “紫巾啊,妈妈我看在千金公子面上才为你得罪了许多权贵。如今,千金公子回家一趟不知何时回还。楚王殿下,无论如何我是得罪不起啊,就算是千金公子,在楚王面前也得矮半个头不是?”杜妈妈苦口婆心的劝着自己紫巾。“况且,楚王说了,这是为燕王殿下准备的接风洗尘宴,你无论如何也得去一趟不是?”

    紫巾本打定主意,无论妈妈如何劝说也不会前去的,但当听到燕王之名时,脚步不由一顿“您是说,燕王也会去?”“那是,紫巾啊,我和你说,燕王殿下可是王族,如今又有深得圣宠。长孙殿下年幼,未来的江山……”“妈妈,你不要命了,这种话也敢胡说。”紫巾听杜妈妈越说越荒唐,不由出声制止。“好了,告诉楚王殿下,三日后紫巾必到。”

    “好好好,那你先歇息,妈妈就不打扰了。”得到紫巾回复,杜妈妈飞快下楼告诉来人,生怕紫巾反悔。

    “燕王”紫巾一人在房内轻念出这个名字,讥诮一笑“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_^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