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妃娇宠- 第459章 撰写医书,垂丝柳在线言情
风不觉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459章 撰写医书

    苏云锦回来的正是时候,在崔三福在试衣间更换婚服的时候,她便溜了进去同人换了回来。

    胥华在外面等了两刻钟,苏云锦出来的时候,却还是之前进去时的那件儿衣裳。

    “就这个吧。”苏云锦对老板笑笑:“帮我包起来。”

    胥华放下手上的茶盏起身:“怎么没试?”

    “公子何必心机?这婚服是要大婚当日才能穿给您看的。”璃月笑道:“公子且再等等,若是现在便瞧见了咱们姑娘最美的样子,日后岂不是便没有什么新意了?”

    话倒是这么个理儿。

    胥华让管家来付了钱,这才望向苏云锦:“喜欢么?”

    “还不错。”苏云锦看了一眼喜笑颜开正在叠衣裳的老板:“我刚才瞧了一眼价格,好贵呢,我有点儿舍不得。”

    胥华着实怀疑自己是不是最近太累了,为何以前一直心心念念的人,终于快要得到的时候便总是会觉得怪异。

    这种奇怪一阵一阵的,时而会让她心疑,时而还会像以前一样疯狂的喜爱。

    胥华捏了捏自己的眉心,也没多说什么,只是也小声回应道:“婚服只穿一次,何必在乎这点儿银钱?你喜欢就好。”

    “方才璃月说,都是因为腰带上的那几枚东珠才会如此贵重。等以后这身衣裳我一定要好好收着,若是丢了,我可要心疼上好几天呢。”

    胥华闻言,更是忍俊不禁。

    他隐在广袖之下的手抬起,替她理了理换衣裳时揉乱了一缕的额发:“你若是喜欢,我可以将全城的婚服都买下来送给你。”

    如此暴殄天物……罪过,罪过。

    苏云锦缩了缩脖子:“我就是随口一说,你不要当真。时辰不早了,你没事了吧,我们一起回去?”

    胥华点头:“正好,我也得闲,一起走吧。”

    苏云锦手上的茧泡过之后便真的没有了,这让胥华一度觉得,当日他那仓促的一瞥其实是看错了。

    她的手指一如往日如柔夷一般白皙,根本没有什么弹琴弹出来的老茧。

    但那一眼又记得着实深刻……

    胥华说不清自己那怪异的感觉来自于何处,甚至分不清究竟是自己的问题还是苏云锦的问题。

    但自那日选了婚服回来,苏云锦便很少再外出走动,而是开始伏案苦读了。

    胥华公子大婚可是不小的事情,这样的好事,又是他一直以来心心念念的姑娘,就连皇甫容羽都不怎么唤他去议事了。

    他每日安排了事宜,一旦得了闲,便来苏云锦的院子里坐坐。

    下人极有眼力见,见二人皆伏案苦读,便又搬了一张桌子置于苏云锦的院中。二人遥遥相对,一抬眼便能看见对方。

    苏云锦伏在桌面上勾勾画画,胥华也很是好奇,便走上前去多瞧了一眼。

    不想苏云锦竟一直瞄着他,见他过来连忙趴在桌子上将自己写的东西都挡住,还慌乱的用手遮一遮:“我还没写完呢,你不能看。”

    胥华垂眸,便看到了她手臂没挡住的一张描图的人生像,他下意识的笑了一瞬:“看来是给我的东西,那我便不看了。”

    言罢,他竟真的往回走了。

    苏云锦抬眼歪着头,看着胥华逆光而立的模样:“你就不好奇?”

    “虽说好奇,但不告而窥着实非君子所为。既然是将来要给我的东西,早晚都能瞧见,又何必着急?”胥华道。

    苏云锦无奈的垂下了眼睛。

    胥华这样的人,确实是个君子,也适合相守一生。但有的时候看来也着实无趣。

    她叹了口气,还是将桌案上平摊着的纸张递过去。

    “你说的对,反正是给你的东西,让你看看也没什么。”苏云锦道:“这是我毕生所学,各种症状对应的病症,我都一一写了下来,整理成书给你,就当是我的报答了。”

    璃月给二人倒茶端上来,闻言道:“姑娘都快要是公子的人了,还谈什么报答呢?这应该是姑娘的嫁妆才是。”

    苏云锦抿唇默了一瞬,又点了点头:“倒也可以这样说。”

    胥华专注的看着她描出来的人体图,每一条经脉都描绘的认真且独到,果真像是一本完备的教科书般足以解惑。

    这是他学了二十年中医医学尚且没能接触到的西医领域,但天下的医学不分家,他算是中医的集大成者,此时看着这些图与标注,倒也能理解其中的玄妙。

    胥华沉着眉心,惊奇的道:“我以前从没有接触过这般奇妙的医术,怪不得你的医术如此高绝,这是我一辈子都无法企及的高度。”

    “兄长何必这么说,其实只是我们自幼学习的领域不同,若是你之前便接触到了西医,或许会是比我还厉害的医者呢。”

    苏云锦道:“我不希望这些医术最终在我的手底下失传,所以说,将这些医术发扬光大的责任就交给兄长你了。”

    这么多的图,这么多认真写下来的文献,足见苏云锦对他的真心。

    胥华越看越是沉迷,越看越觉得玄妙,仿佛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他惊讶的看着这些纸张:“阿元,谢谢你将这些给我看。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才好……”

    “应该是我感谢你才是。”苏云锦道。

    她留下这些文献医术,能够帮助胥华的医术更上一层楼。但她到底不能陪着面前的这个人终老。

    这是她唯一能做的事情。

    只有让胥华相信她真的是在筹备大婚,她才能自由的出入胥府,去和那些亡命之徒接头。

    她想要回到大梁,想要回去找沈言璟。但这些行径,也注定会伤害到胥华。

    一边是她挚爱的人,一边是挚爱她的人,苏云锦谁都不想去伤害。但正所谓鱼与熊掌不能兼得,这两个人之间,她也只能选一个。

    而苏云锦,则是选择了沈言璟。

    她能做的也只是留下这些医术,让胥华未来能够有所依托。以胥华的悟性,足够他的医术能够更上一层楼了,这样的文献对于全天下的医者都是求而不得的。

    但即便如此,苏云锦也再清楚不过。

    她无法弥补自己对胥华造成的伤害,这会是她一生一世的亏欠。

    苏云锦看着胥华认真的样子,将写好的那些递过去:“兄长既然感兴趣便先拿去看吧,我还有好多要写,这几日就要在院子里‘闭关修炼’了。”

    胥华笑笑:“日后有的是时间,何愁这几日?你也不要太累了。”

    “那便不一样了,婚前带来的东西才叫嫁妆,婚后不分彼此,便没有嫁妆之说了。”苏云锦伸手推着他回到他的位置上,说道:“你慢慢看,等会儿带我出去吃好的。”

    璃月看着二人的相处,也是忍俊不禁。

    人家的闺房之乐都是男女共处一室的闺房之乐,而公子和元姑娘之间,倒像是两个书呆子的闺房之乐。

    偏生二人还都是乐在其中。

    果然,这世间的缘分都是天注定的。该在一起的人,就算是跨越了遥远的海域和国度,也会来到对的那个人身边。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