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医妃不好惹- 第三百四十三章 杀人越货,垂丝柳在线言情
一叶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三百四十三章 杀人越货

    可这在楚齐修看来却都成了假装。

    是她故意装出这样的一副姿态,如今却高调跟公孙杰一起来酒馆,难道还不能说明什么吗?

    苏锦玉眼瞅着楚齐修离开。

    他是真真误会了,可苏锦玉却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如今她真是百口莫辩了。

    待楚齐修离开后,苏锦玉才赌气将公孙杰推开。

    “三皇子,今日臣女且就与你……”

    “好了,本皇子知道错了,知道不该如何,知道你心里只有楚齐修。”

    不待苏锦玉说完,公孙杰直接打断了她的话。

    对上公孙杰那双满是伤情的眼眸,苏锦玉倒是真于心不忍了。

    伤害这样一个真心带自己的男子,苏锦玉也绝非是铁石心肠之人。

    “三皇子,臣女不是与您玩笑,臣女认定的人是不会改变的。

    “本皇子何尝不是呢?”

    公孙杰很认真的看着苏锦玉。

    二人四目相对,苏锦玉终是败下阵来。

    是啊,该说的都说明了,他就是想与她在一处,她也无能为力了。

    因楚齐修同湘儿的出现,苏锦玉就连吃饭都没了心情。

    那伙在那个味同嚼蜡的感觉,让苏锦玉面对美食都难以下咽。

    反观公孙杰心情倒还蛮不错的,一直都在催着苏锦玉用膳。

    苏锦玉配合的吃着。

    只是心里一直都在想着楚齐修同湘儿。

    不是说湘儿在偏院吗?怎么就跟楚齐修在一处了呢?

    楚齐修质问苏锦玉一个时辰前还在庵堂,难道她不也应该质问他吗?

    一个时辰前,他也在庵堂,且还说要去大理寺忙公务。

    可如今呢?

    说谎!

    思及此,苏锦玉有些生气,狠狠将筷子摔在桌上。

    “怎么了?”

    见状,公孙杰担心问道,“可是饭菜不合口味。”

    “不是,三皇子吃好了,就回吧。”

    “好。”

    如今自然是苏锦玉怎么高兴怎么来,公孙杰才不会管自己。

    二人离开酒馆,直奔公孙杰所在寝宫。

    彼时,楚齐修已经带湘儿回到了偏院。

    这一路湘儿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而楚齐修一直闭目根本就不给她说话的机会。

    好容易到了,湘儿知道自己若是再不说恐就没机会了。

    “王爷,方才与苏姑娘在一处的是谁呀?”

    湘儿笑看着楚齐修。

    而楚齐修脸色却异常难看。

    湘儿看出了楚齐修的不满,这才尴尬一笑,“王爷,湘儿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那公子与苏姑娘瞧着甚为般配。”

    “好了,回去歇着吧,日后若想出去转转,就让管家陪你一起。”

    “是,王爷。”

    湘儿知道听话的女子才是楚齐修喜欢的,所以现在即便是她有很多话要说,她也只能憋屈着让自己什么都没说。

    待湘儿离开马车回到院子,楚齐修便直接让车夫回了大理寺。

    其实楚齐修并未说谎,也并未欺骗苏锦玉,之所以会同湘儿一起来到酒馆,主要是因为湘儿的祈求。

    湘儿怎么说也是楚齐修的救命恩人,可说真的自打她来到盛京,楚齐修对她一直都是不冷不热的。

    今日好不容易湘儿开口想要去城中转转,且她与其他府上的人也并不相熟,楚齐修这才同意带她转转,倒是没想到会遇到苏锦玉。

    如今二人可谓是都憋着一口气呢?

    苏锦玉同公孙杰来到寝宫,她便让丫鬟下人屏退,只有自个跟公孙杰在屋内。

    待公孙杰褪去上衣,他一脸笑容的看着苏锦玉。

    说真的虽苏锦玉知道医者在面对病患时,是不分男女的,可眼前这病患显然对你有意。

    你即便是想要假装什么都看不懂,也有些不自在吧。

    苏锦玉轻咳一声,公孙杰很认真的看着她。

    “你最好别乱动,我要给你施针。”

    “苏锦玉,本皇子怕针。”

    堂堂萧国三皇子居然害怕针灸,说真的这若是传出去,定是要被人笑话的。

    不过苏锦玉却没有表现出来。

    在苏锦玉认真施针时,公孙杰认真看着她。

    这样寂静的环境,唯有俩人,说真的公孙杰突然就有些不好意思了。

    公孙杰的眼里只有苏锦玉,他很想将眼前女子揽入怀中,可最终他还是忍住了。

    待苏锦玉施针完毕,已经是两个时辰之后的事情了。

    公孙杰由于体虚已经入睡,而苏锦玉累的满头大汗。

    二皇子推门而入,刚好看到苏锦玉给公孙杰穿衣。

    “你们这是?”

    二皇子话没说完,突然意识到什么,嘴角出现一抹笑意。

    “不叨扰二位的雅兴了”

    话落,二皇子退着打算出去,只是被苏锦玉叫住。

    “二皇子,臣女给三皇子施针,剩下的交给你们了,臣女累了,要回庵堂了。”

    苏锦玉起身对二皇子福福身子,便直接离开。

    二皇子看着苏锦玉身心俱疲的姿态,也知她是真累了。

    “管家。”

    “二皇子。”

    “差人送苏姑娘回庵堂。”

    “是,二皇子。”

    管家领旨,对二皇子福福身子,便追上苏锦玉。

    原本苏锦玉是不想麻烦旁人,如今她身子的确是有些支撑不住了,所以便直接应了。

    回程的路上,苏锦玉昏昏沉沉险些睡着。

    只是从盛京去庵堂途径一村庄,突然苏锦玉听到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喊声,她与车夫都惊呆了。

    揭开帘子,苏锦玉与车夫对视。

    “姑娘,前方出事了,咱回吧,听着怪瘆人。”

    虽不曾靠近,可车夫已经觉得胆颤了。

    如今苏锦玉身子不适,而他又不会武,若真遇到什么歹人,那二人注定是要凶多吉少了。

    思及此,车夫才会想要撤回。

    可苏锦玉却摇头,思索片刻才对车夫道:“你先回吧,我独自前往便是。”

    “那可不行,您救了三皇子的命,二皇子命我务必将您送到庵堂,您若在半路出事,小的这命也保不住了。”

    车夫为难的看着苏锦玉。

    苏锦玉瞧车夫这紧张劲,她也没再为难他。

    “我不会去村子,这里离着庵堂很近了,我若现在与你折返,我这身子定吃不消,

    可我若是现在下了马车,回庵堂,不到半刻钟,我便能到。”

    苏锦玉语重心长的看着车夫。

    车夫听到苏锦玉的话,突然觉得也有道理。

    见车夫犹豫,苏锦玉继续说他,过了一会,车夫松口。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