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婚宠:傅总宠妻超甜- 第423章到手的儿媳妇飞了,垂丝柳在线言情
白衣煮茶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423章到手的儿媳妇飞了

    所以重活这一世,她是希望家人能接受的。

    景清欢想的仔细,而傅亦寒已经将所有的佣人都遣散开了,这言外之意是有话要说。

    所有的佣人,自然包括了张妈和管家,以及跟上来的芮音和萧扬等人。

    被留下的,只有景阳波、黎嘉遇以及景清欢…

    而白羽,也早就被傅亦寒让人安排到了后花园的那栋小别院里居住,因为那边环境安静,背靠后山,空气也很好,适合养病。

    当然……

    更适合暂时的监禁。

    为什么?

    因为在户卡医院经历了宇文欢的挑拨离间,“真假白羽”调换事件,以及最后查到白羽的基因检测报到单被人动了手脚…

    所以不得不让傅亦寒多想,这件事会不会有什么蹊跷?以白羽现在的情况,大面积的身体烧伤,喉头水肿,肢体的关节受损,长期被纱布束缚着,躺在病床上。

    说句实在的,就是看不到白羽的容貌、身高以及声音都分辨不了。

    连DNA基因检测都能作假,没人能证实这个人到底是不是白羽本人。

    所以,在还没查明白羽的身份时,尤其是,现在傅公馆住的是他家丫头以及她最亲近的一家人…

    那就更不能掉以轻心了。

    张妈将今早提前炖好的松茸鸡汤,盛了一碗小心翼翼地放在景清欢面前后,看了看傅爷的脸色,然后就往门外走去。

    她一边搀扶着萧扬,一边拉着芮音,“还没吃饭吧?我去小别院给你们煮点吃的。”

    谁知萧扬脾气大得很,他恶狠狠地说:“妈,不要给她煮!”

    芮音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大清早的,你吃枪药了啊?这么冲!”

    说完,她转头看着张妈,笑嘻嘻地说:“我要吃!我最爱吃张妈做的饭了…”

    萧扬气结:“行行行,你去吃,那我就不吃了!”

    芮音这心里的怒火猝然一升,瞪了他一眼,“你是不是有毛病?从进门就一直给我脸色,怎么哄都哄不好,我招你惹你了?”

    萧扬:“对,你就是惹我了!”

    怎么看你,都不顺眼!

    前脚跟别的男人互相留了电话加了好友。

    后脚又对人家景清欢的表哥谄媚讨好!

    笑笑笑。

    有什么好笑的!

    你个水性杨花的男人婆……对自己老是凶巴巴的。

    张妈:“……”

    她左右看了两人一眼,总觉得他们这一趟发生了点什么事。

    就在她准备说什么时。

    突然,不远处的小伍跑了过来,他一边往芮音面前递了个暖宝贴,一边说:“芮姐,你待会儿没事吧?我们出去吃个饭吧,顺便看个电影,电影院上了好多新的电影…”

    萧扬脸都气绿了。

    要不是他腿脚不利索,指不定现在就往小伍屁股上踹过去!

    他不就病了一下吗?

    怎么什么阿猫阿狗都往这男人婆面前讨好啊!

    他怒吼一声:“看什么电影,你不知道这男人婆很忙吗!她说好了要吃我妈做得饭,你哪儿来的,滚哪儿去!”

    小伍被吼得一愣一愣的。

    芮音看不下去了,瞪了萧扬一眼,从牙缝里蹦出一句:“你才男人婆!老娘是个女人!”

    说完,她一边拉着小伍往外走,一边跟张妈笑着解释:“张妈,我跟小伍去吃个饭,刚好我们俩还有点事要说,下次再吃你做的饭。”

    “啊?你不跟我们走啊?”

    张妈有点难过,眼见自己马上到手的准儿媳妇要跟别的男人跑了,她着急啊,于是手肘碰了碰萧扬,示意他说点什么挽留别人。

    谁知,萧扬说出的话,能气死人。

    他指着芮音的鼻子,怒骂一句:“你敢去,那以后就别来吃我妈做得饭了!”

    芮音轻“啧”了一声,理都没理他,拖着小伍转身就走了。

    潇洒地留了个漂亮的后脑勺。

    萧扬肺都要气炸了:“…”

    等人都走远了,张妈总算才知道自己儿子气什么。

    她往萧扬后脑勺一拍,厉呵一句:“我和你爹都挺聪明的,怎么就生出你这么个傻儿子啊?”

    “妈!我还受着伤呢,你打我干什么!”萧扬哭唧唧的,“我怎么就傻了?”

    “有你这么追芮音的?”张妈气笑了,“你这种傻里傻气的,到时候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吧?”

    “什么?”萧扬心脏漏跳一拍,只听到前面一句,然后尴尬地大笑一声,“谁说我追这个男人婆的?我怎么可能喜欢这个男人婆!”

    对,他不喜欢。

    一定是不喜欢!

    可他妈的为什么老是想她啊?

    张妈似笑非笑,一副看破不说破,“行,你就嘴硬吧。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说完,她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也转身走了。

    萧扬摸了摸后脑勺,“哎!妈,妈…你不扶着我啊!”

    “你自己这么能的,自己走啊!”张妈气得要死,后面这句几乎是在自言自语,“你把我儿媳妇搞丢,还想让我扶你?做梦!”

    傅公馆的大厅里。

    此刻就剩下四人,气氛安静的有些诡异。

    景清欢和黎嘉遇对视了一眼,两人对即将发生的事,好似心如明镜。

    怎么说呢?

    这里就只有景阳波不知道傅亦寒和景清欢的关系。

    可现在来看,傅亦寒这架势和认真的劲儿,感觉他今天是要准备摊牌了。

    至于景阳波,他面无表情的,但因为长年累月在白家备受折磨,消瘦地不成人形,所以看上去,有些萎靡。

    终于,傅亦寒端起桌上快冷的松茸鸡汤,递到景清欢面前,然后一勺一勺地喂她。

    景清欢:“……”

    不喝也不是,可喝了,她怎么觉得头顶的两道视线有点吓人啊?

    不过容不得她多想,于是她机械般地张着嘴,硬着头皮将那碗汤喝了下去…

    最致命的是,喝完了,傅亦寒还抽了张纸,给景清欢擦了擦嘴。

    很自然,又宠溺至极。

    黎嘉遇:“!!!”

    卧槽卧槽。

    这哥们儿真的是一点迂回战术都不来。

    直接硬上啊!

    他看了景清欢一眼,好似再说:自求多福吧,他也帮不了了。

    而景阳波目瞪口呆:“!”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