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第91章 谁敢打人,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91章 谁敢打人

    可长得一样又如何,品质上的差异就是本质的诧异。

    霍老爷子掉过头,看着宋宜萱仿佛更加顺眼了。

    宋宜萱瞧见霍老爷子脸上的变化,眼中闪过一抹笑意,趁热打铁,故意说道:“爷爷,以后要是结了婚,我想要继续工作。宜萱可不想做这种好逸恶劳的人。”

    霍老爷子眉头舒展,对宋宜萱这个想法很满意。

    声音里也带着几分嘉许,“我霍家倒是不差那点钱,不过你有这份心,是对的。”

    说完,他低眸看了看手表。

    一个星期已经过完了,霍夜冥答应了今日答复关于结婚的事情。

    约定的时间就快到了,霍老爷子也没什么心情吃饭,随意夹了两筷子,便坐着,静静地等着。

    长廊另一边。

    包厢里,经理摔上房门,一脚踩在了椅子上,目露凶光地瞪着夏安好和夏茹兰,“想要吃白食,二位也不提前打听打听槟城饭店是什么地方?我这店开了七八年,什么流氓无赖没见过,跟我耍这一套,做梦!我给你们五分钟,打电话让人来赎人!今天钱不到位,谁也别想离开这半步!”

    话音一落,夏茹兰装出一脸的恐惧。

    她蹿到了夏安好的身后,拽了拽夏安好的袖子,小手地耳语着:“夏夏,我没想到会这样。要不你打电话吧,你知道的,在城里我除了你,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只能靠你了。”

    “把手给我拿开!”夏安好脸上写满了愤怒,正一肚子的火,使劲地甩开了袖子。

    一开始,要请吃饭的是夏茹兰。

    要点一桌子菜的也是夏茹兰。

    现在没钱买单,就让她来找人帮忙了。

    这一桌子的菜可不便宜。

    她的父母还在医院躺着,卿卿也一下子拿不出这么多钱来,她找谁来帮忙?

    夏安好拉开凳子,找了个位置坐下,睨了一眼夏茹兰,“刚才点菜的时候,你不是理直气壮吗?现在准备靠我,不好意思,你靠错人了,我没钱。”

    “你说谎!”夏茹兰和夏安好从小一起长大,第一次看见夏安好翻脸,夏茹兰有些惊到了,一时间情绪激动,指着夏安好的脸就斥道:“夏安好,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进城没几天就勾搭上人家阔少爷了,你会没钱?”

    夏茹兰的声音尖锐而极具穿透力。

    对面的包间里,将声音听得一清二楚。

    餐桌边上,霍老爷子的眉拧成了一团。

    现在的年纪人年纪轻轻,吃白食也就算了,还拜金,虚荣,勾引男人……简直不可救药!

    霍老爷子一句都赖得再听下去,关上了包间的门。

    门一关上,声音隔断了,屋子里清净了不少。

    对面,经理横眉竖眼地看着包间里的夏安好和夏茹兰,怒不可遏,愤怒地低吼出声:“都给我闭嘴!”

    “不找人来是吧,给我打!打到交出钱为止!”经理的耐心已经耗尽,挥了挥手,侯在门口的保镖走了进来,一左一右地围住了两人。

    保镖摩拳擦掌,挥起的巴掌还未落地,包间的门被人一脚踹开。

    霍夜冥慢步走近了包间,整个人就好似刚从冰窖从出来。

    他冷峻的脸庞上,黑眸扫过包间,森冷的目光落在了经理头顶上方,漫不经心地问话,“王经理这是准备打谁?”

    “霍,霍总,您怎么来了?”经理扭头对上霍夜冥阴森的黑眸,手心里沁出冷汗,忙赔着笑脸,解释道:“这两位点了菜,不给钱,我也是逼不得已,这才……”

    “这就是你故意伤害的理由?”霍夜冥面不改色,声音阴寒刺骨。

    经理的脸顿时卡白。

    人还没打,霍夜冥的意思是要追究他的刑事责任。

    他很快改口,“霍总误会了。不,不是的。我正打算跟两位好好聊聊,要是实在没钱也就算了,怎么会动手呢……”

    “是吗?那就好。”霍夜冥缓和了些许神情,撇过冷脸,侧眸扫了一眼程季,沉声吩咐:“结账!”

    程季得令,示意经理结算。

    经理听说有人结算,不敢再逗留,点头哈腰地领着程季出了包间,去前台结算。

    包间里,夏茹兰一双眼睛盯着门口的霍夜冥,看呆了,双眸发直。

    之前她以为白洛凡就已经够帅了。

    现在看来,是她眼界太小了。

    跟前的男人才是真的帅得惨绝人寰。

    漆黑的眉,英挺的鼻梁,挺拔的身干,修长的双腿……还有周身矜贵,迫人的气质。简直完美。

    不对,比完美还要完美。

    夏茹兰身旁,夏安好站起身,看到霍夜冥的出现,有些意外。

    又一次让霍夜冥因为她破费,还是因为这种事情,她有些窘迫。

    半晌,才走上前去,“夜冥,你怎么来了?”

    “刚好路过。”霍夜冥眸色柔和了不少,打量着跟前的夏安好。

    夏安好走近了,心里更加窘迫,甚至觉得羞人,支支吾吾地解释:“刚才,这些菜不是我点的,我没有准备吃白食……”

    没等她说完,霍夜冥的大掌握住了她的手心,“嗯,我相信你。”

    从第一天见到夏安好,霍夜冥就觉得夏安好不一样。

    这些天的相处,他更可以确定夏安好不是一个好逸恶劳的人。

    夏安好的话还没说完,咽了下去,心里暖暖的,有些感动。

    有人能够相信她的感觉,真好。

    她也没再解释,紧紧地握着霍夜冥的手,望着他,脸上浮出了一抹笑意,“谢谢你。”

    “以后不用跟我道谢。”霍夜冥揉了揉她鬓角的发,将她抱到了餐桌边上的椅子上,“你在这等我,我有点事,过去一趟,一会就过来。”

    霍夜冥答应了爷爷,今天来赴约。

    放下夏安好,他脚步从容地去了对面的包间。

    包间里,霍老爷子等了已经有一会了。

    霍夜冥一进来,他也没耐心废话,直截了当地开口:“婚礼的事情,考虑得怎么样了?要是还没个主意,就这个月十五把事情给办了。”

    “太早。”霍夜冥拉开凳子,双腿交叠,慢条斯理地坐了下来。

    对面,霍老爷子一听这话,气得眉头深拧。

    但顾忌到宋宜萱还在场,他不想发火,深吸了口气,“我看不早。大小事宜我都已经安排好了,明日我就通知宋家。这个月十五,你和宜萱补办了婚礼,以后别的事,我这把老骨头也不会阻拦你!”

    霍夜冥听到宋宜萱的名字,这才注意到宋宜萱也在。

    “爷爷恐怕误会了,我要的结婚的对象另有其人。”说着,霍夜冥别有深意地锁定着对面的宋宜萱。

    他目光里的阴寒像是在质问,宋宜萱为什么如此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在他的眼前碍眼。

    是把他之前的话当作了耳旁风?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