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先生,娶我可好- 第172章 真诚,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72章 真诚

    话一出口元锦便后悔了,她这么讲是不是也太冷漠了一点,亏得自己之前还总是对梁墨深表白呢,也难怪之前梁墨深不相信她真心喜欢他了。

    梁墨深闻声,倒是真的一动不动了。

    元锦默默咽了一口口水,“那什么,我就是紧张了。”

    “你刚才在卧室里这么戏弄我的时候,怎么不紧张?”梁墨深抬起头来,一双深邃的眼眸死死盯着元锦。

    被这么一瞧,元锦心虚了。

    她扯开唇角,干笑几声,“这不是相信你的为人吗?事实证明你真的是个正人君子。”

    “可我记得,有人说我不是真男人。”

    “是吗?”元锦别开眼去,“不要信那种鬼话,你这么正直的人才是光啊。”

    絮絮叨叨的,元锦几乎将毕生所学的所有赞美的词汇都安在了梁墨深的身上。

    这种千篇一律的夸奖梁墨深已经在别人那里听过许多遍了,但从元锦的嘴里听见,更为快乐。

    美中不足的是,元锦的头依旧是斜着的,视线一直不在他的身上。

    他伸手捏住元锦的下巴,迫使她与他对视。

    “夸奖人的时候,得看着你夸的那个人,否则,不真诚。”

    一句“不真诚”让元锦一激灵。

    “你怎么老是说人不真诚?”她忍不住嘀咕着。

    “真诚不是说出来的,而是做出来的。”

    元锦不解,“怎么做?”

    梁墨深唇角微勾,此笑容带着几分邪气,“想知道吗?”

    元锦略有不安,但鬼使神差下,她还是点了点头。

    梁墨深失笑,一手握住元锦的腰肢,轻松将她抱起。

    突然凌空的元锦有一种失重的感觉,为了保持平衡,她抱住了梁墨深的脖子。

    “你干什么?”她问时,瞳孔紧缩,是惊慌,也失措。

    “告诉你该怎么做。”

    沉稳的步伐迈向梁墨深的房间,这条路,虽不算长但也不算远。

    不得不说,梁墨深的体力是真的好,元锦是既没有感觉到颠簸,也没有听到什么急促的呼吸声。

    可就这一点,让元锦感觉到了一丝丝的奇怪,这中了药之后的反应,跟书上写的不一样啊。

    她的脸颊逐渐贴在他的胸膛,听他平稳的心跳。

    “奇怪,心跳频率为什么没有紊乱?”

    元锦悄声嘀咕着。

    她的问题很快就有人回答,从头顶上而来。

    “因为你不懂男人。”

    元锦的好奇心告诉她,该去问个透彻,“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待会儿就懂了。”

    梁墨深加快脚步,来到房间便将元锦放在床上,开始脱下自己的外衣。

    元锦好似明白了什么,她双手搭在胸前,身子蜷成一团。

    “我觉得我不是很想懂那些东西了,也不想知道怎么做了。”

    她努力提起唇角,但很难挤出一抹完整的笑,睫毛微微颤动,分外说明了她的紧张。

    梁墨深对此结果很是满意,他凑近时,身上带着浓厚的男性魅力。

    元锦感觉自己是低估梁墨深了,原本她觉得她对他是有免疫力的,但如今她发现,她无法抗拒他。

    为了自己不再深陷,元锦别过了脑袋。

    这次,她的面颊上多了一双手,那双手很是轻柔的将她的脸掰正,正好又与梁墨深四目相对。

    “真心喜欢一人的时候,是满眼都是她的。”梁墨深说,“而你,一直拒绝将我放在你眼里。”

    他低沉的嗓音宛若大提琴,醇厚而悠扬,也蛊惑人心。

    元锦觉得自己就跟被蛊惑了一样,一双水眸瞬也不瞬的盯着梁墨深。

    “二是接触,真心喜欢一人的时候,你难道会排斥他的接触吗?”梁墨深笑说,“你看你现在,是在害怕什么?”

    空间静默了许久,两人相顾无言。

    元锦的心里在斗争着,理智跟情感达成了和解。

    理智说:“现在全世界的人都想搞你,你的首要任务是拿到项链,揭开爷爷留下的谜团。”

    情感说:“反正你也不讨厌你面前的这个家伙,没准就是爱的,所以到最后不管是什么结果,都不亏。”

    元锦综合了一下,突然握住梁墨深放在她脸颊的手。

    “其实我真的只是紧张啦,我在把衣服给扒了的时候,就有想过之后万一真那个啥了的,我可以确定,我是愿意的。”

    梁墨深错了,他说元锦不懂男人,这家伙分明懂得很。

    就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他真的呼吸急促,心脏紊乱了。

    元锦趁热打铁,送上了红唇直击梁墨深的嘴唇。

    虽动作稍显青涩,却一度将梁墨深的理智摧毁。

    眼见气温愈来愈热,元锦突然摸索梁墨深的锁骨,含糊不清的问:“你的项链呢?”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像一盆凉水将梁墨深浇得透心凉。

    他放开元锦,并第一时间掀起被子裹住她的身子。

    元锦的嘴还撅着,见梁墨深如此,她又说出了今天说得最多的那句话:“梁墨深,你到底是不是个男人啊!”

    哪儿有男人到那时候了还刹住车的?难道她真的一点儿魅力也没有吗?

    梁墨深兀自起身,他沉着脑袋,颀长的身子挡住了灯光,让人看不透他的表情。

    “今晚你就躺在这里吧,别想逃跑。”

    他这么没头没尾的说了一句,自己往洗手间走去了。

    元锦嘀咕着,“莫名其妙。”

    梁墨深这是摆明的不开心了,元锦原本觉得不用多加理睬,并打算直接回家。

    但或许真是鬼迷心窍了,真就窝在被窝里一动不动。

    回想起来,梁墨深好像还是因为她生气的,在她说项链的时候……

    蓦地,她好像明白了什么。

    她想等梁墨深出来的时候跟他好好说清楚,然而,这梁墨深就跟掉进厕所里面一样,待她睡沉了,也没有出来。

    夜半,洗手间的门被打开,梁墨深裹着一件浴衣,头发上还滴着水就出来了。

    他看着床上那位沉静的睡眼,无奈的叹息。

    “我该拿你怎么办?”

    “梁墨深。”

    也不知道床上这个家伙是不是听到了他的声音,突然叫了一声他的名字。

    难道还没睡?梁墨深瞬间精神了,只是这抬眼一看,就见元锦还紧闭着眼,睡得那是死沉死沉的。

    就在梁墨深以为自己是出现了幻觉的时候,元锦又含糊开口了。

    “梁墨深,你这是闷骚怪,不管是什么事情都喜欢九转十八弯,我难道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吗?能事事都猜得准吗?”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