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爱为谋:陆少已入局- 第463章 还是在试探,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463章 还是在试探

    眼看着刀子即将逼入周亚伦心口。

    而周亚伦也闭上了眼睛,等待死亡的降临。

    突然‘砰’的一倒地声传入耳里。

    等他再次睁开眼睛,颜楚已经倒在了他面前。

    而重新站在他面前的,是萧原!

    他…没有骗他!

    “怎么,还真想死?在死之前也总得问问我答不答应!”萧原挥了挥手。

    后边儿的保镖走了上前,将颜楚拖到了一遍。!%^*

    一番五花大绑,愣是被捆成了粽子。

    当然,这样绑的原因,还是因为怕她跑了。

    (!&^

    颜楚向来诡计多端,谁知道她又会不会耍阴招!

    以防万一嘛。

    好不容易抓住,哪会那么轻松让她逃走。

    不是吗?

    “我赢了,你也该信守承诺,该把七年前的事情和盘托出,周亚伦如今你们俩尽在我手,也别再耍花招了,继续耍下去,只是浪费时间。”萧原半蹲了下来,看着周亚伦一副泪眼汪汪的样子。

    很明显失恋了!

    哪个失恋不哭一场,也别怕丢人。

    “那你总得先给我点儿吃的吧!”

    到底他饿了好几天。

    要再让他继续说话,那怕是真的要饿死了。

    “呵!来人!给他拿点儿吃的上来!”

    在外边儿草丛里头,看着眼前的景象,白簌箬心里慌得那叫一个厉害。

    一时间,冒出了那么多保镖。

    还有哥哥!

    全部都涌进了地下室。

    惨了,惨了。

    指不定这会儿,颜楚已经被抓住了。

    那个地下室,她观察过,有进无出。

    就算要出去,也只有一条路,藏的地方根本没有。

    她就知道,这又是哥哥的阴谋。

    她如今也分不清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没想到啊!

    哥哥这番费尽心思筹谋…

    都仅仅只是为了一个女人,还是她最痛恨的女人。

    叶繁开哪里值得他这样做?

    与其说哥哥想引出颜楚,不如说想引出她。

    之前的怀疑,怕是从来没有打消过。

    接下来该怎么办?

    坐以待毙吗?

    在下去之前,那颜楚可是放了狠话的。

    她如果出事儿,她必定得拉上自己。

    哪怕她心里再不甘,也绝对不能让哥哥发现她的事情。

    她不能再失去哥哥啊!

    要封住周亚伦和颜楚的口,只怕是毫无可能。

    想要除掉他们,更是难上加难。

    在哥哥的眼皮底子下,还有那么多保镖的保护下…

    这还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哥哥已经不信任她了。

    等等。

    不信任,那可以想着办法让哥哥信任啊。

    同时,也可以让哥哥,彻底绝了对叶繁开的爱意。

    说到底,她可是萧原的亲妹妹。

    倒是可以利用这一点…

    叶繁开,呵!

    想跟她斗,也不看看自己的分量。

    只能这样了。

    这是摆在她眼前,唯一的一条路。

    想到这里,白簌箬咬紧牙关,屈着身子偷偷离开了此处。

    颜楚就自求多福吧。

    她救不了他了。

    待到第二天早上,熟睡的叶繁开突然接到一条短信。

    看着发短信的码号。

    是白簌箬…

    “上午10:30,猫悦咖啡厅见面。”

    见面?

    好端端的,她为什么会邀她出来见面!

    要说邀的话,不应该是邀请陆令骁吗?

    其中必然有鬼!

    思量了一番,叶繁开直接拒绝了。

    她不想出门,既不想出门,也不想见任何人。

    尤其是她。

    待短信发送成功后,叶繁开再次关上了手机。

    还没放下,因为手机的异常响动。

    她再次拿了起来。

    ‘你不想知道我哥哥的一些事吗?’

    萧原!什么事?

    难道是周亚伦?

    又或者说其他?

    白簌箬的话,有几分可信度,叶繁开不知道。

    可是一旦提起萧原,她觉得她非常有必要去一趟。

    哪怕是为了萧原。

    到底他曾经为了她做了那么多。

    去见一面也未尝不可。

    在大庭广众之下,还白簌箬做什么吗?

    不可能也不会。

    她总得为了自己的名声还有面子想吧!

    已经快九点了。

    这个时候过去也刚刚好。

    只是,陆令骁那里!

    也罢,不说就是。

    她的私事,她又凭什么要告诉他!

    关掉手机,白簌箬会心一笑。

    她成功了。

    今日,在猫悦咖啡!

    她们走着瞧。

    过了一晚上,哥哥都没有回来。

    也不知道问出了什么没有。

    不管问出了没有。

    今日的事情,她也必须要去做。

    哪怕多此一举,可只要有一点儿用处…她都要去做。

    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她。

    更没有什么可以拦住她。

    临近出门的时候,王远之恰好看见了这一幕。

    “大小姐,你去何处?”

    “我出去一趟,你有什么事吗?”

    “没有,我不知道我老板去哪儿了,我还在找他呢!”

    什么!

    王远之竟然不知道昨天晚上的事。

    一细想,好像也对。

    昨天晚上在那伙人里头,她并没有看见王远之。

    看来哥哥已经怀疑上王远之了呀!

    可怜王远之这样殚精竭虑,为他着想。

    “唉,小王,有的时候你被蒙在鼓里,被人怀疑,都还不自知,我哥哥下落都不知道,看来他也不是很信任你嘛,先走了。”她走了上去,拍了拍王远之的肩。

    无奈的叹了口气。

    她真为他感到心疼。

    心疼又有什么用,最后还不是得自己忍着。

    怀疑?

    什么意思?

    待王远之要细问的时候,白簌箬已经不见了踪影。

    咦?

    看来大小姐又走了!

    老板怀疑他?

    哎呀,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老板究竟上哪去了。

    这样找不到人影。

    他心里急啊!

    连吃连喝了整整一晚,周亚伦的精气神方才恢复过来。

    “要把你喂饱,我还真是不容易,就你吃的这些,可以喂饱一头大象。”

    垃圾堆了一堆,萧原素来有洁癖。

    自然是看不惯那些。

    下边儿人打扫的速度,完全比不上某人吃的速度。

    所以很快就堆了满满的一山丘。

    “那你去呀!有本事去喂大象!”

    “好了,既然吃饱喝足,那我们也该聊聊正题了。”

    萧原等了一晚上。

    可不是等他吃饱喝足以后睡觉的。

    要真是那样,他就把他丢到养殖场去。

    好好的体验两天猪的生活,然后再放出来慢慢盘问。

    “她,还有多久可以醒?”周亚伦问道。

    问的是谁自然不用说。

    要说到颜楚,萧原也不是很清楚。

    应该还有一会才能醒吧。

    “我说你也太不会怜香惜玉了,好歹她也是我爱过的女人,也不见你对叶繁开下这种狠手!”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