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成瘾:偏执霸总的罪妻- 第266章 你明天不用来上班了,垂丝柳在线言情
春风依旧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266章 你明天不用来上班了

    这个问题还真把简宁难住了。

    她以前一直以为傅庭尧最爱的人是陆浅浅,最亲的人是傅家那个老妖婆,可最近相处下来,才发现他对陆浅浅好像在意又不在意。

    她总是看不透他。

    “不知道。”简宁如实说,“我最近会好好查一查他身边的女人,然后根据这个做下一步计划。至于那个老妖婆,我从刚到帝都的那一天,就做好了铺垫。”

    简宁连忙下车,给她们挨个打开已经坏掉必须靠人为才能从外面拉开的车门,“先回家。”

    傅加还睡得很熟。

    “冉姐,成洁,你们从今天过来的第一天开始,就已经有了工资。”简宁说道,“按照你们各自擅长的行业中部工资标准给,能不能涨就要看大家的实力了。”

    刘天冉一听,心中疑虑全消,“好!我答应!”

    说罢,积极地跑去后备箱提行李了。

    成洁却没动,“我不要,我就是过来帮忙的,而且现在还没进入正轨,距离你的计划还有很远很远,等以后……”

    “以后的事情谁说得准。”简宁道,“而且虽然没进入正轨,但你的事情还是挺多的。”

    简宁看着她,“明天就要开始忙了。”

    成洁见她很坚决,这才接受,“那行,不过就给我个基础工资就好了。”

    “我可不行!”刘天冉凑过来,“我全听简宁的!”

    成洁她们都了解她,纷纷拍了她一巴掌,“知道了,快搬行李上去!”!%^*

    四个人加一个孩子一进房间,顿时让这个老房子显得更小了。

    “大家放心,一周内我们就会搬到新地方。”简宁看看她们,“在那之前,先委屈委屈。”

    成洁表示理解,阿芳和简宁更是习惯了,可刘天冉却很坚持。

    “我没结过婚也没有小孩,是黄花大闺女……”她说了一大堆,但中心思想就是她要自己睡一间。

    因为刘天冉觉得睡得舒适,也需要一定的金钱来买单。(!&^

    那目前在这个有限的条件里挑个最好的房间,只要她是赚的,就好说。

    傅加还在睡着。

    简宁只好先把他放到沙发上,拦住了已经有点生气的阿芳,“行,那就这么住,反正地上也能睡。”

    阿芳很犹豫,“可是我早晨还要出摊,加加又小,万一他睡不好又醒得早,对身体不好的呀。”

    简宁也考虑了这个问题,但眼下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她最近从傅家赚来的钱已经分好了用途,尤其是要负担起她们俩人的工资,眼下是能省则省,她看了眼傅加,“没事,我会尽快找房子。”

    四人终于落定,等收拾完已经过了凌晨。

    大家都很累,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只有简宁,偷偷从地上爬起来,然后把那捧花扔到了楼下垃圾桶。

    傅庭尧对她的好,现在被她看来,全都是别有用心。

    因为她不相信,一个人会变化如此之快如此之大。

    换言之,如果他真的变得这么快,她更要好好考虑,谨慎对待这个男人的一切示好。

    从五年前被抛弃的那一瞬间她就明白了,这个世界上靠谁都没用。

    所以最有效的还是把一切都握在自己手中。

    她重新爬到地铺上,躺在傅加身边。

    无论如何,她都会让自己走的越来越高!

    让傅庭尧不论存了心思,都不会再发生以前那种事情。

    虽然心会乱,会偶尔动摇,但到底是被伤害怕了,不会再轻易地对男人敞开心扉,也不会把自己的命运轻易地交出去。

    她一定会让他尝尝她受过的苦楚。

    秋风越来越凉,花瓣被它一吹,四散开落,纷纷扬扬间慢慢归于尘土。

    简宁这边已经睡熟了。

    而傅庭尧那边却彻夜难眠。

    傅宥醒了一回,但情况却比想象中的还要糟糕。

    站在外面的医生各个高谈阔论,但真的给他们提要求务必让傅宥尽快病情稳定的时候,突然都没了声音。

    傅庭尧只得让他们按照自己的节奏来医治。

    孙大夫算是他比较眼熟的人,所以他第一个走进去的时候,傅庭尧倒是没阻拦,但还是有点奇怪,他一个心内科的,这么着急进去做什么?

    现在第一个给傅宥排查的可是呼吸道方面的专家。

    脸色青紫,呼吸困难,看似是心脏不好的反应,但看心电图却又看不出什么毛病。真的和简宁说的一模一样。

    孙医生脸色大变,不由得捏紧了手里的药瓶。

    他看了眼傅庭尧阴云密布的脸色,特地趁着医生交接的时候,凑到了傅宥面前,然后挤了点药膏出来,快速涂到他鼻子底下。

    明明是黑色的膏体,但接触到皮肤后就和皮肤颜色融为了一体,根本看不出有人在他鼻子底下放了什么东西。

    手上还有残留的味道。

    他走出手术室后特地闻了闻,好麻……

    还带点清冽的香气。

    “怎么和牙膏的味道这么像……”他顿了顿,自言自语道。

    “什么和牙膏的味道像?”傅庭尧盯他很久了,见他出来立刻走到他面前,“你刚刚对付宥做了什么?”

    “没……没做什么!”孙医生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就是给他掐了下人中。”

    “病情紧急到需要掐人中的地步了?”

    “不是不是。”孙医生不擅长说谎,但想想简宁的行为,肯定是不希望他说出去她来过医院的事,顿时用另一个理由找补,“我就是看看反应。”

    傅庭尧虽然是A院的总裁,但他只擅长管理和投资升级,对医术是真的一窍不通。

    正好手术室里传来惊奇的叫声,他也没心再问他什么,大跨步走进去了。

    “傅先生。”留在手术室的专家见他过来,都很激动,“少爷果然吉人自有天相,我们还没做什么,他居然自己好转了,您看。”他指指那些仪器,“各项指标都在逐步恢复平稳。”

    “没用药?刚刚那么危急的情况,他自己好转了?”

    “嗯,没有。”专家道,“因为今天用了抗生素,是少爷头次使用,所以可能出现了什么药物反应也说不定,这会儿好转了就没事了。”

    傅庭尧淡漠的看了他一眼,“你明天不用来上班了。”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