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成瘾:偏执霸总的罪妻- 第188章 场面陡然生变,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88章 场面陡然生变

    场面陡然生变。

    陆浅浅料想了千万种状态,怎么也没想到会是现在这种情况。

    那种皮肉被高温烫出的肉味窜进鼻子里,直闯人脑门。

    她惊恐地连连后退,还不忘用自己的包捶打工人的伤处。

    痛!

    撕心裂肺!

    这个女人!

    好狠的心!

    到了这个时候,不用别人说什么,拥有对疼痛最直接感受的人是他自己!

    最后悔的人也是他!

    如果他没有答应陆浅浅,没有被她抛出的好处昏了脑子,是不是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受这么严重的伤?!

    陆浅浅的铂金包非常沉,打在人身上的时候更像是被钉子直接镶进皮肤。

    每一下,都令人痛不欲生!

    他的两只胳膊已经全部溃烂!

    他现在恨不得,恨不得……

    杀了陆浅浅这个女人……

    简宁自然不会错过他的眼神。

    她在工人的眼神逐渐变得凶狠时,及时走到他身边,猛地往他头上扎了一针。

    那根汉针就像一个颤颤巍巍的小孩,一半没入他的头颅,一半露着上半身似的,明晃晃地在他头发上站立着。

    疼痛瞬间就减轻了很多!

    工人的动作呆滞了一下,猛地看向简宁。

    这才想到之前自己感觉到的那种好像被蚂蚁咬了一下的痛感,还有自己嗓子刚才突然失声的状态……

    强大的求生欲让他的脑子似乎都活络了很多。

    一定是这个女人动了手脚!

    这个女人是神医!

    居然每次都只靠一根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银针让他失声,给他减免痛苦?!

    工人像看到了希望和救赎一样,瞬间松开陆浅浅。

    转头抬着自己的胳膊对着简宁磕了个头,“求求你救救我!”

    他决绝地看了眼陆浅浅,她衣服上还有他伤处的溃脓弄脏的痕迹,看上去触目惊心。

    但再触目惊心,能抵得过他受到的这些伤害吗?

    他的眼神落在傅加身上……

    这个小公子喊这位大夫叫妈咪。

    说不定真和大家想的一样,陆浅浅早就失宠了!

    她其实就是个豪门弃妇,什么都没有,所以才对简宁心怀不轨!

    就是想毁了她!

    是他太傻了……

    居然会相信她?!

    工人眼里满是悔意。

    确认似的,对傅加道,“她真的是你妈咪?”

    傅加点点头,“当然!我妈咪叫简宁,爹地叫傅庭尧。”

    这工人虽然受了伤,但不值得同情!

    如果不是他和妈咪都比较警觉,那现在受伤的就是妈咪。

    所以傅加现在看透了他想‘投诚’的想法后,毫不介意再添把火,多吓吓他,给简宁在所有人面前抬抬身份。

    毕竟傅庭尧的名字,他经常试,在外面还挺好使的。

    果然。

    工人脸色更差了。

    一切都和他推测的一样!

    什么傅太太,什么傅庭尧最疼爱的女人,什么看重她才让她做这个项目,其实就是和简宁一开始进入工厂时说的一样,是傅少让她替这个叫简宁的赚钱呢!

    这就是和佣人一样的待遇啊!

    工人的场子都悔青了。

    他坚定地看向简宁,指向陆浅浅道,“都是这个女人让我害你!只要你救救我身上的伤,我把来龙去脉,还有她对我说的话全都告诉你!”

    简宁没着急答应,而是先看了眼傅加。

    给了他一个赞赏的眼神。

    可以嘛。

    关键时刻,他还真不掉链子。

    面对这种场面,不仅没有丝毫慌乱,还能很快地通过观察别人的表情和动作,揣摩到别人的想法。

    简宁今天对他的改观还挺多的。

    等傅加甜甜地冲她笑了一下之后,简宁才重新看向朝她磕头的工人。

    更确切地说,应该是重度烧伤患者。

    他这两个胳膊,还有腿上被溅到的地方,如果换成别人,一定要花费很多很多钱,和相当长的治疗期,最后还有可能不能完全恢复。

    但在她手里……

    简宁自信地笑笑,小菜一碟。

    她人长得本来就美,这笑容又透着一种风轻云淡,不掺杂质的清爽。

    没有一点嘲讽的意思。

    反而带着一种神奇的安抚。

    让他的伤处更加不疼了一样……

    简宁没继续看他,而是看向自己的手机,上面还显示仍在通话中,她把手机贴到耳边,“喂,刚才他们说的你都听见了吗?”

    她声音清浅。

    像是一汪清泉折射出的光照亮了隧道。

    他们真的从隧道里出来了。

    外面也真的有了光。

    傅庭尧的眼神也逐渐亮了许多。

    看手机的时候带着浓浓的兴奋。

    这可是简宁亲自!主动!给他打的电话!

    他几乎忍不住把屏幕上简宁两个字看了又看。

    直到简宁又喊了一句,“能听到吗?”

    “能!”傅庭尧像得到了糖果的小孩子,信心满满地回道。

    简宁唇角的笑容倏然绽放。

    然后看向陆浅浅。

    她没有贸然开放免提。

    因为傅庭尧的态度有点不对。

    他好像对陆浅浅的行为和工人说的话一点都不在意似的,甚至嗓音里还带着温润的笑意。

    人心……

    真的会偏到这种程度的。

    她已经领教过了。

    所以哪怕这次有人证物证,她还提前和傅庭尧通了电话,让他听完全程,她也没有放松。

    简宁忍住心里的恶寒。

    继续问,“那你想怎么处理这件事?”

    傅庭尧有点懵。

    他很长时间没坐过这种不舒服的车了,座位都不是真皮的,遇到不平的路还会剧烈颠簸。

    但一想到能赶快回到帝都,就又仿佛什么都能忍了。

    毕竟看天气,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恢复到飞机可以正常飞行的情况。

    他目前能选择的交通工具也只有这个黑出租。

    说起来,也算是人生中很新奇的体验。

    傅庭尧还挺想和简宁分享的。

    也没有对她的话进行深度思考。

    “什么怎么处理?”

    那头呼吸一滞。

    他反应过来一样,立刻问道,“我刚才在隧道里没有信号,你能把刚才说了什么再说一遍吗?”

    他对她讲话的态度从未这样好过。

    简宁甚至有一瞬间的怔愣。

    但转眼,便是更深的恼怒。

    甚至脸色都起了红晕。

    “傅庭尧!”她大跨步走到院子里,确定别人不会听见后,才突然一声厉喝!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