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成瘾:偏执霸总的罪妻- 第186章 简宁等的就是她这句话!,垂丝柳在线言情
春风依旧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86章 简宁等的就是她这句话!

    只要简宁再上前一两步,一直站在隐匿地带的工人就会直接打开流熔阀,将高温成品倾倒而出!

    简宁的手,不废也残!

    马上就要成功了,赵蕾几乎不敢呼吸,屏息以待。

    没人看到傅加不知道什么时候,小手一直在动作。

    但因为在衣服兜里,所以如果不注意看,就会觉得他可能是吓到发抖了。

    小孩子毕竟对危险的气氛都比较敏感。

    陆浅浅讥讽地看着他,“看你那点出息!”

    和傅宥比,就是差远了!

    明明是一个妈生的,这俩孩子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幸好傅宥是长子。

    不然她得多费多大的心神,才能教好傅加这个不成器的!

    可傅宥就不同了。

    他天生聪慧,又有超乎常人的智商。

    就连气魄也是一等一的好。

    根本就不用她费力,就能收获一个好儿子。

    说起来,这还要感谢简宁呢。

    瞧瞧她那还想往前走,慢慢伸手的样子!

    真是一点记性都不长!

    就连她都替简宁的智商着急呢……

    “赵蕾。”她一边看着简宁,一边喊道,“我背上有点痒。”

    虽然这里人多,但她实在忍不住了。

    这会儿来回活动背部和胳膊,转动起来整个人的姿态看上去一点都不端庄。

    整个人的身体像是来回晃动。

    似乎有固定的点一样。

    像是在人前故意搔首弄姿似的。

    那姿势……

    啧啧。

    “没什么啊。”赵蕾轻轻在她后背拍了拍,小声提醒,“太太,您别乱动,这样不太好看。”

    陆浅浅当然知道!

    但好在,还能控制一点。

    她轻咳了两声,在原地来回走了走,减轻不适。

    然后再看向简宁。

    “你不再靠近点?”

    简宁眼中满是讥讽。

    将陆浅浅刚才看她的眼神,千倍万倍的返还给了陆浅浅。

    “再靠近一点?”简宁看向那个电子大屏幕的位置,“等着滚烫的牙膏液体烫伤我的手?”

    陆浅浅:“……”

    她怎么知道的?!

    她不过就是身上痒,走了一下神,简宁为什么能在这段时间里,这么快就发现不对劲的地方?

    “妈咪。”傅加往前站了站,对着简宁伸出一个小绅士的伸手礼,“快下来。”

    简宁和傅加的小手重叠。

    傅加虽然矮,但却并不瘦弱。

    当简宁握住他时,他还能撑住她身体的一般重量。

    所以简宁哪怕从台阶上直接跳下来,落地的时候也显得很轻盈。

    整个人就像仙子一样,做什么都轻飘飘的。

    自带美感。

    她冲傅加眨了眨眼,然后继续看向之前看的方向。

    陆浅浅顺着她的视线猛地回头。

    是那块电子屏幕!

    刚才呈静止状的电子屏幕!

    这会儿已经动了!

    画面都在正常播放。

    陆浅浅的脸色刷一下就白了。

    因为画面里……

    有工人的五官几乎都拧到了一起,满脸写着痛苦,但嗓子似乎失声了一样,没有任何动静。

    所以陆浅浅才没听到。

    她想用在简宁身上的计策,失效了?

    轮到这里的工人身上了?

    可这怎么可能!

    那个出牙膏的锅炉口就在简宁刚才站的方位啊。

    陆浅浅急的额头都出了汗。

    “简宁!”她气急败坏道,“这是怎么回事!”

    “就是你看到的这回事喽。”那名工人现在有多痛苦,从电子屏幕上可见一斑。

    他整个人的五官都皱着。

    双手因为沾了很多滚烫的液体牙膏,现在已经两只胳膊都呈现出被烫伤的状态。

    胳膊也显得皱巴巴的。

    尤为恐怖。

    简宁却始终平淡地盯着那个人看。

    仿佛他不是一个受伤的人,只是一个物件而已。

    陆浅浅不由得大吼,“简宁!你是医生!有人受伤了你看不到?!”

    “活该,看到了也不能救。”简宁嗤笑一声,眼波一转,看向陆浅浅,“不是吗?”

    陆浅浅没想到她说的这么直白。

    虽然心中有些心虚,但她有自信没有露出马脚。

    “你作为一个医生,居然对着病人说活该?!”陆浅浅现在像是一个正义使着,对这简宁大呼小叫。

    能动手的就别哔哔。

    简宁直接把赵蕾拉过来,对着陆浅浅问,“她也是医生,你怎么不让她上前救人?”

    她是医生没错。

    她的医术好也没错。

    可刚才,如果不是电子屏幕突然恢复正常,让她看到了站在锅炉反面的工人做的小动作,恐怕她再往前迈一步,现在抱着胳膊痛苦地流泪的人就是她!

    陆浅浅真是好狠的心!

    居然想直接废掉她作为医生的手!

    简宁深吸一口气,“我又没说不让赵医生救,傅太太着什么急。”

    平时陆浅浅说句话,哪里有人敢反驳她。

    都是直接听令就是了。

    何况还是她发火的情况下。

    可简宁就是敢。

    再想想傅加对她的态度。

    她在工厂时嚣张的样子,还有她对陆浅浅提到傅庭尧时说的那番话。

    在场的人心里无不打鼓。

    这位被称为简宁的大夫……

    是不是在傅家真的比陆浅浅的地位还要高?

    这么一想,之前帮陆浅浅做事的人都不敢吭声了。

    只是默默地朝那名两只胳膊都被烫伤的工人投去了可怜的眼神。

    赵蕾人都傻了。

    她是想着害简宁。

    但哪里给烫伤的病人处理过这种情况?

    她这些年来,医术也没什么精进。

    全靠着之前帮陆浅浅对付简宁的功劳才在A院做的稳稳当当。

    可现在……

    事情搞砸了。

    还有工人受了这么严重的伤。

    她自己的客户也被简宁拿走了。

    赵蕾越想越难过,顿时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简宁都被她吓了一跳。

    工人听她哭,自己更想哭了。

    眼泪就跟断了线的珠子似的,噗通噗通地往两只胳膊上砸。

    “呜呜。”

    他想有个人救救他啊!

    他的眼神求助似的看着陆浅浅,“呜呜!”

    陆浅浅看了他一眼,怔愣了一下,“你怎么不讲话?疼你就喊!谁害的你你就指着谁!现在一直看我是什么意思!”

    “他讲不出话。”简宁道。

    陆浅浅看向她,“为什么?他又不是哑巴。”

    简宁等的就是她这句话!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