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太子的掌中娇- 第543章 长枪红缨,垂丝柳在线言情
苏打火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543章 长枪红缨

    没错,皇太后一只不出手,便是为等待秋凌霄带领着麾下的兵卒离开,由于到此时候,紫禁城内虚,虽说唯有两万的部队,却也足以揭起惊涛骇浪,要她把自个儿谋划的所有事儿全都完成。

    可是,老谋深算的皇太后还是算错了一件事儿,那便是凌菲那一日之因此前往太极殿告诉皇太后这所有,虽说想瞧她到底要选前者后者,可是暗中却也把所有全都操纵妥当。

    皇太后不出手,亦是不交出巨昭,说明她已选择了利用巨昭的在内宫作乱,假充勤王之军,威迫皇上废后、废皇太子。既然,骨肉亲情跟国朝的大局全都比不上她后族的权利跟后位,那样凌菲便只可以‘成全’她的心意,而后坐以待毙的瞧着她四处奔波忙活,暗中收买大臣,要他们向皇上施压,最终,秋凌霄只可以出兵……

    秋凌霄走了,可是皇太后还是不会这样快动手,由于她也是怕秋凌霄会忽然退回来,因此,她定然会等上数日,等到秋凌霄的兵马已远的压根等不及回京城阻挡她的所有谋划时才会动手,这一回,她要快刀斩乱麻。

    “秋元帅定然会凯旋而归的。”凌菲淡漠的道,傲然的抬起下颚,高高在上的瞧着那一些大兵浩浩汤荡的踏出帝都。

    这帝都,要起风了……

    三以后,如凌菲所揣测的那般,皇太后动手了,盔甲悄然无息的向紫禁城四处涌动,打算把把整个帝都全都包围,更为一路飞快的扑向明政殿。

    凌菲静坐在明政殿的内殿中,奢贵的味息那般浓郁。曼儿一下不吭的在一边侍奉,可是不管如何,全都没法令今夜的明政殿温暖起来,寒意,如若刺了骨髓一样的寒。

    深夜,原本紧闭的宫门也慢慢的开启了,数不清在半夜给叫起来的满朝官吏有些不明因此的打着呵欠,个顶个软轿慢慢入宫,在朱舍人的指引下,从后花苑处的一个边角中,悄然无声的走至了灯火通明的御书房。

    今夜的厮杀,兴许不会真正的看着血猩,可是决对比血猩更为残酷。只是,这仅是对皇上而言。

    “皇后主子,皇太子殿下咋全都不愿睡,婢子唯恐殿下生病了,情主子宣御医。”偏殿中哄着皇太子睡觉的奶妈在屋子中踱步好久以后,不的已只可以走出,面上带着浓郁的忧心。皇太子可是国朝的第一王子,圣上痛爱的紧,可千万别出啥事儿。

    “给本驾罢。”凌菲淡微微的讲道,言语生硬。兴许到了生死存亡,她还是作不出全然的信任符重,由于,今夜行凶的人是他的母后。

    奶妈不敢违逆,立马把皇太子送至了凌菲的手上。凌菲抱起孩儿,瞧着磷儿嘀遛遛瞧着自个的眼跟那张可人的小脸,慢慢的笑说:“磷儿今夜也睡不着么?”

    磷儿还不会讲话,亦是不可以发出啥声响,可是却张嘴呀呀的几下,小嫩手挥动。凌菲抬掌牵住他的小嫩手,而他则是狠狠的捉着,那类力道令凌菲刹那间心口一阵酸楚。

    “主子,夜深了,你还是早一些歇息吧,圣上去书房前还千叮咛万嘱咐的要婢子侍奉主子早一些睡下,瞧,这一些安神香全都是圣上派朱舍人送来的。”曼儿捧着手里上好的安神香,有些嘀咕的讲道。她元给认为今晚上用不着,由于主子历来早睡,可是没料到还真真的晚了。

    凌菲瞧着那安神香,轻轻一愣,心尖刹那间升起了一丝复杂的情绪。打从生产以后,她历来睡的极早,由于赵御医吩咐要养好身体,可是今夜他忽然派人从安神香来……

    凌菲嘴边扯起了一丝苦涩,由于,她不着调符重在心尖算计着什么,他又想咋做。所有,全都是谜局,她瞧不晓得,亦是不想看清晰,由于她自来只相信自个儿。

    即使在情意缠绵中失却了心智。

    寂静的深夜中,忽然传来了一阵细微的声响,曼儿跟奶妈全都没觉察,可是耳力不曾由于把近一年的歇息而退化,她两眼猛然一沉,瞳孔深处划过一丝阴沉的崚厉,在那不远处的盔甲声响越发的近,也愈来不预备遮蔽目的飞奔而来之际,平日淡然的声响猛然威严摄人,她斥说:“把宫殿正门所有关起来。”

    恰在拨搞炭火的曼儿跟深夜困倦,有些失神的奶妈给凌菲这一下响吃吓一大跳,血红的火星从炉中送出,险些烫伤了她们。

    “皇后主子。”曼儿紧张的瞧着凌菲,不晓得到底发生了啥事儿。

    “快去,再晚就等不及了。”凌菲背影沉凝,不带一丝懈怠的讲道。

    曼儿愣了愣,随即看向奶妈,随即二人带着疑问仓促的跑出。待走至殿宇外,吩咐关闭明政殿正门时她们才明白发生了啥事儿,由于不远处铿锵的战马铁蹄声响震动了整个紫禁城,数不清在寒风好雪地中漂荡的红缨飞洒,要她们心惊胆战。

    二人关闭了全部的门窗,并令宫殿中的宫女跟守门的皇太后抬动重物顶着,而后二人迅速的奔回了内殿,说:“皇后主子,不好了,外边有好多的兵卒冲来,婢子眼花了,居然看着了残破了半张脸的巨头领,婢子是否是看着鬼了。”

    巨昭面上有一道极深的伤疤,不似刀伤,由于凶狞的足以另曼儿认为自个儿看着了鬼。凌菲丹唇勾起,果真是他,那夜,是他射下了白头鹰。

    她之因此在后廷围墙外吹响哨子,便是召唤白头鹰做最终趔趄挣扎,顶好能在凶手身上留下印迹,好令自个儿找到,而白头鹰则是用利爪在巨昭的面上钩下了深切的印迹,这亦是为何那夜太极殿忽然出现骚动的原由。

    “你们如果怕的话,便全都进偏殿躲躲罢。”凌菲的口气儿带着云淡风轻,她全不在意的触摸着磷儿小脸,之间怀抱中的小孩啰啰的对自个儿笑,也如若她一样的淡定。

    曼儿愣了愣,她视线有些涣散,许是给巨昭的面孔吓到了,可是在听见磷儿的笑声时,惊惧的瞳孔深处升起了一丝惊奇,由于这事儿磷儿第一回笑。因此她面上的恐惧一扫而空,立马对身边的奶妈说:“你退下歇息吧,我留下陪皇后主子。”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