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太子的掌中娇- 第542章 红颜祸水,垂丝柳在线言情
苏打火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542章 红颜祸水

    若非借助巨昭跟那两万兵马之力对付她,皇太后自然便不会陷入左右两难的境地,现而今一边儿是后族的荣耀跟就要唾手可的的后位,一边儿是国朝江山的国土收复,不管选择哪边全都要舍弃其一,她怎可以够不震怒?

    曼儿讶异,不明因此,可凌菲却也是没解释,只说:“你下去罢,本驾有些累了,想先歇息须臾。”

    曼儿领命,仓促出了殿。

    确实有些累,由于不管以往斗争过多少回,可是自始至终还是相隔一道墙,不曾有过真正的杀戮,可是这一回却不一般了。

    两万人马,对秋凌霄麾下的十多万兵士来说,只是是断了一根汗毛罢了,可是两军一旦交战,必定会惊动整个四海天下,届时,这一件事儿就会如若皇家丑闻一般传遍每一个边角,待到彼时便真真的不是她死,便是皇太后亡,两者只可以活其一,无可选择。

    可是太极殿,给恨意包裹的皇太后,不一定能够想起这一点,由于她只寻思着把德妃推上后位,把她废皱……

    天儿逐渐的暗沉下来,大雪也逐渐的停止了,凌菲便这样坐在了床帷旁一整天。即使符重的味息把她包裹全都没觉察。

    一件带着温暖的裘袄披在自个的肩上,驱散了寒意,凌菲此时才回神,而符重把她拥进怀抱中,用力的抱着,暗哑的声响带着复杂的情绪:“今日去太极殿啦?”

    轻笑,却亦是苦涩的,她淡微微的说:“曼儿反倒是啥全都不敢瞒你,是否连嫔妾每日吃几杯水,她也一并汇报了圣上?”

    “那是自然,由于你是寡人的,寡人要时刻知道你的所有,哪怕是些细小的琐事儿。”符重霸道的声响萦绕在凌菲耳际,带着她熟悉的粗曼跟不讲理。兴许,也正就是这样的束缚跟无赖,才要她无计可施,最终只可以从了他,再一回至这金色的奢贵牢笼,为他生儿育女。

    “政务这般繁忙还是要这般,圣上不觉的厌烦么?”凌菲叹息了下,有类认命的味儿。

    可是她这一下叹息,却令符重满足而充实,他喜欢她认命的模样,那表示她不会寻思着要逃离。因此他把她抱坐到了自个的腿上,亲吻了她的脑门,笑说:“不厌烦,寡人巴不的曼儿时时刻刻全都去禀告,由于这样,寡人会觉的心尖踏实很多,也便是有心思把那一些奏章看完了,不然,寡人总是会走神,头脑中全都是你的嫣然巧笑,彼时,便会非常想丢下东西奔来找你。”

    这是符重的真心话,凌菲能够感觉的到,她瞧着他刚强的俊容跟眉眼可见的柔情宠溺,微微的痴笑,而后依倚靠在他宽厚的怀抱中,抬掌环住他精壮腰,慢慢的说:“怨不得四海天下人全都说嫔妾是红颜祸水,蛊惑帝皇的妖孽,先前嫔妾还觉的委曲,如今想来,忽然觉的她们讲的全都对。”

    符重浓眉紧皱,似有些怒意的瞧着她,而凌菲则是低笑出音。

    “即使你是妖孽又怎样?寡人不容许你离开,你明白么?”他有些爆戾凛然的讲道,围住她的身体,不容许她有逃离的契机。

    心尖由于巨昭跟皇太后串联的阴云缓慢的散去,心口溢满了暖意。她好像已逐渐开始习惯在了这类给疼爱,给呵护,乃至给藏在臂弯中,如若精贵物品一般给妥善安放的生活。逐渐脱离了那类要自个儿一手撑起一片天穹,孤自面对血猩、杀戮,跟未知的恐惧的日子。

    这所有,是潜挪默化的,是缓慢积累而成的,而她也是给在这类生活中,不知觉便给教养成为符重怀抱中的娇小妻子。

    静悄悄地依偎,只道朱舍人隔着幕帘说晚膳已预备好了时,符重才不舍的放开了凌菲,牵起了她手。

    一顿饭,今日算作是吃的最为平静,由于没人前来打扰,可是恰在菲儿收拾碗筷时,朱舍人却仓促的出去,又仓促的回来,一连反复几回在符重的耳际嘟嚷着什么。凌菲不在意,径自逗着睡睡醒一醒的磷儿,随即在曼儿的提议下一同进偏殿给他洗澡。

    等凌菲抱着满身清香的磷儿踏出偏殿时,符重已不在内殿了,朱舍人笑着说:“圣上去御书房了,适才有一件紧急的公文要处置,因此等不及跟主子说。”

    凌菲点头不语,如今还是有啥事儿是最紧急的?是拿下大理还是制止皇太后?

    转眼间又过了半个多月,突厥跟鞑靼匈奴的战事儿还是没一点进展,由于双方的损耗太大,好像完颜可顿跟阿史那铁木尔全都已在考虑,这一回铸造兵器失败的事儿,用这类方式来处理是否太过仓促了。

    凌菲为国朝生下皇太子的事儿,他早已耳闻,这表示着什么,他比任何人全都清晰。

    突厥跟鞑靼匈奴已开始频频交涉谈判,大有休战的意思,由于粮草消耗比死伤更为令人头痛的问题。突厥原本在极南之地,现而今跋涉到大运河,已耗费了太多的人力,而鞑靼匈奴在征战之际,身后还是有势力雄厚的回鹘,要他们畏惧,因此,这俩对峙的国家全都意识到了危险。

    而在国朝,秋凌霄自因此不出兵,是由于符重比谁全都明白,一旦大兵前往大理攻占领地,帝都会发生什么事儿,稳定动荡局势跟守护自个的妻儿,到底哪一个比较要紧?

    可是,朝堂上一叠叠奏折却不容许帝皇有丝毫的犹疑,终究,符重下令,把兵权交付给秋凌霄,要其带领大兵前往大理,一举攻占。

    临行前,凌菲亲身召见秋凌霄,却只字不提战事儿,只是把一封迷信塞进了他的手里,淡微微的说:“元帅此去,自然要凯旋而归,本驾等你的捷报。”

    秋凌霄把密信紧捏在手心,行大礼跪拜,退出了明政殿。随即,行军的号角吹响,在整个帝都的上空漂扬回荡。

    “秋元帅终究出征了。”符重说这句话时,没任何神情,刚强的俊容冰寒,下颚紧绷,削唇也狠狠的抿着,他视线幽沉悠远,暗藏着杀机。

    凌菲瞧着他如蓉刀斧一般雕刻的侧脸,却之际淡微微一笑,有很多事儿她总是佯装不晓得,可是,可以装作不晓得,却不会不动手。由于此时站在太极殿中,听着这出征的号角声的皇太后,定然会觉的他如天籁一样的美妙。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