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太子的掌中娇- 第541章 兵戎相见,垂丝柳在线言情
苏打火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541章 兵戎相见

    “皇后忽然奔来本驾这寒清的宫殿来干嘛?”皇太后的声响幽幽的从殿宇上方传来,兴许是由于德妃的不明白掩饰,要她不的不张口讲话,因此她已张开双不见喜怒的眼睛,施了宫脂的面颜比数月前凌菲见到她时,年青了很多,原本有些花白的鬓发也是给染成为黑色,发簪上了赤金凤头钗,丹唇狠狠的抿起,显示为人坚毅。

    皇太后确实是坚毅的,倘若换作任何人坐到这样的数回打压全都会觉的心灰意寒,要久居深宫颐养天年,不计划打算再过问朝堂上的事儿,可是她却数回跌倒数回站起来,且一回比一回手腕儿崚厉狠绝,而这一回,更为倾尽了所有要和她相博。

    凌菲浅笑,视线深幽,琥珀色的眼睛隐匿着皇太后也探测不出的情绪,她声响娆柔的说:“皇太后主子在磷儿满月时全都不曾前来瞧望,使的灵儿全都不晓的自个儿还是有一名祖母,而国朝来自全都对四海天下展示的是皇家的母慈子孝,因而,皇太后不去吃一杯皇太子的满月酒,皇太子却不可以不来瞧望皇太后。”

    凌菲言语间的讥讽意味非常浓郁,母慈子孝,呵,这确实慈祥,乃至连自个的亲生儿子全都舍的利用。

    皇太后的面色逐渐的哪看起来,即使作是浓厚的脂粉全都遮蔽不住气怒,可是有了乌山传来的密信跟巨昭做后盾,皇太后的腰板儿也硬朗起,她没给凌菲激怒的浑身战抖,而是也讽笑一下,说:“皇后是来瞧本驾跟荷儿有没给闷死在这太极殿吧,带着皇太子来瞧祖母?你一套即使全四海天下的人全都相信,可是本驾不信。”

    凌菲柳眉微挑,心尖已更加确定那夜的人确实是巨昭。他为除掉自个儿居然不惜反戈,藏身在太极殿,视线寒冽的扫向影屏处,轻轻狭起,随后便看着一缕高健的背影从里侧一闪而过,快的令人认为是幻觉,可却令凌菲更加确信自个的揣测。

    “嫔妾知道皇太后主子对嫔妾有误会,可是不管皇太后主子怎样瞧不的嫔妾,可,嫔妾的郎君到底是皇太后主子的儿子,嫔妾的孩儿亦是皇太后主子的孙儿,皇太后三年不曾见到圣上,现而今连才出生的皇太子也避而不见,莫非便不觉的想念么?”凌菲淡微微的讲道,可是视线中却早已冰寒。

    皇太后的面色猛然一震,随即瞳孔深处划过一丝疼楚,原来,即使如皇太后这样要把住权势,以后族的所有利益至上的女子,终究逃离不了骨肉牵绊。凌菲瞧着皇太后,心尖未免猜想,未来她们二人兵戎相见之际,她会以什么样的面目跟心态来面对自个的儿子跟孙子。

    “圣上……他还好么?”皇太后的问的有些涩然,似有啥抽噎在喉间一样。

    “突厥跟鞑靼匈奴交战,回鹘一心想娶大理,扩大自个的势力,如今朝堂虽说已压住了,可是以鹘荡的心智,他竟然不可能轻易放手。现而今,大宛国内虚,倘若如今朝堂派兵攻打,必定可以轻而易举的生擒九江侯这叛徒,可是……”凌菲存心把如今的局势透露给皇太后,也是算作是自个给她最终一回选择的契机。

    瞧她到底是选择保住自个儿儿子江山,还是选择在这至关要紧的时刻,用巨昭的那两万人马为后族一族博一个,兴许压根不愿能实现的荣耀面前程。如果她选前者,她可以既往不咎,可是如果后者的话……

    皇太后听说凌菲的话,先是一愣,随即有些愕然,显而易见,她没料到如今的局势竟然已走至了这样攸关胜负的一步,因此立马问说:“可是啥?齐戎秋是个奸诈小人,突厥亦是否是一个省油的灯,如个恰好大势向我,还是有啥好可是的?”

    “可是,圣上派巨昭带领两万精兵前往大理为秋凌霄的大兵做探路先锋,可巨昭却在出了京城以后忽然消声灭迹了。那两万兵马是帝都御卫军中,最为精炼的部队,齐戎秋狡诈万分,因此她们必定不可缺少,现而今情势陡转,圣上更为焦头烂额,皇太后主子觉的圣上会好么?”凌菲淡漠的看着皇太后那刹那间慌促的眼光,丹唇抿紧。

    皇太后僵硬住了,她迟迟不语,好像也是在心尖权衡着什么。可是须臾后,她却忽然一转以前的深重,瞧着凌菲,寒漠的说:“你告诉本驾这一些干嘛?本驾又不明白兵马,皇后不是可以够为圣上分忧解劳,明白的治国之策么?”

    “嫔妾固然可以给圣上解忧,可是到底之际一介女流之辈儿,何况母后不教导,后廷不的干政,而嫔妾如今也由于巨昭的失踪而惊乱失措,不知所云,而圣上也昼夜长叹,因此万万不敢再去叨扰圣上,现而今,也只可以求祖宗保佑,可愿巨头领跟那两万精兵平安无事儿。”凌菲慢慢的讲道。!%^*

    “你这是啥话?啥叫作只可以求祖宗保佑?”皇太后怒了,猛然拍想桌子,猛然立起。

    凌菲垂眼,怀抱中的孩儿给这声巨响一惊,张开双睡梦中的眼,小嫩手不住的挥动着,凌菲立马拍了拍他,慢慢的摇晃起来。而皇太后一瞧着凌菲怀抱中那哭死符重的婴孩时,身子猛然一震,随即视线忽然沉静下。

    “嫔妾只可以求祖宗保佑,由于嫔妾也是没法子,皇太后主子发这般大的怒火,莫非主子有法子?”凌菲全无畏惧的抬眼看向高高在上,气魄压迫的皇太后,凉凉淡然的讲道。

    皇太后的视线从孩儿身上挪开,冰寒的凝看着凌菲,而凌菲则是慢慢起身,欠身告退说:“磷儿应当是饿了,嫔妾亦是不打扰皇太后主子歇息了,嫔妾告退。”,说完,抱着孩儿便踏下了岩阶。

    德妃见凌菲抱着孩儿离开,鼻孔出气的寒呵一下,随即转头,提起裙襦步上岩阶,却见皇太后边色沉溺,视线崚厉,刹那间吓的连一句话全都不敢说,只可以唯唯诺诺的跪坐在一边。(!&^

    皇太后两眼狭起,带着金护甲的手攥紧了又松开,随即下颚紧绷,面颜庄肃,好像已决意了啥……

    凌菲回至明政殿时,便把孩儿交给了奶妈,曼儿伴随她入寝室,困惑的问说:“皇太后相似把所有全都已怪责到了你的身体上,可是这巨昭失踪,又不是主子唆使的,皇太后她生什么气呀。”

    “巨昭失踪,虽说不是本驾唆使的,可是却和本驾有着脱不掉的关系,皇太后自然会生气。”凌菲讽笑了下,寒漠的讲道。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