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太子的掌中娇- 第539章 秋深露重,垂丝柳在线言情
苏打火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539章 秋深露重

    因此,她便点了下头,说:“早一些回来。”

    符重露出宠溺的浅笑,又在她的丹唇肉上一吻,低醇说:“好,你令曼儿进来陪你,寡人在宫外布设黑衣暗卫。”

    “恩。”凌菲揭动长睫。符重又吻了下她的眉眼,才有些不舍的踏出。

    “皇后主子。”符重一离开,曼儿就仓促的跑进寝室,跪坐在床帷上,焦灼的说:“主子今日去了哪中,全都快把婢子吓死啦,幸好主子你没事儿,不然婢子即使作是万死亦是不可以弥补了。”

    凌菲摇了下头,不讲话,她觉异常累,因此只慢慢的张口说:“告诉奶妈,今晚上皇太子便陪着本驾睡,要她早一些歇息罢。”

    曼儿点头,因此凌菲把抱着孩儿躺,把他搁在自个的身边。

    磷儿不是一个非常好动的孩儿,可是在面对凌菲时,却异常的顽皮,两手不住的捉扯着凌菲的衣裳,小嘴嘟嘟的,那样子当真是和符重非常相似。凌菲爱怜的扶着他的头,抬掌撑着自个的脑门,轻说:“乖,睡吧,明日,母后还是有很多事儿要去作呢。”

    磷儿好像听明白了凌菲的话,适才还张牙舞爪的手立马就缩回了襁褓,可是一双小嫩手却扯着襁褓上的金黄丝绸,小头来回转动,奇怪的瞧着纱帐上悬挂的青玉穗子,一对黝黑的眼圆遛遛的,非常可爱。

    到底是如何睡着了,凌菲不晓的,只是在深夜时,模糊的感觉到自个身边多了一人。她张开两眼瞧着,却见符重依倚靠在窗沿上,两眼幽沉,神情紧绷,好像在想啥。凌菲身体一动,符重立马转头瞧她,随就要她拥入怀抱中,说:“睡吧,夜深了。”

    “可是发生了啥事儿?”凌菲有些担忧的问,由于她感觉道了符重神情不对。

    “没事儿,菲儿,你安心,寡人不会要任何事儿发生,为你跟磷儿,寡人决然不会再心慈手软。”符重吻着她的眉眼,味息深重的讲道,随即似想宣誓什么一样,忽然覆上了凌菲的丹唇,和她唇齿揪缠,乃至把她压在了床帷上。削唇探进了她的衣襟,允吸着她的雪白的脖颈。

    “跟我说,到底发生了啥事儿,我想知道。”凌菲只觉有啥事儿,由于自她生产以后,便不曾再看着符重这般失控过,他以往这般,只是骇怕凌菲会离开,会消失才会这样的狂乱。可是如今,他居然又有这样的混乱……

    符重震住,一对深幽的眼睛深切的凝看着凌菲,好像要在她的瞳孔深处寻找什么,好久,暗哑的声响才说:“菲儿,你的心尖有寡人么?”

    凌菲神情微楞,随后皱起柳眉,想趔趄挣扎起身,由于她已确定符重确实是有事儿瞒着她,而且这一件事儿还不小。

    可是凌菲一动,两手却便给符重反剪住,他把她的两手高举过头,用身子压住她娇小,几近把她肺中的空气全都挤出来。

    “符重,你放开我。”凌菲吃力的讲道,可是唇却在下一刻便给封住,符重的气力非常大,如若爆虐掠抢一样。凌菲张大两眼,心尖的怒火顿起,可是却无意中看着了符重紧闭两眼睛睫处的晶莹光泽。

    心,猛然给窒住,她停止了反抗,而符重也是在缓慢的停止了自个的恣虐的,深幽的眼睛狠狠的看着她,声响暗哑而低醇,说:“菲儿,告诉寡人,你爱寡人……”

    不敢在违逆他的意思,凌菲迟缓的说:“我爱你,昆仑,到底发生了啥事儿?”

    符重的身子因这仨字而完全僵硬住,随就要她凶狠的拥抱在怀抱中,闭眼说:“寡人爱你,菲儿,寡人爱你,这一回寡人决然不会再心软,寡人会护着你跟磷儿。”

    窗外下了一夜大雪,漂漂洒洒的似没尽头,沙漏更深,却显的异常深重。这一夜凌菲没合眼,直至天亮时才睡熟,可醒来时,却发觉身边的符重已不见了。

    起身,才要呼叫,却见曼儿跟朱舍人阔步踏来,她们背后的奶妈正把一个包裹着襁褓的婴孩抱进来,笑容盈盈,显而易见她们全都还不晓的这帝都就要给狂风爆雨笼盖,只是不知愁的贪享着现下的平静。

    凌菲松了一口气儿,身体歪斜的依倚靠在龙纹金臂上,慢慢的吐纳。曼儿向前,笑说:“主子醒啦,圣上五更天便去上早朝了,如今恰在御书房和秋元帅他们议事儿,由于担忧主子,因此派了朱舍人前来禀告,要主子安心,皇太子殿下方才才吃过,在主子还睡着时正没法没天的横行霸道呢。”

    曼儿从奶妈手里接过磷儿,递到凌菲面前,可见那小家伙儿两手挥动,可在一瞧着自个的母后时,便本能的小爪缩回,表现的非常无辜憨厚,而这样子,则把曼儿跟奶妈全都逗的笑起来。

    朱舍人也向前,笑说:“皇后主子既然醒啦,奴才便去禀告圣上了,奴才告退。”

    凌菲起身时,已应当是日上三杆儿的时辰,可大雪却没停止,因此天儿阴沉灰蒙,显的没一丝生气,乃至带着继续恼人的抑郁。

    梳洗更衣,早膳以后,凌菲踱步到窗前。

    很遗憾,这一些美景非常快会给为血风猩雨中践踏,凌菲几近已能嗅到那从太极殿开始漫延的杀戮味息。

    符重不是一个她能够抑制住的傀儡帝皇,即使,这天子是她亲儿子。三年前,她在御花苑见到自个,认为自个儿可认为她所用,却没料到最终居然落的这般凄惨的下场。

    兴许,皇太后早已开始后悔,由于三年前,打从她入宫以后,便已逐渐的走出了皇太后抑制,也打乱了她原本布置好的棋局,使的皇太后不单没用到她半分,还变成为要费尽心思对付。

    皇太后要杀她的心早已显现,三年前,回侯府省亲之际,她买通魅影门的杀手对自个儿不利,却没料到却给凌菲捉住了绝好的契机,最终却导致皇太后自个儿给逼上秦岭,可是在秦岭却是又给她撞破。好像,这所有全都注定了她和皇太后可见永远全都不可能共存,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