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太子的掌中娇- 第419章 清风音,垂丝柳在线言情
苏打火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419章 清风音

    随之自树身后走出来一女人,半大少年瞬时怔在那儿。

    皎洁月下,女人满身月白色织锦长裙子,体态曼妙,腰身袅娜,轻灵漂逸,一头乌黑秀发披在背后,没任何首饰,却也不须要任何凡物来妆点,柳眉笼烟,眼含秋波,面如粉桃,如山间仙灵,踏着月光轻缓行来,出现于阿竹跟前,静悄悄的望着她。

    阿竹呼息有片刻的停滞,直愣愣的望着女人,居然再动作不的。

    一会儿后,女人水眼轻微微一眨,嘴角勾起一缕淡笑,瞬时若月破阴云,满山春光乍泻,阿竹目光痴痴的望着,翻过栅栏,轻缓的走向女人……

    屋中,阿竹出门后,辛池一直未睡,等了已半个时辰依然不见阿竹回来,不禁有一些坐立不安,穿了衣裳起身,推开窗户探出头去瞧了瞧,但见院落中幽冥宁静,月下树荫淡微,却不见半个身影。

    辛池眉角一蹙,转头就要出去,却听木门嗞呀一响,阿竹垂头走入。

    “咋去了这样长时间?”

    辛池问了一句,心头却放松下来。

    阿竹半垂着头,晦暗的屋中瞧不清神情,淡微“恩”了声便脱了皮靴上了木板床,一撩棉被钻进,头侧向墙面,合上了眼。

    辛池以为他抬困乏,也没再细问,也随着睡觉。

    一夜无话。

    隔天一早,诸人起的早,天才蒙蒙亮,凌晨时山中起了雾,此刻还未散去,开门望眼望去,远山青黛。

    青环跟她的娘亲也已起床,作了一锅粥,又开始蒸发糕。

    凌菲洗涮后去灶房帮忙,青环推着她往外走,笑的可亲,

    “等下便好,这儿我跟阿娘二人便够啦!”

    那妇女也是笑的温善,

    “你是贵人,哪里能作的了这一些粗笨活!”

    凌菲一腚坐在灶膛前,抬头笑说,

    “我便给加柴总可以罢!”

    青环无可奈何,只的任凭她去。

    妇女在灶台上做发糕放入锅中,笑问说,

    “娘子瞧上去细皮白肉的定是大户人家的姑娘,咋奔到这深山中来?”

    凌菲淡声道,

    “家中人的了病,来寻一味中药材。”

    “噢?啥样的,兴许我们可以帮上娘子!”

    妇女口吻诚恳,青环听见也凑过来,弯眉笑说,

    “是呀,山间的药非常多我们全都认识。”

    凌菲默了一刹那,抬头道,

    “是仙蚁草!”

    青环跟她阿娘瞧上去全都是朴实之人,兴许她们真真的可以帮她尽快找寻到仙蚁草,不然像他们这般找下去,遇见危险先不提,时日也太长时间。

    青环轻轻一怔跟她娘亲对望一眼,才困惑的道,

    “你找那个做甚?”

    听这口气儿二人似知道,凌菲瞬时目中一喜,

    “你们晓的在哪儿?”

    青环轻缓摇了下头,却忙又讲道,

    “可是粟云姐见着过。”

    凌菲骤然起身,攥着她的手,

    “真真的?在哪见着的?”

    青环见凌菲这样激动,瞬时一笑,

    “凌娘子别心急,我也讲不清晰,仅是听粟云姐提起过。”

    “那你可不可以带我去见见这个粟云娘子?”

    凌菲声音急切,乃至有一些急不可耐,本以为是漫无目的的寻找,未曾寻思到居然在这儿的到了仙蚁草的讯息,要她怎样沉静。

    “她如今不在村中!”

    青环一抿唇,解释道,

    “粟云姐是村庄中的半仙,经常进山采草药,每回全都要三4日才可以回来,不巧的是,她昨日早起方才进山。”

    凌菲淡微噢了声,轻轻有一些灰心失望,本以为有了仙蚁草的线索,没有料到却这般不巧。

    “凌娘子莫急,你们且在这儿多住几日,等粟云姐回来便可以问她了,她人非常好,兴许还可以带着你们去找。”

    青环忙劝慰道。

    凌菲点了下头,心头还是欣悦的,起码有了仙蚁草的讯息,并且可以确信,仙蚁草确实是存在的,这比啥都可以鼓舞人心!

    出了灶房,凌菲把这个讯息告诉符重,他也有一些惊诧,二人商量后决心在这儿住下来,等着那个叫粟云的女子回来。

    如果粟云可以带路带他们去,自然而然是顶好的。

    饭食端上来,凌菲一掠左右,问说,

    “阿竹呢?”

    辛池忙回道,

    “他今天起的晚,估摸恰在洗涮,属下去叫他!”

    辛池讲完便往外走,还未走至门边,门忽然给打开,阿竹半垂着头走入,表情疲累,见诸人在等他,抱歉的道,

    “夜间睡的太沉,起晚啦!”

    打从出了大祁诸人一直在赶路,特别了入了山后,精气神儿慌张加之在树林中跋涉,的确都非常劳苦,凌菲抬首笑笑,

    “无碍,赶忙用饭!”

    刚好,衬等粟云的这几日,诸人也可以稍作休憩。

    平常饭毕,青环全都要跟她阿娘一块织锦,今天凌菲来啦,便要领着凌菲去村庄中转转。

    出门时,太阳升起,丛林的雾已散了,空气清鲜,轻风徐徐,风中混着青草香,沁人心脾。

    现在才过了年节,大元那儿隆冬还未过去,而滇南丛林中却是如深秋一般的,天高气爽,气温怡人。

    栅栏上的花儿都合起,只剩花儿苞在那垂着,凌菲觉的非常稀奇,

    “这是啥花儿,夜间开的么?”

    青环瞧了一眼,笑着轻轻点了下头。

    出门后是一条羊肠小路通往村庄,路两边开满了不知名的野花儿,淡微花儿香弥散,幽香扑面。

    七拐八绕入了村庄,望眼望去家家全都是二层木质阁楼,院落中晾着染色的织锦,绣工精美,色彩缤纷,风一吹,如幻紫流光的彩霞铺展,院落中全都扎着竹枝栅栏,上边爬满了草蔓,蔓上长满了跟青环家中一般的花儿苞。

    凌菲留意到每家阁楼的二楼全都是门窗紧合,不经意的问说,

    “这般关着窗户里边织锦的人不闷么?”

    尤其是丛林中白日经常闷热濡湿,为何还都关着窗?

    青环步子一顿,随之转头浅浅笑说,

    “由于里边挂着的全都是理好的丝线,如果入了风吹乱了会非常麻烦。”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