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太子的掌中娇- 第418章 荒草寂静,垂丝柳在线言情
苏打火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418章 荒草寂静

    吃过晚餐后,妇女已为他们拾掇出了歇息的屋子,歉然的跟凌菲说全都是先前放杂物的屋儿,希看不要嫌恶。

    凌菲自是又感谢了一通。

    累了一日,诸人用过饭毕便去歇息,仨人一间房,反而是非常宽敞。

    临睡前,青环找寻到凌菲,俏脸微红,如有一些抱歉的张口道,

    “凌娘子,二楼是我跟阿娘织锦的地界,里边全都是丝线,如果无事儿,还请娘子跟属下说一声不要上去!”

    凌菲了然的点头,

    “安心,我会交待下去的!”

    “多谢凌娘子!”

    “太客气了,原本也是我们叨扰!”

    “凌娘子早些歇息!”

    “好的,青环晚安!”

    为凌菲跟符重二人部署安排的屋儿大概是客房,有一张木床,还有两把椅子,虽然依然简陋,可拾掇的干净舒服,床榻上的棉被瞧上去也是新的。

    凌菲用水盆打了水来,粗略的清洗了一通,腿脚伸展躺在床榻上,长长的嘘了口气儿。

    连日赶路加之昨天晚上在地洞中那番折腾磋磨,先前还不觉,此刻精气神儿懈怠下来,居然觉的全身如散架一般,在这危机四伏的丛林中会有屋儿可安身,可以有一张床可以躺下,居然感觉这般舒坦。

    他们进树林不过两天,便已发生了这样多事儿,还伤了几个青铁骑,而找寻到仙蚁草还不知道须要多长时间。!%^*

    床榻外侧一沉,符重沐浴后躺上,侧身支臂望着少女,抬手把她耳际的碎发理到脑袋之后,轻轻扬唇,

    “在想啥?”

    深林中本即物资缺乏,蜡油灯灯蕊极短,火光微弱,此刻纱帐放低下,床内更加晦暗,花季少女面颜精美白净,忽闪耀着一对黑白分明的大眼,轻微微摇首,扬眉笑说,

    “青环的阿娘咋会知道我们的关系,还把我们部署安排在一间屋中?”

    为在树林中行走方便,她身穿利索的男子短袍长裤,发丝扎成马尾所有束在脑袋之后,虽然看面颜可以看的出她是女人,可从进门后并没表现出跟符重多亲昵,那妇女却晓的他们的关系。(!&^

    符重清俊的长指扶在她眉上,淡声道,

    “兴许是看见了我为你夹菜。”

    “就由于这个?”

    凌菲有一些不信。

    “恩……”符重轻微微点头,不再纠缠这问题,指头一扬凌菲的下颌,俯下身来。

    四目相较,凝眼对望,二人心里头均是一战,打从豆卢容音的事后,二人已二十多日不曾同寝,今天夜幕宁静,月辉淡微,连自风中吹入的青草香里都带着暧味的味息。

    凌菲眼睛一垂,正落到男人的心口,他只着了小衣,此刻衣衫敞开,浮露出白净紧致的肌理,半挡半掩,幽微灯火下诉不完的诱。

    凌菲忽然觉的有一些热,不禁的往后一靠。

    然身体还不等挪动半分,男子的胳膊忽然一紧,她便直愣愣的撞入了他怀抱中。

    “凌菲……”符重声音低淳动听,轻缓在他耳际传来,细碎微涼的吻也顺着她的耳漫延上来,含她绵软的唇肉,温侬的吮。

    凌菲软了半边身体,半阖的眼睛里蕴着一汪青水,秋波醉人,胳膊揽上他的肩头,热情的回复。

    男子使劲而热烈的亲吻着身底下的女子,眼睛着弥漫着远山烟水,一动不动的把女人的每一个神情全都看进心头,珍重深藏。

    微涼的指头顺着少女的衣摆探入,细致而温侬的探索少女隐匿的绵软。

    风自木窗的缝儿中吹入,纱帐轻微微拂动,衣衫一件件坠落床下。

    桌子上的灯火愈发幽冥,一阵细风拂多,豆粒般的火光闪动了几下后窜着一缕青烟熄灭了,屋中瞬时陷入幽冥,却逐渐有莹亮的月辉倾泄而入,照在摇晃的纱帐上,淡微光华流动。

    男子忍耐了多日,凶猛异常,把少女翻来覆去的不愿放过。

    屋子是木头块儿搭建的,隔音不好,凌菲不敢出声儿,拼死命的抑郁着,却逗的发顶男人阵阵轻笑,凌菲气不过,一口咬在他肩头上……

    巫山云正浓,雨后花儿无力,月下同乘扁舟,共赴仙境,凝香含露,引人迷醉不知归路。

    阁楼最东边的屋子中住了仨青铁骑,当中便有白日中偷摸给凌菲捉蝴蝶那半大少年,没充分的床,便在地下铺了木板跟棉被,滇南的天儿不比大元,夜间虽然有一些寒凉,远远不到天寒地冻的境地,不必点火盆,有棉被便也足够了。

    “阿竹,你睡里边!”

    辛池招呼那半大少年道。

    阿竹洗了脚,脱了外袍,同意了声,在靠墙的位置上躺下。

    “夜间不要睡太死!”

    临睡前,辛池又吩咐了声,虽然是村庄,可到底在深山丛林中,凡事儿还是要当心为上。

    “是!”

    阿竹跟另一个青铁骑凛声应道。

    烛灯熄灭之后,屋中暗下来,非常快诸人便入了睡眠。

    夜逐渐静下来,村庄中的灯火一觥觥熄灭,整个峡谷沉入幽冥中,凄冷的月光洒下来,为整个村庄蒙上一层神秘的白纱。

    猫头鹰穿过树林,发出低低咝鸣,拍着翅子,掠过枯叶,逐渐远去了。

    半夜子时后,辛池睡梦境中似听见嘁嘁喳喳的声音,唰的张开双眼赫然起身,幽冥中看见是阿竹恰在穿外袍。

    “干嘛去?”

    辛池压轻声音问说,只恐阿竹再像柒连那样给毒狼蜘蛛引了去。

    阿竹边穿皮靴边转头道,

    “白日中吃了几口冷水肚儿痛,出去解手,头儿,你睡罢!”

    辛池拿衣裳就要起身,

    “我陪着你去!”

    “不必!”

    阿竹低笑了声,

    “我便在院落中,没有事儿!”

    辛池见阿竹清醒,搁下心来,轻轻颔首,

    “快快去快回!”

    “恩,安心罢!”

    阿竹道了声,拉开门走出。

    才过了15,月如圆盘吊在树枝,月光投下来,院落中并非非常幽冥。

    草堆中有蟋蟀跟夜虫低鸣,阿竹踩在上边,虫声顿歇,四周立马静谧下来,他多走了两步,一直走至栅栏那,才转头瞧了瞧,开始解裤子上的侧腰带。

    栅栏外是几枚野核桃树,上边结满了核桃,不时有一个俩掉下来,落到草甸下,发出细微的声音愈发衬的夜幕寂寂,

    阿竹的侧腰带还未完全解下,便见粗健的核桃树身后像有身影一闪。

    手停在裤腰间,阿竹又接近了栅栏两步,探出头去,冷声问说,

    “啥人在那儿?”

    林中却是没有了响动,阿竹确信自己适才未有看差,核桃林确实有人,毓秀的眼睛微凛,才要拨背后的刀,便见树身后伸出一只脚来,白底红花儿的绣花儿鞋,向上是轻纱罗裙子,轻风一拂,月辉在织锦的绣裙子上轻轻闪动。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