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太子的掌中娇- 第417章 林中猿猴,垂丝柳在线言情
苏打火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417章 林中猿猴

    那女的秋眼一转,恍然轻笑说,

    “娘子不用找寻了,那不是人,是林中的猿猴,经常爱耍搞进山的行人,可不会伤害人的。”

    “原来这样!”

    凌菲无语的呲笑一声,回记起那个影儿,身子微躬,胳膊细长,确实有二分像猴子。

    那猿猴必定是看见这样多人出现于丛林中觉的稀奇,才学着他们走路的模样,一路和在他们背后,由于他身子轻巧,掉地无声,加之天儿晦暗,他们才未有发觉。

    原来他们是给耍搞啦!

    搞清晰了是咋回事儿,凌菲心头放松下来,另一个困惑却越发深,不禁的问说,

    “娘子是何人,为何半夜在这树林中?”

    女子羞怯的咬了下嫣唇,轻声道,

    “小女人便住在这山间,夜间来附近的湖中沐浴,忽然听见有人过来,才藏在这树身后。”

    凌菲抬首望去,果真几丈外是一浅湖,月辉下闪耀着粼粼水光,水平如镜,恰是他们先前要赶来宿营的地界,凌菲眉角一蹙,继续问说,

    “娘子住在这山间?”

    “是!”

    女人轻微微点头。

    “娘子家中还有何人,一直住在这儿么?”

    凌菲愈发新奇,这树林中危险重重,不见人迹,居然有人住在这儿。

    女子再一回点头,

    “我们部族之人都住在这儿,便在那个山腰后。”

    她讲完,转身一指。

    凌菲沿着她指头的方位望去,但见水湖后确实有一个山腰,山腰上矮树遮盖,瞧不到另一边是何情形,那后边莫非部族居住?

    “你们真真是从大元来的么?来这儿做甚?”

    女人掠了一眼凌菲背后的符重等人,立马红着脸垂下头去,怯声问。

    “是的,进林中寻一味中药材。”

    “大元在大祁的北边,好远。”

    女人一边思索,一边低呐了一句,抬首笑说,

    “天黑了,你们住在哪儿?这树林中不安全,不如去我们家中住一夜吧。”

    凌菲默了一会,他们昨天晚上全都不曾睡好,又赶了一日的路,确实须要好生歇息一下,如果在树林中夜宿,不知道又会遇见什么危险,如有住所可以安稳的睡一觉,自然而然是顶好不过。

    “我们人多,是否会不方便?”

    凌菲客气的问。

    “不会!”

    女人热情的道,

    “我们部族之人待在这山间,非常少见着外人,全都非常好客友善,他们看见你们铁定会非常开心的!”

    见此凌菲也不再推脱,感激的点头,

    “那便打搅了,劳烦娘子给带路!”

    “好!”

    女人轻快的道了声,走在诸人前边,

    “和我来罢!”

    符重垂着长眼,瞧不出是何神情,凌菲拉了下他的衣角,道,

    “走呀!”

    符重轻轻颔首,抬脚走在凌菲背后,他一动,背后的青铁骑才抬腿追上去。

    “娘子叫啥名儿?”

    凌菲跟女人并排走着,笑音问。

    “我叫青环,你呢?”

    女人娇俏侧首。

    “凌菲!”

    绕过浅湖,上了山腰,果真赫然开朗,山腰下的平地下出现一个村庄,掩映在一片绿树翠竹当中,楼阁古拙,屋舍俨然,阡陌相通,桑林叠翠,此刻方才入夜,火光点点,炊烟漂漂,如星子落到一片草甸下,衬显着温柔的月辉,要人刹那忘掉了夜风的寒凉,从头到脚都温暖起来。

    未曾寻思到这树林中居然有这般的村庄,诸人全都有一些惊异,和在青环背后向着村庄轻缓走去。

    这儿大概住了十多户人家,屋子都是木头块儿作的二层阁楼,青环家的屋子便在村庄的旁边,外边围着一圈栅栏,草蔓爬满,月光下开着淡紫色的野花儿,花儿香幽微。

    推开栅栏门儿,青环大声叫了一句,

    “阿娘,家中来客人啦!”

    木门一响,里边出来一个身着蓝色麻布罗裙子,黛色暗花儿窄袄的中年妇女,发丝梳在脑袋之后,浮露出尖瘦的下颌,肌肤白净,瞧上去婉约慈蔼,见着青环领了十多个陌生人进来,目光新奇的看过来,上下在凌菲等人身上端详。

    青环走向前,挽了妇女的胳膊,轻摇笑说,

    “阿娘看蠢了么?”

    那妇女瞬时缓过心神,憨蠢笑说,

    “好久不曾见着这样多山外之人,要诸位见笑啦!”

    凌菲道,

    “是我们太唐突,打搅啦!”

    “快、快进房去!”

    妇女忙侧了了身,把诸人令进屋中。

    一进房是正堂,非常宽敞,正在中摆着一张八角木桌,旁边搁着几把作工简略的圈椅,墙面上挂着些许动物的皮毛,木几上搁着青竹作的花儿筒,插着明艳的野花儿,古拙生趣。

    “诸位请坐,还不曾吃饭吧,我去作一些饭来!”

    妇女见符重穿着贵气,体态沉静,不禁有一些拘谨,倒了茶搁桌面上,要青环招呼客人,仓促入了灶房。

    青环似不曾见过这样多男人,也有一些羞,一直和在凌菲背后,垂着头,怯怯不语。

    符重取了茶汤搁唇下吹了下,转手递与凌菲。

    凌菲的确又渴又饿,端起瓷杯便吃了半觥,一边端详屋儿的陈设一边问说,

    “这屋子中唯有你跟你娘亲二人?”

    青环目光轻轻一沉,轻声沉甸甸的道,

    “我父亲去年跟村中的人一块去狩猎,走失了方位,给山间的黑熊咬死啦!”

    凌菲指头一紧,谦声道,

    “抱歉!”

    青环不介怀的笑笑,抿着唇摇了下头。

    桌子上点着一觥烛灯,火光微弱,屋中晦暗不明,诸人劳顿了一日,如今有了歇息的地界,全都逐渐懈怠下来,没充分的木凳便席地而坐,俩俩三三的交头接耳,说着平常的玩笑,青环新奇的偷眼见着,不时捂嘴羞怯低笑。

    符重坐在红漆椅上,胳膊撑额,另一只手轻微微敲着红漆椅,合目假寐。

    非常快,妇女便作了吃食来,全都是些许山菜菌子,还有自己腌的咸肉,对于凌菲他们吃了几日干饼来说已非常丰盛,知道村庄中的人也会用织锦去大祁的边州换了银钱买食粮,凌菲取了银锭给青环,青环自不愿收,推辞了几回,见凌菲态度坚定,才有一些抱歉的收下了。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