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后跟大佬绑定了- 第380章 贴身之物,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380章 贴身之物

    为了锻炼何双练习轻功,李秋月多次来寻何双到后山去练习武功。

    前几次何双还有兴致勃勃的模样,越是到了后面,她越不得劲。

    估计是苦头吃多了,摔的也真疼了。竟说:“不如吊威亚来的好使。”

    李秋月自然是听不懂何双说的是为何意,更不知她口中的威亚究竟是何物。谆谆教诲的说道:“你不能学着就半途而废啊,这轻功也不是一日就练成的,子午鸳鸯拐不只是你之前嚷嚷着学的嘛?”

    何双心里嘀咕,要是早知道学起来那么难的话,她早就不碰这玩意。

    她不是这个时空的人,她学不来这口诀和身手。

    何双手撑着脸颊,无奈的语气说道:“我学来又如何啊,我在这万魁岭也使不出来啊,再说了我在这里也不会有什么危险。这武功也用不了防身,我学与不学作用不大。”

    李秋月竟想不到何双说出这些不思进取的话,难不成她想不学无术,让主上就这样护她一辈子吗?

    对于何双而言,现在轻功和武功对她来说无从施展,而且她是真的怕疼,一想到练功就得摔,她就不想练功了。

    “可是,以你现在的武功,别说出去了,就是怕出去都难。万魁岭是没有弟子守在门外的,却有一道密封的道破口,是万魁岭的口诀才能破门而出。也是我们万魁岭的弟子才知道的口诀,你连轻功都不学会,怎么出去万魁岭。”李秋月将话说到这份上,若是何双再不长进,她也是没有办法了。

    “你们万魁岭那么复杂的吗?”何双眼眸一转,笑意逐现,“要不,你把口诀告诉我,如果我能出得了万魁岭,你就不能再困着我在这万魁岭了,真的把人给闷死了。”

    一日复一日的在万魁岭,简直就是度日如年。

    “不行。”李秋月一下子就否决了何双这提议,“即使,你练武功能出得了这道门,可是你终归出去这片武林之外,你是要受罚的。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我怎么向主上交代。”

    “你怕什么,我要是能出去,我自然是去找墨白的。我昨天想了这件事情很久,不过怎么样,就算是有危险,大家一起面对总比他一个人面对要强吧,他不能那么霸道的将我禁锢在这里。”何双言之凿凿的说道。

    “可是……”

    “别可是了,这样如果我能打败这里的弟子的话,就让我这万魁岭?”

    “你先好好练功再说吧。”李秋月只能用暂时用这办法让何双勤加勉励的多练功,“你以为万魁岭的弟子都是很容易打败的吗?”

    “再说呗。”何双不知哪来必胜的信心。

    竟然是有这一约定,何双早早起来练口诀和轻功。一天下来,摔了不下五十多下,李秋月可算是知道何双不练的想法,这摔下去没练成功,腿就得废了。要是说练武功废材,何双绝对是入榜第一。

    接连几天,轻功没啥进展,但是她耍的一手子午鸳鸯棍,就她现在的武功,只要不是对付有轻功和内力的侠士,一般普通的百姓她是持有胜算的。而且这子午鸳鸯棍在她手中渐渐的把持有度,也熟练入手。

    站在密道口内,何双手持子午鸳鸯棍口中念着口诀,将入口打开了。

    何双第一次发现武功带来的成就感,这么多天她来到这异样的时空里,她就像一个废物一般,什么都不会,就连武功都没有更别说轻功。她更是觉得自己什么都不会,这是第一次让她有了平衡自己的感觉。

    “我打开了,我成功了。”何双心中沾沾自喜。

    李秋月脸露冰冷,说道:“这才是第一步,还有接下来的呢。”

    何双无所谓,这起码她这几天还是有所成就的。

    李秋月扬声集中了所在万魁岭的弟子,万魁岭的弟子四海八荒,有不少入了其他的门派当密使。剩下在万魁岭的弟子便是少数,召集了一下便是五十来人。

    若是一下子与五十号人来打架,她自然是毫无胜算的,别被打死就已经不错了。

    李秋月扬声的说道:“切磋武艺都是点到为止,谁先来。”已经,开始点名了,无人上前。

    这不是万魁岭弟子的作风,往前便是纷纷上前展示自己的武功和才能,今儿个怎么一个个倒是不愿意上前切磋。反倒都不愿上前和何双切磋,这绝对不是谦让,而是大家都心知肚明。

    这往万魁岭内领人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囚犯,带回来监守问事;另外一种,就是极为重要的手,受之保护。通常都是子君和子玉负责带人回来,这次出动的是李秋月,可见这女子身份不一般。

    谁敢与她动粗,这是不知死活。

    李秋月见无人自告奋勇,就随便叫了一位男子上前来,与何双打斗切磋。

    两人对立而站,迟迟没有动手,倒是何双先使出子午鸳鸯棍朝人袭去,何双没有轻功与内力,所以站平地间跑之打斗,必定消耗她内力的运动量。别人的一个脚尖一踮起飞到她的身后落地,便是她转身跑来几步的体能。

    男子与何双打斗期间,碰触她的子午鸳鸯棍便是价值不菲,她更不会使用轻功是个不会使用内力之人,他更不会贸然的动她,只能对她的子午鸳鸯棍能避则避。只是,这样一下来,何双的运动量便会越加消耗严重。

    何双消耗体内的力气朝男子刺去,男子一个偏差躲过去,何双没来得及抑制住,朝前扑去,感觉下一秒就要与大地有个亲密接触。男子见状,一把拉过何双的衣袖扯她回来,何双手中的子午鸳鸯棍也朝男子的方向掠去。男子没反应过来,直接被子午鸳鸯棍伤了。

    男子往后踉跄了几步,何双站稳之后,却看见男子捂住胸口处,发生了什么,她也不清楚。男子双眼一紧,看清楚了何双挂在颈脖的口哨露出衣物外面,那是主上的贴身之物,她怎么会有?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