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后跟大佬绑定了- 第379章 练功,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379章 练功

    万魁岭的夜空里布满了星星,抬头一看随处可见的都是星星。

    何双坐在亭子里的板椅上,微微的仰头看着夜空中的星,手里拽着墨白给的口哨,不由来头的说了一句,“黑土,你到底在哪儿啊?我想你了。”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何双在万魁岭的日子除了想墨白就是想墨白现在干什么。

    她无聊之际在万魁岭走了一圈,目睹了墨白的房间,还有大殿门前。还有万魁岭的弟子,这些都是她不知道,但是他却一直私底下在干的一些事。

    他就像谜一样,到了万魁岭她才一点点的揭开谜底。

    墨白在何双的心里一直都是神一般的存在,甚至有些搞不懂他。他仿佛就像一个双面人一样,一面是他的狠厉,可是她通常看到的只是他温情柔意的一面。

    武林上对他的评价可都是活阎王,不然就是心狠手辣之人。

    何双看得出来,万魁岭是他的老巢,这里有关于墨白的太多。大致是墨白离开天一阁之后,自创的门派,而这里的弟子拘束很多,甚至不多言语。而在他们的口中说的主上明显的敬佩之意,墨白应该就是他们口中的主上。!%^*

    他本就是处于武林位于高位之人,众人都畏他怕他。

    可是,这么一个高深莫测的他,究竟为什么对她百般守护。

    (!&^

    何双从李秋月的口中得知,墨白去的这一趟很艰巨,他并不想让她跟着,是怕她在途中会受伤。而将她带回万魁岭,是不得而为之的一个办法。

    只是暂时的分离会让重逢变的更有意义。

    翌日的早晨,李秋月同样辰时来找何双,却看见她在院子里挥弄着子午鸳鸯棍,手法和棍子挥动的力度不够大,明显是没有内力之人,更是没有武功的普通人。没有内力之人是没有办法发挥到子午鸳鸯棍最大的利处,只是挥动它外在的利处。

    “你是想习武吗?”李秋月靠近何双身边,走过来接过她手中的子午鸳鸯棍。却诧异的发现这子午鸳鸯棍比她预想中的要轻一些,而握的力度和范围更好是一个女人的手可以握住的宽度,那么的刚好好像是量身定做一般的合适。

    何双讪笑的看着李秋月竟那么熟练的就接过去,看来是习武之人,“对啊,这是黑土当初送我的,可是我一直都不是很会用这子午鸳鸯棍棍。本来他还说教我的,可是现在竟学到一半,也没学全。”

    李秋月听到是墨白送于何双的时候,是预料之中有些愕然,因为她知道这棍中的力度是特别材质做成,而这种材质很少有,她对武器制造这块没有过多的了解,但是触摸的一瞬间就清楚了。

    而且,何双说这子午鸳鸯棍学到一半,其实就压根没有学。

    这只不过是顺着棍法打而已,还是顺着她的话接下去,“你学到哪里了?”

    何双接着就耍了几下在她的面前,“就学了这几招。”

    李秋月说道:“子午鸳鸯棍我没学过,但是我在一个本子上看过它的所有招式,其实和拿起一个木棍在比划差不多。只不过在子午鸳鸯拐里面发挥出来的功力大有不同。”说着,她从地上捡起一根木棍,说道:“我比划一下,你学着比划。”

    “好。”何双准备比划的同时,眼睛盯着李秋月的每个动作。但是,她错了,第一个动作她就看呆了,因为李秋月来了个空中旋转刺向前面一个落地。

    她连什么是空中停留都不知道,如何空中旋转。

    李秋月看着何双,错愕的问,“你怎么不跟着做啊?”

    何双讪讪的回答道,“我不会。”

    “难道主上没有教你练屏息和轻功吗?”

    何双摇摇头,如实地说道:“他只教了我扎马步。”而且,还累的她双腿发软呢。

    李秋月有些懵了,这扎马步是最基础的,但也同时明白为什么何双脸子午鸳鸯棍用的是最普遍的打法,这种打法只对没有武功底子的人有伤害程度,一般会武功都不会被此伤害到。下意识的问道,“你学了几天?”

    “一个月,通常扎半个小时或一个半小时,也不是每天都练,我经常偷懒。”何双无奈的挠着脑袋瓜说。

    李秋月诧异的眼神全在打量在何双身上,这扎马步基础的基本两天可以结束。而何双用了一个月,而且一般扎马步是半天,而不是小时而算的,不知道墨白是怎么想的,在何双身上花费那么多时间。而且,墨白最讨厌别人练功时偷懒,对于之君子玉他都是严厉管教之,就连喘息片刻都会罚他们。对于何双,却任由的放纵,这是有多少的宠溺在里面,才能任由她这样胡闹着来,却从不与她生气。

    李秋月要是知道,何双扎马步累着了,是墨白替她捏腿按摩的,估计会吓晕过去。

    若不是她亲眼看到,这辈子都不会相信墨白会为了一个女子做到这种地步。

    “你跟我学,我接下来教你屏息和轻功。学会这两样,到时候你使用这子午鸳鸯拐就会轻松很多。”李秋月说着,一个步骤的教何双练习。

    过去一个时辰,她不是飞不起来,就是起到一半就掉落在地上,摔个狗吃屎,何双最终摆手的说道:“不行,太难了,我根本就学不会。”

    这轻功要的是意识坚定,动作比划的整齐快速,身体矫健如轻毛,可是她就是觉得自己的身体沉重如铁石。

    何双现在只想找个板凳坐下,李秋月得体大方的走到何双身边,如实的道来,“这轻功考验的就是毅力,还有多练习,不练习怎么连轻功。你随便抓一个万魁岭的弟子你都打不过,你连出去闯荡的资格都没有,你可是要一辈子在这万魁岭待着了。”

    李秋月希望这些话,可以激起何双练武的激情,但其实不然。

    “我现在都不想出去,我只想老老实实的坐着,太累了。”

    何双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那时候她和墨白过招数,对她使出来的招数是轻的已经很心疼她了,这连轻功比当时过招摔的更重。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