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后跟大佬绑定了- 第378章 散懒王爷,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378章 散懒王爷

    赵廉城刚从皇宫被父皇狠狠地咒骂了一顿,前几日到青楼喝酒被办事的锦衣卫抓的正着,锦衣卫回禀办事的过程一下把他供出来,刚上朝政就被皇上当着所有朝政大臣嘛的狗血淋头。

    他刚回到王府,他就直奔他书房的院子奔去。他找来张娘子问了一嘴,“王妃,这几日都在做些什么?”

    张娘子是六王爷的生母的陪嫁侍女,在他身边侍奉他大半辈子,从尚好的年纪就陪着赵廉城长大,她把它最好的年纪都给了这六王爷。现在他长大了,也是她该享清福的时候,可刚嫁进来一年多的六王妃却犹如一块冰一样。

    若是平常人家的女子嫁入夫家,若是不受的丈夫的宠爱,传出去是多羞辱,让人耻笑的事情。可她倒好,像个没事的人一样,在王府里走来走去,就算是下人背地里说她的闲话。她也无关紧要,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张娘子唯唯诺诺的应声道:“王妃和往常一样,不是在屋内便是走在院子里。只不过,今日王妃和侧妃在花园相见,貌似侧妃顶撞了王妃几句,甚至……”

    “甚至什么?”赵廉城沉声的问道。

    “将王妃摔倒在地。”张娘子将状况如实的禀告至上,“王妃估计受了些皮肉的伤痛。”

    赵廉城勾起讽刺的嘴角,“只要没有伤及性命的大事,就由着纯妃的性子吧,别伤到性命就行不然学士府那边不好交代。”

    齐凝芝怎么说都是学士府的嫡女,虽说不怎么受宠,但是碍于面子,学士府大人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赵廉城吩咐完便往自己的书房走去,他倒是很喜欢听到齐凝芝在王府受尽欺负的事情,这样才解他的心头之恨。

    他想着心中解恨之事,推开房门,眼眸一沉。两秒之后,恢复正常,下意识的关上门,坐在桌子边上,一如常态的冷凛,“我知道你来了,出来吧。”

    墨白悄然的出他的书架中,一袭墨黑色缎绸走了出来,手中拿的是他书房中的一把扇子,手握纸扇,淡笑而至。

    “没大没小,哪有徒儿这么直唤师父出来的吗?”墨白虽是这么说着,语气里并没有不悦。

    这些年,他和赵廉城一直隐瞒着对方的关系,私下都是在他的王府中汇合。

    虽说赵廉城是拜了墨白为师父,而两人的相处像极了兄弟间的融洽关系。没有什么上下之分的尊敬,但对于墨白,赵廉城多少有些恭敬的态度。

    那日,他很生气何双将齐凝芝拐走去见她的旧情人,这是要将他六王府的脸面往哪儿搁。但是,墨白在此护着何双,他也不好声张什么,更不敢说些重话,只是警惕的言辞。

    赵廉城随意的拿起桌上的书翻了翻,说道:“师父向来出入我六王府来去自如,一来便是在这里藏着。每日我都要来一遍这书房确定你是否来过这里,每次我推开门便知道你在或不在,你真的不必躲藏起来。”

    “你这王府刚结完婚,人多是必不可少的,我可不敢乱自现身。”墨白的话,虽是不清不楚的,但是说的明确谨慎一点是最好的。

    “您这无事不登三宝殿,是有什么重要事情要做吗?”赵廉城沉着的看向墨白。

    墨白轻则摇头的说道:“没有,只是我们计划可以进行了。”

    “你是说……”

    “我需要一个身份可以随时在你身边出现的,你安排一下。”墨白说道,这事情对于赵廉城来说易如反掌,但是计划就太忽然了。

    “究竟为何一下子提前了计划。”

    墨白述说着,“子玉查到了关于当年白家被害的有关人员,我不可以再丢失当年参与的人。”

    “你那边进行的怎么样?”墨白又问。

    赵廉城慵懒的靠着后椅,抖抖肩表明,“如你所见,如你所闻。”

    现在外面在传当朝六王爷一如往常的花天酒地,嗜酒成性。无一是好评风,每次上朝都是被皇上批骂的那个,封印的懒散王爷。

    墨白看向赵廉城,在他身上打量,“差不多行了,再做就有些过了。”

    “不,他们现在暂时不会留意到我的身上,都忙着在我父王面前献勇。我只管在别人眼里显得我是多么的无用便好了,这些暂时不用担心。”

    赵廉城自小就在皇宫里度过的,多少尔虞我诈,心怀诡计,他打小就知道。这一装扮就得更彻底一些,而墨白他心中却是步步为营分毫不差,怕的是过了就变成假的了。

    “你尽管说你的计划就好,身份我帮你搞定。但我们必须来个里应外合,才让计划看起来万无一失。”赵廉城向来是心思细腻,在他身上挨过的苦,他自己知道。每一步都要极为小心,特别是他这种生在皇家的人。

    “不急,我必须让我这重身份不被怀疑,这才是我们计划的第一步。”墨白启唇的说道,眼眸隐晦不定。

    赵廉城明显的感觉到了墨白身上少有的戾气和危险感,他深知墨白是谁,更知道当年他们家族被斩抄满门的事情。他和墨白不止是合作者更是一个相似之人,对他心中不由的泛起是相惜之情

    墨白知道赵廉城这般的让世人觉得他是散懒王爷,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让众多的皇子都不会去在意一个已经选择自甘堕落的人,这样他没有威胁就少了份危险,离他登基的目标就会更近一步。

    而助他登基,便是助自己早日查找到当年的真相,洗清家族冤屈。

    当年赵廉城拜于他门下,是一个意外,他们年纪相仿,他不想收徒授予人武功。但是赵廉城是皇子的身份,对他查找当年家族的真相会更近一步,这也是一个双赢的局面。

    在他身边进入皇宫,查探事情不是难事,这几年他一直都用这便利的身份,皇宫里里外外的人都查清楚个底。当年事情的幕后推手的人选,在他心中已经有了人选,但是不确定事情的真相。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