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过境,你我皆客- 第799章 穆深的轨迹8,垂丝柳在线言情
鲜豆芽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799章 穆深的轨迹8

    “当然不是!”他开口,笑道,“他们都在楼上呢,我有点事情想和沈小姐聊聊,所以才单独让你来这里。”

    说着,他目光落在霍天临身上,“霍总,不介意的话,我想和沈小姐单独聊聊?可以吗?楼上为你准备来搞定和茶水,你可以上去品尝一下我们京城的特色。”

    霍天临看向我,意思很明显,问我,他要怎么办?

    我看着穆深的样子,他应该是想着和我要檀木盒子的意思,看着霍天临道,“霍总帮我上楼替我向欧阳诺和其他朋友问一句话好。”

    霍天临,微微一愣,点头,随后出了门,上楼了。

    诺大的房间里,穆深手中玩着核桃,找了个舒适的位置坐了下来,双腿搭在一起,看着我,他微微挑眉,“不坐下来说话?”

    我抿唇,走到离几步的椅子上坐下,没开口,等着他开口。

    果然,没一会他就开口了,声音低沉内敛道,“傅慎言在A市应该进展得挺顺利的。”

    他莫名其妙的突然来那么一句话,让我懵逼了一下,我蹙眉看他,“你可以直奔主题,穆总没必要转弯抹角。”

    他噗嗤一声笑了,看着我道,“你明知道我要什么的?沈姝,其实我真的很喜欢你的,上次母亲问起你,说这段时间你的肚子应该快显怀了,问我什么时候准备一下婚礼,把你风风光光的娶进来,其实,只要你乖一点,听话一点我还是很愿意让你把肚子里的孩子留着的,但是你实在太顽皮了,你居然私自去给那个孩子上了户口,还收养了她,你这样让我真的挺不开心的,我一不开心就想弄点什么,所以,实在抱歉,没忍住就把你肚子里的那孩子给弄了,你应该不会恨我吧?”

    看着他风轻云淡,甚至是有些略带随意的口气和我说这些话的时候,我有那么一瞬间,我想要掐死他,已经在脑海里将他用不同的办法弄死一百次了。

    但面上,我什么都没没做,只是看着他,等着他继续把那些我痛恨的话都说出来,但是他没开口了,只是看着我道,“你不用录音了,这些东西,对你没有任何用处的,沈姝,我能做到这个位置,不是白痴,所以把你那些小动作收起来,恩?”

    我心里一慌,愣了一下,随后抿唇,洋装淡定道,“你说什么,我听不懂,对于你的那些恶心的事情,我就算不坐什么小动作,你也迟早会遭到报应的。”

    他挑眉,起身,走到我身边,一张阴柔的脸微微朝着我靠近,黑眸题在了我的脸上,带着几分让人窒息的笑容。

    看着他修长的手指朝着我靠近,我忍不住屏息,只是片刻,他将我耳中的麦拿了,讽刺道,“不用担心,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这些不必要的东西,你不应该带在身上着,这很影响我们谈话的内容。”!%^*

    说着,他将拿麦直接扔出了窗外,我抿唇,有些温怒,但是还是压制住了怒意看着他。

    他姿态慵懒的坐在椅子上,看着我道“我知道你恨我,不过这也挺好的,得不到你的爱,其实拥有你的恨也是很刺激的,孩子的事情,你不应该怪我,应该怪的是你自己,只要你不出现,就没有人会拿你怎么样,可是沈姝,你实在太蠢了,你居然会去救一个和你丝毫不想干的人,所以,你害死了自己的孩子,这结局是你自己造成的。你该怨恨的是你自己的多管闲事。”

    “你闭嘴!”我开口,心里燃了怒意,“穆深,你就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你的下场吗?我原本以为你是个谦谦君子,但是我错了,你就是一个毫无底线不择手段的烂人,你这一辈子,都不可能有人真心戴你,你想要那个盒子是吧?我明确的告诉你,我不会给你,我就是烧掉我都不会给你,你就别想了,我就是要亲眼看着你亲手毁掉穆家,毁掉你自己。”

    他对于我的话,似乎并没有那么生气,而是看着我我,目光淡漠冷静,许久才缓缓开口道,“沈姝,你知道,我并不想对你施加任何对你不好的动作,我希望你能乖乖的把该给我的东西给我,这样我不会伤害你,也不会伤害你在乎的人,否则,我不能保证,你大概很好奇我这一栋别墅是用来做什么的?听说过蛇窝么?我从小就很喜欢,但是爷爷不喜欢,所以我就只能自己偷偷的养,三楼的是他们的居住地,一旦我打开开关,上面的人,就会和我的宠物们纠缠在一起,至于他们是死是活,我都不清楚了,毕竟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养的那些宠物中,有没有事带毒的。”

    我愣住,看着他不可置信,“穆深,你无耻!”(!&^

    他点头,丝毫都不反驳我都话,倒是同意道,“我也觉得自己挺无耻的,关机是欧阳诺也在,你说她为什么那么爱我呢?我们一开始的时候,明明就没有那么喜欢的,我对她也没有那种冲动啊,为什么她会那么痴迷于我呢?”

    我抿唇,双手握着,脑子里飞快的想着要怎么办,我根本不知道穆深到底养了多少蛇,这些软软的东西我从小就怕,若是真的放出来,我们不一定能逃出去,到时候他只要说我我们这一些是意外被咬伤,他也不过就是承担一些医药费,活着是将这些东西全部带走而已,对于他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损失。

    想到这里,我不免越发的生气了。

    “欧阳诺对你至少是真心的,你居然拿着她来威胁我,穆深,你可真要脸啊?”我开口,看着她,摸索着兜里的手机。

    他冷笑,“真心?有什么可用的?一段感情里,若是不是自己想要的,真心又如何,还不是一无所用。不是吗?”

    我觉得这人简直就是精神不正常了,在他的逻辑里,只要是他不爱的,不想要的,不在意的,对于他来说,都是坏的,都是累赘,他都不屑于珍惜。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