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甜妻:闷骚总裁宠上天- 第874章 你属狗的吗,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874章 你属狗的吗

    她原本还是想要自己再努力一下的。

    可已经努力了半天了,还有就是只要一想到还等在外面的孟寒州,就慌。

    所以,还是决定叫个人进来。

    这样快点。

    省得孟寒州那男人一直的催催催。

    是的,她刚进来换衣服的时候,他就在催她快点了。

    可是试衣服这种,真不是想快就能快了的。

    但孟寒州又不是她男朋友,她也不能让他一直陪着等着。

    所以,还是请个人进来帮她,速战速决吧。

    她喊完了,就下意识的去轻抚身前的裙子。

    没有褶皱的裙子看起来颜色很鲜艳。

    她还从来没有穿过这种米色的裙子。

    就,很特别的样子。

    正低头审视着裙摆,身后的门开了,她想也没想的道:“麻烦你帮我拉一下拉链,谢谢。”

    一只手就落在了她的背上,从下往上的拉起了拉链。!%^*

    只一下,拉链就拉好了。

    “谢谢。”杨安安什么也没想的抬头,准备看看裙子拉完拉链的上身效果。

    结果只一眼,她又愣住了,“孟寒州,为什么是你?不是让你叫那个女生吗?”

    原本就红的脸色更红了。

    就如同才染过胭脂一样。(!&^

    她的背,被他刚刚看过了。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故意的,故意的以这样的方式邀请他进来帮她拉拉链,可是她真没有。

    她刚刚是真的拉不上。

    “找不到。”孟寒州理所当然的。

    直接自动忽略了那个女生其实就在外面守着的事实真相。

    反正他现在说什么就是什么。

    杨安安越是不想让他帮忙拉,他就越是要给她拉。

    “那你进来的时候,至少要提前告知我一声,这样才礼貌,对不对?”杨安安有点恼的开始与孟寒州讲起了道理。

    因为她现在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了一件事,就是这男人你越对他凶,他却是与你对着干。

    反应过来这一条后,她就有点明白了,这样的男人可能是吃软不吃硬。

    那对抗不过他的她就试着先与他来软的吧。

    “我不是君子。”所以,他这里从来不需要礼貌。

    他就是王法。

    他爱怎么就怎么。

    杨安安要气哭了,“你不能这样不讲道理。”

    “我从来不讲道理。”他这个人,就是道理。

    “你……你……”杨安安气的又开始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她要气炸了。

    她这是遇到了一个什么渣男人?

    简直就是一个地痞无赖。

    还地痞到了极点,无赖到了极点。

    “不喜欢也得受着。”结果,男人又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补充了一句。

    这一下,算是彻底的点燃了杨安安的怒火,她一转身,头先是磕到了靠的很近的孟寒州的肩膀上,随即一倾身就咬上了他的手臂。

    九月刚入秋的时间点,其实天气正好是不冷不热的时候。

    所以,孟寒州上身只穿了一件衬衫。

    很薄。

    所以,隔着衬衫杨安安很容易就咬到了他的肌肉。

    硬邦邦的,很不好咬。

    可是她因为生气,就是咬到了。

    连着衬衫一起。

    十足十的力气。

    还气的在喘粗气。

    用力的,狠狠的。

    直到血腥的味道灌满了口鼻间,杨安安才清醒过来。

    一松口,一抬头,就对上淡淡冷冷看着自己的男人,声音沙哑的问她,“你属狗的吗?”

    “你才属狗,你全家……”心直口快的骂到这一句,杨安安还是改了口,“我相信你家里只有你狗,你家人绝对不狗。”

    结果就在这时,就听孟寒州轻声说到,“我全家只有一个人。”

    那就是他自己。

    他淡淡的,仿佛在说着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可是听到杨安安的耳朵里,莫名的就心口一疼,“那你父母呢?”

    “死了。”

    “那你叔叔舅舅姑姑阿姨呢?”

    “不知道。”

    “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呢?”杨安安继续好奇的问到。

    “不知道。”

    好吧,全都是一样的结果,她想她还是不问了。

    她看着全都回答了自己的孟寒州,这一刻,刚刚的火气莫名的就消失了,原来他是这么可怜的一个人。

    比她可怜多了。

    再有钱再有权势又如何,他是一个没人有疼的人。

    她想说点什么,可真的张开了唇,又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然后就见男人牵着她的手就把她拖出了更衣室,“速度快点,我很忙。”

    他很凶很凶的催着,不过拉她的动作一点也不疼,还很温柔的感觉。

    他白色衬衫上还有着点点的血迹。

    那是她才咬他咬伤咬出血的。

    她看着他的伤,莫名的就开了口,“对不起,我以后不咬你了。”

    “看看有没有问题,没有问题就试下一件,试完了我们离开,我很忙。”他又冷冰冰的催了她一句,对于她说不咬他了,完全没有理会。

    真的是一个冷冰冰的男人。

    杨安安嘟了嘟嘴,完全不知道要怎么与这个男人相处,只得再看镜子里的自己。

    还是很美很仙的自己,很好看。

    她是换了一件裙子,但是身侧的男人还是那一身衬衫长裤,不过镜子里的两个人看起来竟然是给了她一种很般配的感觉。

    她想她一定是疯了,慌的一匹的道:“没问题,试那件吧。”

    只看前两件这么合身,她就明白了,这几件裙子应该不是随意找来的样品让她试穿的,而应该是早就定制好的。

    所以尺寸才会刚刚好的不肥不瘦。

    穿在身上简直美飒了。

    孟寒州退后了一步,摘下最后一件裙子递给她,“拿进去先脱身上的,内衣很快送过来。”

    “哦。”他这么直白的话语,让她有点不习惯。

    速度的就冲了进去,她发现,她现在很怕与孟寒州这样的独处。

    结果自然是进去后只脱了米色的裙子,至于里面的两小件,她没敢脱。

    她就怕孟寒州再次进来送内衣而全都看到了。

    结果这一次她等来的是温温柔柔的女声,“小姐,内衣到了,我可送进去吗?”

    这是之前的女迎宾,不是孟寒州。

    女迎宾的声音,她记得。

    听到不是他的声音,她心口莫名一紧,一种失落悄然爬上心头。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