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少盛宠呆萌妻- 第518章 我要跟那个女人结婚,垂丝柳在线言情
不是秦小缺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518章 我要跟那个女人结婚

    病房里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简单的单间病房里,一个小男孩呆呆的坐在床边,眼神痴痴望着窗外,好像在等什么人一样。

    透过病房门上那一扇小小的透明玻璃,余小溪看见这一幕,不免有些心疼,她轻轻推开门,走了进来,慕承允沉默地在她身后。

    也许是听见了门口的动静,床上的小男孩惊喜地回过头叫了一声:“妈咪,你终于来了!”

    可是,在看清楚进门的人是余小溪的时候,他脸上的笑容还是消失了一半,但还是很礼貌地冲余小溪笑了笑:“是小溪姐姐,我还记得呦!”

    余小溪进门,看见宋司哲那张有些苍白的小脸,不由得有些揪心。

    “小司,你是在等妈妈吗?”余小溪上前,看慕承允到底还是跟着她进门了。

    宋司哲乖巧地点了点头:“妈咪昨天下午离开了以后就一直没有来看小司,小司很担心她。”

    余小溪上前,看了慕承允一眼,慕承允面无表情,手里提着一只玩具礼盒走上前,递给了余小溪。!%^*

    余小溪又把盒子给宋司哲,笑道:“你妈咪说今天她有一点忙,让你不要担心她,喏,这是慕叔叔给你送的玩具,最新款的感应式遥控赛车哦!”

    宋司哲看着手里的遥控赛车,眼里明明是喜欢的,但是他咬了咬牙,却是摇了摇头,把盒子递还给了余小溪,糯糯道:“不行,小溪姐姐,妈咪说了,不能够随意接受别人的礼物的,礼物是心意,妈咪说,心意这种东西接受了就不好还的。”

    (!&^

    几岁的孩子,居然说的一套一套的,余小溪有些哭笑不得,她指了指一旁的慕承允,问道:“小司,你看这个叔叔眼熟吗?”

    宋司哲顺着她的手看过去,这才细细看了看一旁的慕承允,忽然他的小眼睛睁大,有些惊讶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好像是发现了什么大事件一样。

    这倒是让余小溪一愣,笑道:“怎么了小司?你还真认识这个叔叔啊?”

    “他……他是……”宋司哲有些激动,“是爹地吗?”

    “咳咳咳——”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倒是把慕承允吓了一跳,差点没一口口水呛到自己,“你说什么?”

    余小溪也没想到,事情发展的是不是有些太快了?

    可是宋司哲指着慕承允,白嫩的小脸上满是认真,又细细多看了他两眼才接着道:“没有错啊,就是爹地,我妈咪手机里有爹地的照片,就长得这样哦!你真的是爹地没错吧?”

    慕承允的表情有些僵硬,他走上前,细细看了看这个孩子,别说,这个孩子跟他小时候长得还是挺相似的,只是这双眼睛跟他有些不同,也许是像了他母亲,一双乌黑明亮的大眼睛,透着可爱和懵懂。

    这一大一小的人就这样对视着,这样子看起来还真是有些滑稽。

    半晌,慕承允愣愣点了点头:“没有错。”

    宋司哲歪着小脑袋,有些怯怯地拉着慕承允的手,弱弱道:“爹地,你是不是因为不喜欢我妈咪所以才从来都不看小司的呀?还是……你是因为不喜欢小司……”

    说到后面,宋司哲的声音已经越来越小了。

    慕承允听着这话,心头有些酸酸的,虽然这些年他从来没有机会见到过这个孩子,但也是一直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的,到底是自己的孩子,他又怎么会舍得他受苦,更何况,这孩子现在还病着。

    他在他床边的位置坐下来,难得一笑,一双桃花眼便显得更加迷人了。

    “怎么会呢?爹地很喜欢小司的,只是爹地弄丢了小司,现在终于找到了。”慕承允轻声哄着他。

    余小溪见这个情形,倒是用不着她在一边当电灯泡了。

    她悄悄退出房间,给这两父子留下说话的空间。说到底,这两人毕竟是亲父子,而且,慕承允还是大叔好兄弟,她倒是没什么好不放心的。

    她刚走出病房,本来是想去办公室找湛时廉的,但是她才走到陆元州的办公室门口,就听见里面有女人低泣的声音。

    怎么回事?

    余小溪不由得停住了脚步,听见里面的女人啜泣着开口。

    “湛先生,我知道他是慕少的孩子,但那也是我的孩子,是我唯一的家人了,要是慕少把孩子带走,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生活了,我真的不能没有小司!”

    这话听着好像……这里面的女人应该就是小司的母亲,那位宋小姐吧?

    还不等她确定下来,湛时廉就紧接着开口道:“并非是让你离开那个孩子,只是阿允的意思是说,孩子的医药费他会全部承担下来,你就不用为了医药费忧心了,但是孩子是你们两个人的,你老是躲着阿允,让他见不到孩子也是对他的不公平,不是吗?”

    大叔还真是在跟宋小姐讲话啊!余小溪愣了愣,没有推门进去,只得坐在办公室外走廊的公共座椅上。

    过了好一会儿,余小溪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她都等得有些困了,这时候,办公室的门终于开了。

    一个女人从办公室里走出来,余小溪没有记错,那个女人就是小司的母亲,那位宋小姐,她的脸色有些不好,虽然擦干了眼泪,但是眼圈还是有些红红的。

    她开门,看见余小溪,似乎是认出来了,冲余小溪笑着点了点头,余小溪微笑着回以一笑,然后宋小姐就径直往小司的病房那头去了。

    看那位宋小姐离开,余小溪才进去办公室,看见湛时廉半靠着沙发,脸色充满疲倦。

    “大叔,刚刚你跟那位宋小姐都说了什么呀?”余小溪进门,坐在湛时廉旁边,伸手替湛时廉按了按头。

    湛时廉睁眼看见她,温柔地抓过她的手,拉着她在自己身边坐下,才道:“也没说什么,只是,依她现在的境况,凑够孩子的医药费实在是有些困难,阿允也想把这个孩子找回来,希望她能够跟阿允好好谈一次。”

    余小溪点了点头,静静地靠在湛时廉肩上,再没有说话。

    湛时廉也伸手揽着她,让她能有个舒服的姿势靠着自己,两人睁眼,看见雾蒙蒙的天空已经有些散开了,一丝天光透过云层懒懒落下来。

    过了许久,余小溪都窝在湛时廉怀里睡着了,这些天下来,她实在是太累了,她都觉得自己站着都能睡着了。

    办公室的门被人打开,声音一下子惊醒了余小溪。

    余小溪抬眼,看见是慕承允,才放心下来。

    “你就不能小声点吗?”湛时廉皱眉,对于这个吵到她小丫头睡觉的人,有些不耐烦。

    慕承允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湛时廉,一脸认真道:“我决定了,等孩子的病好了,我要结婚,跟那个女人!”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