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娇娇媳- 第七百九十五章 合作,垂丝柳在线言情
木棉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七百九十五章 合作

    “我……我再考虑一下!”郝珍珠道。

    “一万块!”黄主任道:“你要是觉得一万不够,我们还能再商量。”

    黄长荣和程安算是死对头。

    因为程安的缘故,他这个厂长的表侄,现在依旧是个狗屁的车间主任。

    一到检查产品质量,第一个检查的,就是他们车间。

    每回,他们车间,也是被程安故意挑出来毛病的。

    所以,每年他因为程安被骂的次数,不要太少。

    只是,程安这人狂妄归狂妄,也不是个好对付的,根本找不到弱点。

    你给他来硬的,他给你来软的。

    你给他来软的,他和你来硬的。

    总之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黄长荣等了好几年,没等到程安倒台,反而等到他步步高升。

    订单一个又一个的拿下,哪怕只是站在总会计的位置上,所有人的目光,也都是在他身上的。

    黄长荣不服。

    要不是程安,他早就成为副厂长,甚至厂长了,哪里还要做什么狗屁车间主任,他是受够了。!%^*

    这一次,从郝珍珠进来,他就开始调查她。

    虽然首都那边的事情,他没去了解,但是程安动用关系,连着给郝珍珠换了五份工作,哪怕不是喜欢,也是在乎,哪怕不是在乎,也是有理由。

    既然如此,他就要用郝珍珠对付程安。

    最好搞得他身败名裂,离开厂里,到时候,厂里就是他说了算了。

    “一、一万?”郝珍珠这会儿站都有些站不稳了。(!&^

    她长这么大,没见过这么多钱。

    “没错,一万块现金,存折,都随便你!只要你答应帮忙,那一万块,我立刻给你!”

    一个程安,如果一万块能够搞定,对黄长荣来说,也是大赚特赚了。

    “答应就给?不需要我做完事情之后吗?万一……万一……

    “郝同志说笑了,我黄长荣这辈子,最大的优点,就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这样吧,我给你两天时间考虑,你到时候……”

    “不用两天,我明天就不能住在厂里宿舍了!”郝珍珠低下头,一脸失落的道。

    “他让你走?”黄长荣看着郝珍珠问道。

    郝珍珠没说话,但是黄长荣也算是老狐狸了,自然看得出来。

    他的视线,像是从郝珍珠的脸上停留了许久,接着又看向郝珍珠那不盈一握的细腰。

    不得不说,这郝珍珠倒是长得可以,水灵灵的,皮肤好,腰也细。

    比黄长荣见过的很多女的都好看,重点是她年轻。

    不到二十岁。

    掩饰住眼底的贪婪,黄长荣耐心的看着郝珍珠,“郝同志,你想好了吗?”

    “我……”

    “多想想以后,做人嘛,最重要的是格局!现在畏首畏尾的,什么都不敢做,将来只能后悔。”

    黄长荣这番话,和洗脑没有区别。

    郝珍珠心底天人交战,最终,她握紧拳头,“我同意!不过你得履行你答应我的所有事情!”

    人,她郝珍珠要。

    钱,她也要!

    至于工作,她还是要。

    以前她太蠢,只会让自己委曲求全,但是现在不会了,她一定会为自己,谋一个最好的前程。

    “那是自然!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前提是你按我说的做。”

    “好!”

    ……

    程安加完班,去了一趟宿舍,原本是想告诉宿舍的,从明天开始,不让郝珍珠住了的。

    结果宿舍负责人告诉他,郝珍珠已经搬走了。

    就是下午的时候。

    “她真的走了?拿了行李?”程安问。

    “恩,拿了,那小姑娘哭的那叫一个伤心。程会计,我说句良心话,你也不能太欺负人了!”

    程安:“???”

    “虽然你是程会计,但是你这样的行为,我们女人都不耻,以后你不要来我们女生宿舍这边了!”

    程安:“???”

    以往,厂里不管是食堂的职工,还是其他岗位的职工,看到程安,都是毕恭毕敬的,像今天这样,他被人骂,还是头一遭。

    听着好像他做了什么,欺负了郝珍珠一样。

    问题是,他当初说的清楚,就是一个朋友,来厂里借住几天。

    都说了是朋友,这些人都脑补成了什么?

    以为郝珍珠是他对象?

    他程安再混蛋,也不可能欺负自己对象吧?

    那郝珍珠,算是自己哪门子对象?

    越想越无语。

    结果更无语的事儿,还在后头。

    晚饭去程安食堂吃,食堂里几个员工,也对他指指点点。

    其中一个样子胖胖,模样四十来岁的食堂员工,一个人在骂骂咧咧——

    “真看不出,还程会计呢,欺负了人家小姑娘,说不负责,就不负责了!”

    “陈世美一个!”

    “臭不要脸哦!”

    程安不是聋子,骂的这么大声,他自然是听到了。

    而且这明显是在造谣。

    程安饭也不打了,饭盒往她妇女面前一扔,“什么欺负人家小姑娘,什么不负责?什么陈世美,什么臭不要脸?你背后嘀嘀咕咕什么呢?不想干了?”

    “我又没说你,你冲我吼啥?恼羞成怒了?”那妇女大声道。

    “没说我?你喊程会计,喊的是谁?”程安大声问。

    “这程会计就是你了?厂里姓程的多了去了!”

    程安冷笑,“这偌大的服装厂,姓程的总共三个,一个锅炉房的,六十岁的老大爷,五十年代参加工作,人家叫他程工。另外一个,去年进来的学徒工,今年三月才转正。你说这厂里到底几个程会计?”

    不要和程安比认职工。

    他清楚的知道每个职工的名字和来历,因为他就是给这些人发工资的。

    妇女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程会计,要不算了吧,黄秋菊同志也不是故意的,她……”有个和程安相熟的厨子过来劝和。

    “她叫黄秋菊?”程安道。

    “是……是!”

    程安:“黄长荣黄主任家的亲戚,我记得你进食堂,还是黄主任找的关系!怎么,黄主任让你这么说的?”

    程安一针见血。

    黄秋菊脸上顿时红透一片,“谁……谁说我是黄主任家亲戚,我……我不是,我就是和他一个姓,我们不熟的。我说的话,也……也和黄主任无关,你……你别污蔑!”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