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喜新娘:总裁的神医小萌妻- 第889章 太孟浪了,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889章 太孟浪了

    对于喻色的追问,墨靖尧无奈的揉了揉眉心,“一幢楼而已。”

    “一幢楼?那得多少钱?”南大虽然不在t市的市中心位置,但是位置也不算太差。

    周遭环境也很好,就是附近随便一套公寓都价值不菲,更何况是一幢楼,可绝对不是随口说说那么容易的。

    一幢楼,过千万是必须的,那还只是建筑的成本。

    喻色被墨靖尧轻描淡写的语气惊呆住了。

    墨靖尧这一次是伸手揉了揉喻色的头,“墨氏集团每年捐出去的楼少说也有十几二十幢。”所以,只是一幢楼真的不算什么。

    “是不是因为我?”喻色的眼圈红了,虽然墨氏集团经常性做慈善,但是她又不是傻子,她以前在启美一中的时候这个男人就改善了启美一中的住宿环境。

    现在她到了南大,他随随便便的就向南大捐了一幢楼,所为一定是为了她。

    “不是。”墨靖尧淡然的又揉了揉喻色的头,随即车子缓缓停在路边,“到了。”

    这就是走路与开车的区别,走路需要十几分钟的距离,开车只要一两分钟。

    眼看着这是校园的主干道,不适合长时间停车,再加上她再不下车就要迟到军训了,喻色只得推开车门下了车。

    然后回头透过车窗看车里的男人。

    却已经看的不是很清楚了。

    防偷窥的车玻璃,只能是车里的人看到车外的人,车外的人真的看不清车里的人。

    可喻色还是呆怔的站在路边,静静的看着眼前的这辆车,她虽然看不到墨靖尧,可她能感觉到还停在面前的车里,墨靖尧此刻一定是安安静静的在看着她。!%^*

    否则,他早就把车开走了。

    她心底倏的一暖,喉头也是一哽,然后,想也不想的就绕过车前,硬生生的把才要踩油门的墨靖尧的脚给吓了回去。

    就见喻色绕到了驾驶座这边,伸手就拉开了车门。

    是的,就是拉开了。

    她下车的时候,墨靖尧居然没有锁上车门。(!&^

    小姑娘一歪头,也不管身前身后身左身右有多少人在看着这壕车还有她的方向,张开小嘴就在墨靖尧的脸上亲了一下。

    亲完了,她就脸红了。

    脸红的喻色起身就想逃。

    墨靖尧却不许了,大掌轻轻扣住了女孩的后脑勺,扣着她再度贴近他。

    只是这一次贴近的不再是他的脸,而是他的唇。

    几番辗转下来,喻色不止是脸红了,全身上下都是滚烫的温度。

    实在是她脚下所站的位置太过大庭广众了。

    可是男人的手依然的紧扣着她的后脑勺,她掀起的火,必须要她回应的吻才能悄然释放。

    喻色的感官里只剩下了墨靖尧的搅天搅地,还有他身上浓郁的她喜欢的男性气息。

    至于她的耳朵里,虽然因为与他一起时的专注而没有去关注周遭的声音,却仿似就听到了远远近近的男生女生都在议论着她此时与墨靖尧如此的孟浪行为。

    许久,直接氧气的即将殆近,墨靖尧才缓缓松开了喻色,然后满意的欣赏她水润的红唇,“乖,好好军训,不过别逞强,累坏了我就给你换教官。”

    绝对霸道式的墨靖尧。

    喻色相信他这话一点也没有说谎,他这会子既然说了,就真的敢做,她咬了咬唇,气恼的在他的手背上掐了一下,“你快走。”

    他再不开车离开,她快要被围观的学生给看化了。

    虽然刚刚别人只看到了她的头探进车里,而看不到车里她和墨靖尧都做了什么。

    但是只要不是傻子,都能脑补出来那画面。

    只要一想到这些,她的脸就红的更加的厉害。

    就如同才染了胭脂似的,却也更加的娇俏可人。

    墨靖尧再看了一眼喻色,这才不情不愿的启动了车子,慢慢驶离,驶离的过程中,始终都在扫视着后视镜里的女孩。

    她站在路边,就看着他车的方向,与他一样恋恋不舍的神情让他很满意。

    布加迪消失在了路的尽头,喻色正要转身,手就被握住了。

    她转头看到林若颜,这才发现周遭围观的人,比她刚刚想象中的还要多很多,下意识的就垂下了头,小声的道:“你怎么来了?”

    “快走,不然迟到了。”林若颜拉着喻色就走,她和墨靖尧这么高调的出现在南大校园里,她就算是想不知道都不行。

    拉着喻色往军训方队小跑而去,一边小跑一边道:“安安真的……”

    说到这里,她哽咽了一下,已经问不下去了。

    她是香妃院馆的主人,那一晚香妃院馆里还有芦苇荡里发生了什么,她自然是清楚的是知道的。

    可是喻色自芦苇荡里搜不到人后就不见了,她打了一次电话是墨靖尧接的,墨靖尧说喻色睡着了,她便再也没有打给喻色。

    她知道喻色许久都没有睡觉了,知道喻色需要补眠。

    但此刻喻色醒了,也回到了南大,她急于知道杨安安的下落。

    “我认定芦苇荡里没有她的尸块,不过,生未见人,死未见尸,我也不确定她现在在哪里。”喻色实话实说,不想瞒着林若颜,不想让林若颜忧心。

    “真的吗?”果然,林若颜长输了一口气,语气里全都是欣喜的意味。

    “真的。”喻色点点头,她相信自己的判断。

    “太好了,那我也派人去找找安安。”林若颜说着就拿出了手机。

    却被喻色轻轻按了下去,“颜颜,别去找她,这件事我觉得另有隐情,给墨靖尧一些时间,相信他能处理好孟寒州的事情。”

    这事,不止是牵扯到了杨安安,也牵扯到了孟寒州。

    直觉告诉喻色,这事不简单。

    所以,还是不要轻举妄动,以免被更多人知道,最后不好收场。

    所以,这一刻还是要理智处理。

    她相信墨靖尧会处理好的。

    林若颜这才停下脚步,“孟寒州带走了安安?”她能想到的,也只有这个合理的解释了,不然安安也不会失踪几天,直到现在都没有露面都没有来参加军训了。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