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喜新娘:总裁的神医小萌妻- 第887章 我的目标只有你,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887章 我的目标只有你

    “安安没死。”

    淡清清的一句。

    也是很平静的一句。

    墨靖尧秒愣,随即道:“你怎么知道?”

    “芦苇荡里没有她的尸骨,一块碎片都没有。”喻色把油条泡在豆浆里,香香的吃起来。

    墨靖尧猛然想起来,喻色不是普通的医生。

    她看诊从来不用诊脉的,就是看一眼病人,就什么病情都能诊出来了。

    所以,她看一眼芦苇荡里的那些飘着的尸体的碎片,就也知道那里面有没有杨安安的尸骨了。

    原来,她早就知道杨安安没死。

    “那他呢?”墨靖尧迟疑了一下,太想知道孟寒州的下落了,所以,虽然知道喻色可能不会回答他,可他还是问了。

    总是他的兄弟,他是很关心孟寒州的生死的。

    结果,果然不出墨靖尧的所料,喻色就一句,“不想提他。”

    如果时光可以倒转,她不会和杨安安和林若颜去冠达会所。

    如果时光可以倒转,那一晚她不会用孟寒州做杨安安的解药,她可以换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男人,比如连界都比孟寒州这个选择要好。

    如果时光可以倒转,她也不会同意让孟寒州把杨安安带离餐厅带离南大。

    如果时光可以倒转,她那晚绝对会早早的接起墨靖尧电话。

    可是时光无法倒转。

    她所有的所有的念想,只能是默默的等待。

    等待孟寒州把杨安安交回来。

    杨安安没死。

    孟寒州也没死。

    芦苇荡里,没有他们尸体的气息。

    她熟悉的人,她能嗅得出来。

    她原来还不知道自己的这个能力,这次追到香妃院馆的那处芦苇荡,她才发现了自己的这个超能力。

    见喻色不肯说,墨靖尧眸色一黯,想了想就道:“那梅玉书呢?”

    “死了,我想这一两天法医的报告里就会有他的名字了。”

    全都是尸体的碎片,拼凑成一个完整的人体已经不可能。

    但是可以透过尸块组织确定每一个人的身份。

    “你确定?”墨靖尧眼睛一亮,就凭喻色这样说,他就可以确定,孟寒州应该是没死了。

    因为,以喻色现在对孟寒州的厌恶,绝对不亚于对梅玉书的。

    她说梅玉书死了,却没有说起孟寒州的死。

    那就代表孟寒州没有如她所愿的死了。

    所以她不想提起孟寒州那个人。

    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如果不是孟寒州一定要带着杨安安去赴约,杨安安现在也不会失踪。

    虽然确定芦苇荡里没有杨安安的尸块组织,但是只要一天没有见到人,就一天不能安心。

    就一天也不能确定他们是真正的还活着。

    “确定。”那个阴柔艳美的男人,她第一次见就看着不顺眼。

    死了才好。

    死了才干净。

    那就是一个祸害。

    若不是去赴他的约,杨安安又岂会出事。

    她甚至在想,孟寒州之所以带上杨安安一起,也是因为梅玉书的提议。

    不然,无缘无故的孟寒州不可能说带杨安安,就带上杨安安的。

    那个白天,从早上到日落,杨安安一直都在孟寒州送给她的喜悦中。

    结果到了夜晚,他就把她带进了地狱般的那个芦苇荡。

    那里,现在也是属于她喻色的恶梦一般的存在。

    她想,她这辈子也不会靠近芦苇荡那种地方了。

    “你说,孟寒州和杨安安去了哪里?”墨靖尧又小心翼翼的问道,就想听喻色给她一个关于孟寒州是死是活的一个结论。

    喻色翻了个白眼,“最近孟寒州有没有说过他要隐退的事情?”

    墨靖尧的眼睛又亮了,“所以,你的意思是他藏起来了?”

    “只是猜测。”喻色淡淡的。

    关于孟寒州这个人,她不了解,也不清楚。

    她所有的知道的孟寒州的事情,全都是透过墨靖尧知道的。

    墨靖尧没有告诉过她的,她就全凭猜测。

    凭着自己的那些医术,来判断孟寒州现在的情况。

    听到她说只是猜测,墨靖尧若有所思的摸了一下下巴,半晌才抬起头来,伸手就揉了揉喻色的头,“你说的有道理,孟寒州出事前有些与往常不一样,看来,是我以前低估了他。”

    “那你快去查查他哪里与往常不一样,”喻色催促的说到。

    就连墨靖尧这样的人都不知道孟寒州的下落,可见,他失踪前是把所有的可能被追查到的痕迹全都抹掉了。

    抹的干干净净。

    喻色甚至在想,那个芦苇荡的选择,也许就是孟寒州有意无意的透露给梅玉书的。

    孟寒州以为可以瞒过所有人。

    却不曾想,她是一个只要扫一眼,就能确定那些尸块与他与杨安安无关的人。

    甚至于不需要任何仪器去筛查去确认。

    “好。”墨靖尧欣然同意,这一刻,好久没有刮胡子的他面色终于清朗了些微。

    “对了,这两天你最好关注一下送到法医那里检测的尸块的结果,我想……”

    “你是说孟寒州会去掉包检测结果?”墨靖尧的眼睛更亮了,此刻就觉得面前的小女人快要成推理专家了。

    “嗯,我猜测的,否则,如果他和杨安安都没死,不是应该第一时间告知你或者我吗?可他没有,所以,他的目的应该是要刻意的制造自己死亡的结果,捎带的,还带上了安安,这样子,更容易让人相信吧。”悠悠的说着,喻色舀了一勺粥喂入口中,稠稠的,很好吃。

    “早就煮好的粥?”不然,从墨靖尧起床去煮早餐到现在,绝对煮不好这么稠的粥,软软濡濡的,入口甘香。

    喻色很爱这粥,不由得就多吃了一碗。

    推荐阅读:

    “嗯。”天没亮他就悄悄煮了,然后回到床上继续搂着她睡。

    毕竟,她睡了很久,他感觉她今天一早一定能醒来。

    果然,就醒了。

    “墨靖尧,在你们男人眼里,最重要的不是女人,而是你们自己的目标对不对?”

    喻色的声音很轻很低。

    低低哑哑的仿似情人间的絮语呢喃,可是听在墨靖尧的耳朵里却是警铃大作,“小色,不是,我的目标只有你。”

    喻色眨眨眼睛,“你的目标只有我?”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